和平区某商业街的核心区域有一处超200平方米的商铺,出租后做过餐馆、超市、服装店等,均不到半年的时间就倒闭了。不少创业者前来考察,最后都无奈放弃。“现在这个市场环境,线下的生意越来越难做了。这么大的铺面,做什么都很难赚回租金。”一位创业者无奈地说。

而令人想不到的是,这个大型商铺最终被南方来的一位商人承租了,装修后开办了一家宠物美容和宠物用品商店。一年的时间过去了,生意干得风生水起。

同样,南开区的一个大型社区,在2016年正式入住后,街边的大部分商铺都空着,除了零星的几个房产中介门店和药店外,其他行业的门店均表现得不理想。而从2018年起,陆陆续续开了五六家宠物用品店和宠物诊所,这些门店却一直存续至今,客户源源不断。

一项研究报告显示,2020年,我国宠物数量已超过1亿只,大中城市的宠物用品商店和宠物医院等正在快速增长着。某生活类网站检索显示,天津市的宠物食品、美容店超过3000家,宠物诊所、宠物医院门店超过2000家。进一步的数据显示,这些门店的平均客单价已超过每次300元,比前几年有大幅增长。

越来越多的青年人加入到养宠物的行列,资本嗅到了商机,2021年上半年,宠物行业的融资事件达到25例,总额超过60亿元,成为热门行业之一。大型电商平台纷纷设立宠物事业部,吸引商家入驻,销售进口宠物食品、用品等,且价格不菲。还有一些商家创造概念,推出宠物殡葬、宠物墓地等服务,对宠物主进行诱导和情感绑架,进而谋取丰厚的商业利益。

2020年5月,某短视频平台推出了“萌宠出道计划”,对那些以宠物为主要拍摄对象的视频进行重点展示和推荐,对创作者予以补贴和奖励。该计划出台前,在多个社交平台和短视频平台,都出现了宠物类的网络大V,最高的粉丝数超过2000万。

河西区宠物主欣怡(化名),家里养着一只宠物狗“果果”和一只宠物猫“朵朵”。自2017年起,欣怡就开始拍摄短视频做自媒体,她先是做美妆、美食,后来又转而做穿搭和旅游,但都没有火起来,粉丝量最高时才到两万,还掉过不少粉。当看到短视频平台推出“萌宠出道计划”后,她转战宠物行业,拍摄自家的两只宠物。

在拍摄之前,她先是大量关注了宠物行业网红、大V的短视频,看他们的视频亮点究竟在哪里、宠物吸引人的地方是什么。在浏览了大量的宠物类视频后,欣怡发现,这些浏览量和点赞量多的视频里,宠物都被打扮得很精致,而且善解人意,能和主人沟通交流,再加上巧妙的剪辑和配音,把宠物塑造成了一个个乖巧可爱的“小孩儿”。

而回头再看看自家的宠物,欣怡觉得与短视频里的宠物差距太大了。仅就宠物的行为而言,自家的宠物狗就很不乖巧,听不懂主人的各种指令;而且,自家的两只宠物总爱在家里上蹿下跳,弄得身上总是脏兮兮的。

欣怡决定先带宠物去洗澡,然后做一次美容。她来到街边的一家大型宠物美容店,走到前台说明来意,服务员热情地把宠物猫一把揽过去抱在怀里。这位服务员一边轻轻地抚摸宠物猫“朵朵”,一边嗔怪地说道:“看把我们小宝贝弄得脏兮兮的,来,阿姨给你好好洗洗。”

这样的开场白让欣怡感到暖心,自家的“孩子”遇上了贴心的阿姨,多花点钱也是值得的。于是,在这家店里,欣怡不仅给“朵朵”洗了澡,还给她用上了进口的清洁用品。宠物店的服务员还说,“朵朵”的毛色有些暗淡,可能缺乏某些维生素和矿物质,需要吃从国外进口的保健品,价格大概在每月3000元左右。

欣怡有些为难,毕竟自己一个月的生活费都没有3000元。考虑到自己要拍摄短视频,需要把“朵朵”打扮得精致漂亮,她一咬牙买了三个月的宠物保健品。拍摄短视频半个月后,欣怡的粉丝量突破了三万,视频的流量越来越可观。不过,她还在寻找差距。她关注的一个大V,家里的宠物非常乖巧听话,而自家的宠物狗“果果”,明显不怎么听话,行为也很不规矩,多次拍摄的视频都不理想。

在一家宠物用品店,有服务员推荐宠物培训机构,可以对宠物的行为进行训练。于是,欣怡来到位于郊区的一家宠物培训机构。训犬师介绍,可以通过1至2个月短时期的培训,提升宠物狗的注意力以及坐、卧、等、来、随行、拒食、大小便等行为,能听懂主人的指令,价格为5800元。此外,还有更高阶段的培训,可以提升宠物狗的扑、抢、追踪、搜索和鉴别等能力,这需要2万多元。

欣怡最终选择了5800元的初等培训。整个过程是封闭的,只有周末的时间她才能去探视一次。但培训结束后,宠物狗“果果”并没有掌握培训合同中列明的全部技能,只学会了坐、卧、随行等少数几项。“我已经很满足了。当看到果果坐在远处听到指令后向我奔来时,我觉得它就是我的孩子,在慢慢成长。”欣怡说。

在对宠物培训、美容后,欣怡升级成了某平台的签约创作者,拍摄的短视频获得了流量扶持。随着越来越多的网友关注她,有宠物用品商家联系上了她,希望她能在视频里植入广告,或者为他们销售的宠物食品直播带货。看到送上门的合约,欣怡有些动心。她详细询问了合作商家的食品价格和来源,这时才发现,这些宠物食品宣称来自国外,是进口的纯天然、有机食品,但实际上却是产自国内的;而且这些宠物食品的定价很高,大部分在1千克600元以上。

经过一番筛选后,欣怡决定为一家国产宠物食品带货,货品属中等价位。在她做推荐前,她还让自家的宠物试吃了一个星期,确定产品质量有保障后,她才敢推荐给网友。据她了解,一些没有责任心的网红,代言相关宠物用品前,并没有让自家的宠物试用,由此产生了一些纠纷和投诉。

“现在一些人养宠物已经走入了误区,存在着攀比现象,一味追求高价和洋品牌。从我自己的角度看,我还是优先推荐一些国产、中低价位的宠物用品。”欣怡说。

河东区居民林安(化名),今年54岁,和老伴儿一起生活。8年前,孩子去了外地工作,老两口儿感到特别孤单寂寞。有朋友建议他们可以饲养一只宠物狗陪伴在左右。后来,林安去宠物店预订,等了三个多月的时间才买到一只称心如意的宠物狗。

这只宠物狗被亲切地称为“米雅”。林安有在农村生活的经历,刚在家饲养宠物时,他给“米雅”喂剩饭剩菜。一次,在宠物用品店给宠物做驱虫时,服务员建议给米雅购买专用的狗粮,称“给宠物狗吃剩饭剩菜是不负责任、没有爱心的行为”。林安听了之后感到愧疚,从此以后,他就给“米雅”购买狗粮。

除了购买狗粮外,林安还定期给狗洗澡、做美容、打防疫针。米雅表现得确实乖巧,老伴儿听力下降,有时候在厨房烧水、做饭忘记关火,都是米雅过来提醒他们,避免了火灾的发生。一次,老伴儿在卫生间摔倒,迟迟不见出来,米雅在卫生间门口焦急地吼叫,惊醒了在卧室睡觉的林安。他赶紧进去扶起老伴儿,送到医院检查,最后确认并无大碍。

米雅曾经突然发烧,没有食欲,让老两口儿万分着急。送到宠物医院一番检查后,打了消炎针。宠物医生嘱咐他们,一定不能给米雅喝凉水,要像照顾孩子一样照顾宠物狗。老两口儿也频频点头,并铭记在心。“最开始把宠物当朋友,后来当成孩子,像亲人一般对待。”林安说。

到今年,宠物狗米雅已陪伴老两口儿四年多的时间了。在一次重病后,米雅在宠物医院停止了呼吸。老两口儿看着米雅,忍不住老泪纵横。宠物医院的工作人员询问他们下一步打算对米雅的遗体作何处理?老两口儿一时没了主意,转头咨询医生:别人家的宠物狗最后都是怎么处理的啊?

“肯定是无害化处理。”宠物医生这样说,“宠物遗体不应该直接深埋,应该火化后再处理,不会造成卫生、防疫方面的隐患。”而且,宠物医院推荐了一家宠物火化和宠物殡葬机构。林安听罢赶紧联系对方,宠物火化机构的人员很快赶到市区,用车拉走了“米雅”,收费为2800元。临走前,服务人员还询问他们是否需要购买宠物墓地,这时候,老两口儿的意见不统一了。林安觉得米雅已经离世,没必要再做这些无意义的事了;而老伴儿却坚持要到郊区给米雅买块墓地,“至少不能就这么算了。”

外地的儿子听闻父母的宠物狗离世,也赶回天津看望,以避免父母悲伤过度。儿子比较理性,劝说母亲莫感情用事,动物毕竟是动物,宠物墓地肯定没有正规的用地手续,这样的墓地现在都是不合法的。与其在这方面铺张浪费,不如再花钱养一只差不多的宠物狗。

最终,老两口儿放弃了给宠物买墓地的打算。最后的一年,给宠物狗米雅治疗和告别,已花费了2万多元。宠物医院的摄影师还给米雅拍摄了很多张照片,制作成精美的画册,留作永久纪念。

花2万元给宠物看病、与宠物告别,到底值不值?林安觉得值,毕竟,他把宠物当成了自己的孩子,这个孩子也陪伴了他们老两口四年多的时间。一位宠物行业的从业者介绍:“宠物花费越来越高的原因之一,就是很多宠物主把宠物当成了家人。这份感情的投入,最后会让主人在告别宠物时失去理性,花再多的钱也不在乎。”

2021年,互联网公司开始大举进入宠物行业。4月,天猫快消事业部的管理人员称,天猫宠物升级为一级行业,重点发力宠物赛道,将用当年建设美妆的资源和投入力度,在未来3年里持续发力宠物行业。5月,“京东宠物”举行2021年战略升级发布会,京东零售集团的管理人员称,将围绕“安心养宠”推出多项服务升级举措。在未来的一年内,“京东宠物”将孵化超50个第一梯队新品牌,并帮助更多的新品牌、商家取得更大的发展。随后,京东上线了自有宠物新品牌“京萌”。

6月,百度App上线了“私人宠物医生”服务,这是百度布局宠物服务领域后上线的第一阶段解决方案,该服务在线上提供宠物医疗问诊平台,线下则提供宠物私人医生和宠物免费到店体检服务。抖音、快手、B站、小红书等平台也纷纷发力宠物业务,比如,今年4月,快手举办了宠物创作者大会。

今年上半年,宠物行业共发生了25起融资事件,共融资60.56亿元。数据显示,2020上半年,宠物行业发生了19起融资,融资总额为29.45亿元;对比之下,今年上半年宠物行业的融资总额翻了一倍。

另有数据显示,2019年,人均单只宠物狗的年消费金额已达6082元,人均单只宠物猫的年消费金额达4755元。近两年,人均单只宠物消费额仍在快速增长中。

资本进入宠物行业,其牟利性必然推动相关行业走向涨价。近期,某电商平台推出宠物食品促销活动,其主要广告语是“家人化养宠”“爱它就给它最好的”,对宠物主形成心理暗示,诱导宠物主相互攀比,进而销售高价进口宠物食品。这样的营销行为,在多个互联网平台都有显现。

有人认为,让宠物享受高消费,是宠物主的个人行为,这是宠物主的自由。然而,从社会层面看,宠物行业吸附大量资金,动物享受高价的食品、用品、药品等资源,是对人类生存资源和空间的挤占。当一部分宠物主让自家的宠物享受尊贵和高价的服务后,会想当然地把自家宠物凌驾于人类同胞的安全和尊严之上。从这个角度看,部分宠物主让自家宠物享受高消费,是一种溺爱和放纵的心理。这种心态和行为,到了应该适当纠偏和回归理性的时候了。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