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政府7月颁布了《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后,中国的课外辅导开始逐渐淡出,转入半地下并提高了价格。从市场反应来看,禁令只会恶化付费课外辅导的问题。

LENTA.RU网站报道称,从事中小学生课程课外辅导的中国公司现在被迫放弃了提供有偿服务的权利。如果他们想继续工作,就必须成为非营利组织。但非学校课程的课外辅导除外——例如,小语种或武术等。在线辅导、假期和周末各种补习班也在被禁之列。此外,提供教育服务的公司将不再能够吸引外资和上市。

这一改革的消息传出后,好未来、高途和新东方三家中国最大教育公司在一天内市值缩水过半。新的禁令增加了对从事家教的老师的需求。在北京和上海,经验丰富的家教的收费升至每小时3000元(463 美元),LENTA.RU援引一位学生母亲的话称。

俄罗斯独立电视台提醒说,中国高层去年就已说过,教育应该由学校而不是课外辅导机构负责。当时老师们也受到批评:他们为了钱,把公立学校的工作换成了私立教育中心。有四分之三的中国学生参加课外辅导。大多数家庭都愿意倾注家里最后积蓄,为了孩子能顺利跨过人生中的一次大考——“高考”这个坎。孩子们从小就开始为高考做准备。据调查,中国小学生平日至少花四小时做家庭作业,周末花大约六小时做家庭作业。所有这些都会影响青少年的心理健康。

然而,反对课外辅导,不仅仅是为了减轻孩子们的过重负担以及父母期望过高造成的压力。中国的目标是提高当前快速下降的出生率,并将新的禁令作为鼓励夫妇多生子女的动因。独立电视台称,正是高昂的教育费用使许多中国城市居民不愿生二胎或三胎。

财经周刊《Profile》 写道,对校外辅导机构进行改革旨在消除中国人日益扩大的收入差距。反映不同人口群体收入不平等程度的基尼指数,根据各种估计,中国在40到50点之间,远高于俄罗斯。

获得课外教育是中国存在的不平等的一个典型例证。虽然有些家庭愿意就课外辅导支付任何高额费用,但对其他家庭来说,聘请家庭教师或参加课外辅导,只能是一种梦想。当然,改革并不能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此外,随后出现的补习服务价格的上涨可能会破坏中国政府实现贫富平等的努力。虽然富裕家庭未必能受到家教学费上涨的影响,但低收入的父母不太可能再给孩子聘请家庭教师。尽管如此,这仍是消除社会不平等的重要一步。

《Profile》最后写道,一个中国内陆城市的天才少年将与上海精英区“富二代”学习同样的课程,获得进入名牌大学的同等机会,以确保能有一个好的前途。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