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冠肺炎疫情爆发以后,首尔市教育厅曾向各类培训机构发出了暂时停业的建议。

1973年消除了高中重点学校、重点班的设置,将全国的公、私立高中划至学区,按学区确定就读学校。

1980年全面禁止课外补习,无论提供辅导的老师还是聘请老师的家长,都将受到处分。

1997年,韩国高中生的补课率已从1980年的30%上升到了接近50%。

2009 年,京畿道教育办公室要求,培训机构给小学生的补课时间截止到晚上9点,初中生必须晚上 11点前结束,给高中生补习机构的可以在晚上12点结束。

从上面的数据我们不难看出,韩国政府自20世纪60年代以来不断出台改革政策,结果到了现如今,韩国教育内卷丝毫没有削弱,反而带来了生孩子的意愿降低这种结果,反观我国当前的教育现状,心中不免产生担忧。

禁止在职教师补课已经很多年了,虽然在一定程度上制止了有偿补课活动,但是仍有老师选择铤而走险,随着教育竞争愈发极端,校外培训机构也应运而生,不过,国家一直没有对其禁止的意思,直到今年,培训机构凉了。

培训机构的全面“倒塌”并不能真正地“一刀切”。近期有关教师补课的消息屡见不鲜,别墅补课的、居民楼补课的、地下室补课的、车库补课的,还有《小舍得》中像“神秘老师”在帐篷里、报废楼等地方辗转补课的。其实在韩国,家长们规避政府“课外辅导打压队”的方法也是千奇百怪:让老师在深夜11点到家里提供辅导、把老师伪装成亲戚或家政阿姨、躲到郊外别墅进行辅导、甚至在轿车或汽车上进行辅导等。

这种情况真的能完全制止吗?我看有些困难,首先就是那些隐秘的补课角落该如何被发现?真的像影视剧中那般的“伪装”,我相信,除非有人举报,否则永远不会被发现。其次就是想要杜绝补课,绝对的掌握权在家长的手里,家长有求,便想方设法都能找到老师,哪怕不是学校在职的老师,退休的老师也是可以的。

教育内卷的根本原因是什么?人才评价标准太单一,除了考好大学,其他的路想成才太难了。这个问题不解决,光靠一纸禁令,结果就是韩国这样!希望咱们国家不要步韩国后尘,让三百六十五行都能行行出状元,百花齐放,各行各业只要努力就能取得成绩,就能有好日子过,这样不用禁止这个禁止那个,教育也不会内卷了,孩子们也能健康成长了,国家也能选出各类人才了,多好!

“一起考教师”立志为在职教师提供职业提升和交流功能,成为职业教师的命运共同体,了解更多教师日常故事,请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