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法國國家圖書中心組織的“書海遨游”圖書節期間,法國默茲省組織了多種文化活動。圖為工作人員帶領孩子們在公園裡閱讀。

疫情防控期間,英國上跑酷課的人多了起來,許多孩子參與到這項戶外運動之中。影像中國

充分利用和調動各方面資源,開設拓寬眼界、親近自然、了解社會的大課堂,幫助學生培養興趣、開發潛能,並加強指導和監管……一些國家政府、學校和相關從業者協同發力,努力讓教育培訓發揮其應有之義,助力學生全面健康成長

暑假期間,10歲的法國男孩加布裡埃爾參加了由法國國家圖書中心組織的“書海遨游”圖書節。今年圖書節的主題是“海洋與奇跡”。加布裡埃爾興致勃勃地向記者展示自己的插畫書:“我們一起討論生物多樣性、海洋保護等問題,很有意思。”

圖書節是法國學生非常熱衷的暑期活動之一。在近一個月的時間裡,法國各地舉辦了7200多場免費活動,志願者老師帶領孩子們一起,在公園、圖書館、露營地、海灘或歷史建筑旁閱讀和討論相關書籍。

假期中,孩子們除了同家人一起外出度假,還可根據自己的興趣愛好,選擇參加由教育、文化部門及地方政府共同組織的各類校外活動,這些活動大多是免費的。加布裡埃爾不僅參加了圖書節,還報名了一項由法國教育部門在今年夏天新推出的活動——騎行游覽歷史遺產。學生可以根據年齡段選擇不同的自行車旅程。該項目得到了巴黎市政府、旅游局及當地體育俱樂部的共同支持。此外,還有“寄宿學習夏令營”“戶外學校”等項目供法國家庭選擇。通過這些暑期活動,孩子們可以獲得課業輔導、體驗自然、認識地方文化遺產,度過一個充實的暑假。

法國政府一貫重視學生的課外教育和服務。不僅是在假期,學年內也安排了豐富的課后活動。法國的課后服務主要由政府主導,學校落實,質量高且費用低,為家長省去了不少后顧之憂。在法國教育部門的指導下,各地針對中小學各年級推出不同的看護和輔導形式。自2013年起,法國政府每年都會發布關於打造高質量課外活動的指南,為全國各地開展課外活動提供指導。

在巴黎,小學生課外托管主要有午間班、自習看護、學業輔導、閱讀工作坊、文體科學工作坊等形式。這些活動是法國學校“課外活動教育”的一部分,屬市政服務范疇,主要由地方政府依托學校和各類協會提供。其中,自習看護是最主要的形式。學生下午4點左右放學后留在學校,由專門的輔導員監督他們學習或組織活動。目前巴黎已有2.3萬名小學生注冊了該類看護。加布裡埃爾的母親露易絲·卡約告訴記者,她給孩子報名了一周3次的自習看護,這樣一來,自己下班的時間更加從容。當地政府按照家庭經濟水平確定了自習看護的階梯價格,單次費用在0.64—8.32歐元不等。

針對有家庭作業的中學生,法國教育部於2017年底推出“完成作業”計劃。有學業困難的學生可以自願在校完成作業,有輔導老師為他們答疑解惑,以消除由於家庭因素造成的學生學習資源不平等現象。這些輔導老師由教師、專業教育人員與教育協會成員組成,可以獲得輔導補貼,但學生無需額外交錢。法國政府每年為此撥款約2.2億歐元,受益學生比例達25%以上。在推出該項計劃時,法國教育部強調了學校辦學治校的自主性,要求各級政府和學校根據實際情況來安排課時和輔導工作,並要求學校將“完成作業”計劃的進度及時告知家長,使家長掌握學生的學習情況,更好地實現家校配合。

有統計顯示,從小學到大學本科,新加坡家庭在孩子課外輔導方面花費較高,相關支出在世界排名靠前。有教育專家認為,這一現象給家庭和學生都帶來了壓力和負擔,過度依賴課外輔導還可能削弱孩子自主學習和自我管理的能力,助長不健康的競爭。

針對民眾的擔憂,新加坡教育部指出,過量的學業輔導並不必要,甚至可能帶來不利影響。為了改善這種狀況,新加坡的學校也在努力為有課外輔導需求的學生提供支持。比如,小學會提供英語、數學等科目的學習支持計劃,由有經驗的老師每天或者每周抽出一定時間,為在相關科目有欠缺的學生提供額外輔導,幫助孩子們達到學習目標。

對於校外的相關從業機構,當地政府監管嚴密,規定招生規模在10人以上的私立教育培訓機構必須在教育部注冊,並提供詳細的課程、師資、場所等信息,注冊信息有任何變化都要提交修正文件。在選擇教培機構時,學生和家長可以要求查看對方在教育部的注冊証書、課程和教師的許可証明等。學習告一段落時,教培機構隻可以向學生頒發其內部結課或通過考試評估的証書。

新加坡教育部門認為,減少對課外輔導的過度依賴,需要家長思路的轉變和更廣泛的社會支持。“人們需要改變思維方式,從過分關注學業成績轉向更全面的教育。”新加坡前教育部長王乙康指出,孩子充分發揮潛力有許多不同的途徑,希望孩子能夠從家人、學校和同齡人中獲得信心和支持,自主管理他們的學習,而不是僅僅將補習作為默認選擇。近年來,新加坡也在大力改革教育分流制度,逐步用科目編班來取代分流制,讓學生根據特長和興趣修讀適合自己水平的科目,幫助學生發掘潛力,減少分流帶來的壓力。

為了貫徹“更全面的教育”,新加坡教育部指導各中小學在課后推出了“課程輔導活動”(CCA),並設有主管部門和專項經費,統籌全國CCA活動的申辦與開展。CCA總共分為4大類,分別為俱樂部和社團類、體育運動類、制服團體類、表演藝術類,每一類下面有數十個小項,各學校根據自身情況選擇性開展。為滿足學生的多樣化需求,新加坡教育部還與文化、社區及青年部合作,推出“課程輔導活動策略伙伴計劃”,為學生統一開辦校外的課外活動。學生參加這些活動的出勤率和表現會被納入到學分管理系統,在之后的升學中作為一項重要的考評因素。當地輿論認為,CCA活動對學生的全面發展發揮著重要作用,對於家庭資源有限的學生,也是一個培養才華的平台。

“跆拳道教會我要更加注重自己的健康。為了兼顧訓練和學習,我也更加注重時間管理和保持自律。”從小就對跆拳道感興趣的桑森在中學時選擇了這門CCA課程,並為參加比賽進行了高強度的訓練。“盡管訓練很艱苦,但我們隊友之間互相鼓勵和支持,整個團隊一起笑、一起努力,這是很棒的體驗!”

比利時的學校假期密集,除暑假外,基本每兩個月就會有一到兩周的假期。針對超過一周的假期,每個社區都會組織一系列活動營。由社區主辦的活動營價格實惠,最為搶手。鄰居告訴記者,每年他都是活動一上線立馬報名,“很多熱門活動營在報名開始后不久就會爆滿,最熱門的甚至需要拼手速、拼網速”。

平時,比利時學生的課余時間也很充裕。學校正常上學時間是早晨8:30到下午3:30,且每周三下午不上學。為了配合家長的上下班時間,有些學校提供早7點開始的托管服務,放學后基本所有學校都開設了延時課。免費的延時課一般是不同年級的學生合並在一起,由一位老師或者是兼職的大學生負責,孩子們在教室裡做作業或在操場活動。收費的課程一般為體育、音樂、繪畫、歷史等興趣班。

在比利時,除了學校和社區會承擔課外教育任務外,一些社會機構也參與其中,滿足學生的多樣化需求。例如,社區醫療中心會組織冬、夏令營,由醫學領域的專業人士帶領孩子們學習營養飲食以及科學鍛煉的方法。各類博物館也有豐富的校外課程。比利時“火車世界”博物館的兒童活動專員克裡斯·凡爾米克告訴記者,這裡的活動緊貼博物館的展覽主題,最近館內設有關於中國鐵路發展的展覽,今年暑期夏令營的主題就定為“中國龍與火車”。克裡斯說:“我們希望通過一周的夏令營,讓孩子們對中國鐵路發展和中國傳統文化有所了解。”

除了學習知識,比利時也有很多體驗類的課外活動。比如在農場參加除草、撿雞蛋、喂牛、擠牛奶等活動,孩子們在體驗農場工作的同時,切身體會到食物的來之不易。布魯塞爾坎布爾馬術中心向孩子們提供騎馬、照顧小馬、清理馬舍等體驗活動,其負責人貝內尼斯告訴記者:“我們希望小朋友能提高動手能力,感受人與動物之間的和諧關系。”

比利時哈比乃木偶劇團的負責人娜達利·德·羅艾克向記者介紹,劇團會組織孩子觀看木偶劇演出,教他們制作木偶。“我們還會請孩子們為親手制作的木偶賦予角色、編寫劇本,課程結束時邀請家長一同觀賞孩子們全程參與的木偶劇。”她認為,孩子們的創造力和動手能力非常重要,為孩子們創造更多實踐機會是賦予他們自信、培養他們能力的最好途徑。

《 人民日報 》( 2021年08月25日 17 版)(責編:楊光宇、胡永秋)

人民日報社概況關於人民網報社招聘招聘英才廣告服務合作加盟供稿服務數據服務網站聲明網站律師信息保護聯系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