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10天挣160万,元宇宙第一波韭菜竟被卖网课的轻松割走?人民日报评论:让子弹飞一会……

近日,一张《元宇宙第一课》的网络课程后台截图在网上流传开来,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用户7292人,累计收入159.6万元。可以说,网课机构的手段远比互联网巨头“高明”,有点“空手套白狼”那味儿了。

前有微软立志要推出企业级元宇宙解决方案、英伟达宣布布局元宇宙业务;近有扎克伯格将Facebook正式更名为Meta、罗永浩曝下个创业项目与元宇宙有关、中国电信宣布入局元宇宙,腾讯、字节跳动、阿里等大厂也不甘示弱;同时,元宇宙热潮也席卷创投圈,相关融资接踵而来。

在各位大佬的“鼓吹”之下,元宇宙俨然已经成为了人们茶余饭后都要探讨一番的全民性热点。换言之,“韭菜”终于被元宇宙的酷炫概念催熟了,然而,国内外大厂还没来得及“收菜”,网课机构却率先举着镰刀,把头茬韭菜一刀切了。

近日,一张《元宇宙第一课》的网络课程后台截图在网上流传开来,可以说,网课机构的手段远比互联网巨头“高明”,有点“空手套白狼”那味儿了。

从图上可以看出,该课程当日活跃用户1175人,新增用户370人,累计付费用户2673人,累计用户7292人,当日收入9.1万元,累计收入159.6万元。

不仅如此,知名线上课程平台得到app也上架了一门名为《前沿课·元宇宙6讲》的课程,价格为29.9元。截至11月18日下午,该课程已有46727人加入学习。据得到App客服向媒体介绍,这门课程于10月20日上线。这就意味着,不到一个月时间,在不考虑打折的情况下,该网课总收入已逾百万元。

在课程评论区,各位对元宇宙满腔热忱的“韭菜”也呈现两极分化的态势,有人认为“听完了也不是很懂”、“内容空泛,想了解可以自己去搜索”、“听得似懂非懂,还有很多问题没有得到解决”,更有甚者提出了质疑:“这是讲区块链还是讲元宇宙呢?”。

同时,也有网友大有醍醐灌顶之感,“元宇宙不是游戏,而是未来的数字世界”、“下一个堪比互联网的大机会”、“元宇宙——数字世界的未来”……

如此截然相反的评价恰在情理之中,主要是因为元宇宙迄今为止仍没有清晰准确的定义,好似一块色彩斑斓的橡皮泥,被人捏出不同形态,游戏公司会放大“沉浸感”、互联网企业会推广社交系统、物联网公司则是更愿意讲底层技术……这就导致元宇宙赛道仍处于野蛮生长阶段,企图迈入其中的行业小白很难快速梳理出清晰的概念、技术、应用场景。

但可以确定的是,元宇宙不是简单的虚拟现实VR、增强现实AR,也不是2D或3D,甚至不一定是图形化的。元宇宙是一种不可阻挡的趋势,是一种对物理空间、位置距离和现实物体的不可阻挡的数字化和虚拟化。

回归到“大肆敛财”的元宇宙网课,在行业整体仍处于萌芽期时,这些课程的含金量可想而知。

成都某元宇宙课程团队的工作人员向投资界记者透露,他们原是一家区块链公司,主营业务是替业内多家数字交易平台提供技术⽀持。今年年初,元宇宙概念刚刚热起来的时候,他们开始注意到公司运营的社群有人讨论元宇宙,但还停留在很基础的表面话题。随即,公司迅速组织了一个团队,着手准备元宇宙方向的课程内容。

对于从区块链到元宇宙的跨越,对方直言不讳,一语道破二者的共同点——虚拟,“看不见,摸不着,听起来都很有前瞻性”。这也就是为什么会有网友质疑元宇宙课程怎么听起来一股区块链的味儿,没想到竟是同一个团队。

网课机构这一波“换汤不换药”的操作也在某种程度上点破了科技圈的“学习内卷”,无论是区块链还是元宇宙,越是高深莫测的概念,企业可发挥的空间越大,名词热度也就越大,自然吸引了一大批想要把握先机的从业者白白当了“韭菜”。

如此看来,在当下的元宇宙世界,贩卖知识,甚至贩卖不懂知识就会落后的焦虑,要远远比扎克伯格卖眼镜更简单。

首先,在新冠疫情的催化下,远程办公、在线学习等数字化应用成为常态,人们对于网络的依赖性进一步增强,在虚拟空间“生活”的时间也更长了;其次,5G、AI、AR/VR、可穿戴设备等底层技术的应用日益成熟,为人们畅想元宇宙世界提供了强大支撑;最后,AR/VR游戏、虚拟偶像、虚拟演唱会等前沿应用等成功实现也令人们看到了元宇宙的可落地性,虚拟与现实的边界逐渐突破。

尽管如此,有业内人士指出,元宇宙产业还远远达不到全产业覆盖和生态开放、经济自洽、虚实互通的理想状态,在技术层面、法律层面、道德伦理层面,都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

在这条路上,扎克伯格算得上是最早一批的元宇宙“朝圣者”,继今年7月在Verge个人资料中宣布,Facebook 将所有赌注押在元宇宙之后,在大大小小的各种场合下,小扎也毫不吝惜地展示了对元宇宙概念的追捧与向往,甚至直接不要“face”,改名Meta。

如今,元宇宙如其所愿成功火出圈,扎克伯格却给自己浇了一盆冷水。在Facebook第三季财报分析师电话会议上,小扎终于承认,短期内,元宇宙无法实现一个有财务回报的未来。

十年或许足以冷却投机者的热情,但就目前来看,元宇宙赛道仍无降温的势头,反而吸引了一批又一批的企业争相入局。

不久前,负责百度元宇宙业务的副总裁马杰在一次公开活动中表示,元宇宙要存活下来,会顺应Gartner技术成熟度曲线,经历从期望峰值到泡沫化低估期的阶段,经过一个大浪淘沙的过程。

“我认为目前就正处于走过‘过度预期’的顶点,明年下半年或者后年,潮水退去后,将会知道谁拥有什么底牌。”

诚然,无论元宇宙的概念和应用形态到底如何,一场热闹过后,产业落地才是试金石。正如人民日报评论元宇宙时所提出的,是镜花水月还是触摸得到的未来,是资本炒作还是新的赛道,是新瓶装旧酒还是科技新突破,下结论前不妨“让子弹飞一会儿”。

元宇宙概念好似一颗种子在一夜之间破土而出,并迅速成长至一个任何人都无法忽视的高度,却始终只有光秃秃的树干,疯长枝干,却也并无新芽,更别提开花结果了。

至于未来这棵树到底能否经受住风霜雨雪的试炼,究竟是外强中干还是内有乾坤,目前仍无从知晓,但可以确定的是,目前有太多借势而来的旁枝杂草亟待修剪,“空手套白狼”的线上网课首当其冲。

3.《物联网企业应该如何从爆火的元宇宙中获益?【物女心经】》,物联网智库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