佟云,男,6段棋士,大连理工大学本科三好生毕业.2000年-2010年屡获深圳各项重大赛事冠军,2003年代表深圳获得世界围棋城市赛冠军,为深圳夺得唯一的围棋城市世界冠军.2005年获广东省赛冠军.

▲佟云在比赛中。 本版图片由深圳晚报记者 黎晓斌 实习记者 王宇 摄 第30届全国晚报杯业余围棋赛

深圳晚报讯 (实习记者 王宇) “深圳业余棋王”佟云下棋可是出了名的快。这不,第30届全国晚报杯业余围棋赛第二轮开始没多久,佟云就迅速结束了战斗。昨天他从比赛场地出来的第一句线分钟,拿下!”

作为深圳晚报尚游游戏队的主将,佟云的对手是香港劲松队70多岁的刘镛生。刘镛生一上来就走了个目外大斜定式,此定式有大斜千变之称,极其复杂,但佟云一眼看穿,吃掉对方中央的两子棋筋,此后占据绝对优势。对方虽想还击打入佟云空里,但都被歼灭,只好投子认输。佟云迎来这届晚报杯第一场胜利。

前几届晚报杯佟云一直以赛代练,后几轮状态才逐渐回温。但这次,他认为自己迅速找到了感觉。这要归功于上一场比赛。

前一天晚上,到达北京已是深夜。去这次比赛场地北京江西大酒店的路上,佟云望向窗外。大楼在雾霾的掩盖下,只看得见楼顶的LED照明。“这雾霾越来越严重了啊,都没心情出去逛逛了。”

凌晨12点到达酒店,佟云放下行李,就去现场看了对阵表。看到后他拍了一下大腿,第一句就说:“哎呀!我第一轮对白宝祥啊!”

白宝祥身为业余围棋“四大天王”之一,又是去年晚报杯个人赛的冠军,实力超群,此次代表北京晚报京北围棋二队。与白宝祥的开局,佟云觉得挺好——成功把一个孤棋处理了、时控把握尚佳,还打了几个还手。对局中,佟云时常托腮,对着棋盘长考。熟悉他的人一眼就能看出他的专注与认真。整局,擅长快棋的佟云用了一半的时间。

虽然此役失败,但佟云觉得是件好事儿:“跟这种顶尖高手下,棋盘上的专注力会不一样。第一盘遇到他,我能迅速进入比赛状态,所以下午的比赛我进行得很顺利。”

深圳晚报尚游游戏的另外两位队员,昨天也各自出战。小将刘成龙首轮负于沈阳晚报沈阳国际软件园队呂立言,下午对阵徐州彭城晚报队刘家豪则轻松取胜。褚吉辰还没进入状态,两轮均告失利。

在深圳市尚游网络科技有限公司总经理魏新宇学棋那会儿,要说谁是晚报杯前几名,大家会打心眼里觉得“这人太厉害了”。晚报杯的地位,从那会起就建立在魏新宇心中。

今年是晚报杯30周年,对围棋有着深厚情感的魏新宇,认为这是一个“有意义的节点”,赞助了深圳晚报“尚游游戏”队,并成为了该队的教练。魏新宇说:“尽管晚报杯不是国内奖金最高的比赛,但我相信所有业余棋手在心中都给它留了一个重要的领地。直到今年,业余棋手都认为晚报杯的冠军是最有分量的。”

魏新宇小学就开始学围棋,取得了不少好成绩。但因为本身学习也好,面对二选一选择题时,魏新宇选择了考大学。但他对围棋的热爱丝毫没减,虽然如今工作强度大,很少下棋,但他说:“以后等工作清闲了,肯定会参加一些比赛。”

魏新宇还是队伍的教练,他认为:“我会更多地在心态、精力和体力上面给他们把关。比赛13轮下来,谁能够持续地保持高的注意力,谁就可能获得更好的成绩。”

“快刀棋手”“深圳业余棋王”“世界冠军的老师”……佟云的大名在围棋界可谓是响当当。近年来,他志在普及推广围棋。前不久,佟云刚刚一手策划将两大围棋世界冠军古力和罗洗河请到深圳来,赛了一场,现场吸引了几百号人。为了这一次比赛,佟云忙活了好久。

正因为一心投入到普及推广中,佟云这一年在棋盘上下棋的次数不到5盘,在网上下棋也少了。他说:“虽然下棋少了,但围棋讲究大局观,这么多年围棋经验和底子还是在的。”

作为参加晚报杯10多次的“常客”,佟云感慨:“一个比赛举办了30年,就知道它的分量了。”这一次佟云给自己设定“下赢9盘是目标,8盘为优秀,7盘是及格”。

“我要以赛代练,下到后面会越来越好。” 以赛代练?那这次“弈林杯”深圳长沙巅峰对抗赛绝对是个福音。晚报杯前,佟云可先将收起来的快刀擦擦亮,待到比赛时再大手一挥,结束战斗。佟云曾在晚报杯上用时93秒击败对手,创造了最少用时纪录。光想想就知道其威力。

看刘成龙的第一眼,很难把他和围棋结合在一起。17岁,黝黑的皮肤,1.77米的个头,好动,活脱脱一个高中运动型男。但看到他在棋盘前端坐的身姿,眼珠四下一扫,随即娴熟落子后,晚报杯选拔赛头名的身份,这才与其对得上号。

刘成龙9岁才开始学棋,因一部日本动漫《棋魂》,打开围棋大门。随后他在北京学棋4年,今年8月回到深圳,以赛代练。

刘成龙坦言自己布局不会占到什么便宜,但中盘开始,才是他发力之时。计算,是刘成龙最引以为豪的一点,而正是这一点,让首次参加深圳晚报杯选拔赛的他,以7战全胜的成绩拔得头筹。

刘成龙喜爱健身,“一周怎么都有4次,每次一个小时以内”,立志成为“围棋界最帅最MAN的人”。这次他带着初生牛犊不怕虎的架势进军,“争取个人前16吧,一共13轮,下赢9轮。”

让褚吉辰形容自己的棋风是一件极困难的事,憋了好半天,来了俩字,“均衡”。又过了好一会,“相对而言官子还行吧,等对方犯错”。

这位业余5段,如今27岁的褚吉辰显得十分谨慎谦虚,不过分揭底,说话之前有所保留。他归结于自己“岁数大了”,但或许与他从事金融方面的工作有所联系。

褚吉辰6岁开始学棋。小时候,爸妈在他面前放了各种棋,他拿着围棋子玩了半天,从此走上围棋的道路。9岁时,他去北京学棋3年,后来在北京闹“非典”的时候回家。

这是褚吉辰第三次参加晚报杯,第一次在13岁,第二次在19岁。“原来我是小孩的时候,感觉25岁以上的都是‘鱼肉’,现在反之。”

今年是晚报杯举办第30年,褚吉辰这次参赛与之前变了心境。除了下好棋外,更希望能“会会故人”,“30届本身就很有厚重感,想听故人讲故事。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