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认识的一个人曾经在梦中看到且经历了一位朋友的突然死亡,甚至还有死亡的各种细节。做梦者当时在欧洲,而他的朋友在美国。第二天早上的电报证实了朋友的死亡,10天后的一封信还证实了梦中的细节。对英国和美国时间进行比较我们会发现,死亡是在梦之前大约1个小时发生的。做梦者当天上床的时间就很晚,而且直到夜里一点才睡着。他大约是在夜里两点做这个梦的。因此梦与死亡不是同时的。这种情况经常发生在严重事件之前或者之后。

杜纳(J.W.Dunne) 提到过他在1902年春季做的一个梦,当时他正在布尔战争中服役,这个梦给了他很大的启示。他好像站在一座火山上。这是一座岛上的火山,以前他曾经梦到过这个岛,并且知道这个岛受到灾难性火山爆发的威胁(像喀拉卡托)。他非常惊恐,想救岛上的4 000个居民。他想让邻岛上的法国官员调动所有的船只进行救援。这时梦里出现了常见的噩梦中的场景:大家狂奔,相互追赶,同时他的脑中出现了这样一个句子“4000人会死亡,除非——”几天后,杜纳收到了《每日电讯》,并看到了下面的标题:

这个梦并不是做于灾难实际发生的时候,他做这个梦的时候刊有这条新闻的报纸已经被寄出了。读这张报纸的时候,他还把上面的数字40 000看成了4 000,不仅如此,以后他无论跟谁提到这个梦时,总是说4 000而不是40 000。直到15年以后,在抄写这篇报道的时候,他才发现自己犯了这个错误。他的无意识使他在读报纸的时候犯了错误。

其实在文章中两个单词都出现了。这样我一直把这个名字记成是Ericapaeus,就像患了记忆错误,直到30年后我才发现马拉拉斯书中的是Ericepaeus。

梦里一个陌生人给了她一张纸,纸上有一首拉丁文的赞美诗,是献给一个名为Ericipaeus的神的。

这位病人在醒来的时候还可以将这首颂歌写下来。她是混合着拉丁文、法文和意大利文将这首赞美诗写了下来。

这位病人稍稍懂得一点拉丁文,意大利文知道得稍微多一点,法语则说得非常流利。

她对Ericipaeus这个名字一无所知,这不足为奇,因为她没有经典作品的相关知识。

非常奇怪的是,她读错的元音也正是我读错的元音,我把e读成了a,她的无意识则把e读成了i。

我只能假设她无意识里所读的不是我的错误,而是包含了拉丁文“Ericepaeus”的文章,而且很明显,我的误读推迟了她正确地写出的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