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小学课外教育在国内国外普遍存在,尽管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但各国政府都在规范、引导课外教育朝着育人目标的应有之义努力。

学校是教育的主阵地,始终承担育人的主要责任。课外教育旨在补充学校无法提供的教育服务,满足学生和家长的多元化需求,与学校教育协同促进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其定位在于有益补充,而不应“越界”取代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

从各国来看,课外教育内容涵盖托管、学业辅导、兴趣开发等。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文部科学省共同制订并发布了公益性的“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利用空闲教室、“儿童馆”、“公民馆”等场地,面向小学生开展学习和文体活动。法国等一些欧洲国家也有公益性质的免费补习班,如家长协会、青年之家。在美国,课外教育服务包括兴趣类和学科类等,2002年《不让一个儿童掉队》法案颁布之后,公益性质的托管服务逐步成为美国课外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各国也有一些市场化运作的教育培训机构。

无论课外教育以何种形式开展,教育的本质和初心不能违背。在市场化运作下,一些校外培训机构的功利性目标可能会与教育的育人目标发生偏离,因此需要各国政府予以关注,并在各个层面进行监督和管理。例如在师资方面,乌克兰、毛里求斯、柬埔寨和越南等国严禁学校在职教师从事校外培训活动,英国的培训教师协会为校外培训教师制定了行为守则和行业规范。在运营监督方面,新加坡建立了具有社区服务性质的行业组织和网站,让参与校外培训的师生网络注册并支付相关费用,对校外培训中出现的纠纷提供投诉建议平台,同时收集校外培训行业信息,为政府制定校外培训监管政策提供数据支持。

同时,政府也要积极调动和利用非学科类校外教育资源来丰富课外教育。在一些国家,不仅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等文化类机构,还有体育俱乐部、高校实验室、消防队、农场、社区诊所等各种职能的社会机构,都可以面向青少年有组织地开展公益性专题活动,在丰富课外生活的同时,满足孩子全面发展的需要。在薄弱学校及资源不足的地方,政府也可以适度引进拥有各种文体、综合实践类教育资源的培训机构,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比如,法国政府为购买培训服务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减免税政策;英国政府为课后服务活动划拨教育经费,在学校午餐时间和放学后利用教室资源开展集中小组活动,在假期购买校外培训资源来举办活动;泰国政府邀请培训机构通过电视台和广播进行免费授课,让更多边远地区以及低收入家庭学生在家就能上课外班……

总体来看,为了让课外教育把握正确发展方向、更好发挥补充作用,真正帮助学生成长,一方面需要各国政府不断完善和深化对相关市场的监管,另一方面也要充分调动和利用各类社会资源,以多元化的成长体验充实学生的课外时间,减轻家长的抚育负担。此外,要坚持“公益、免费、自愿”原则,充分利用互联网等现代技术手段,让更多贫困、边远、农村地区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学生也可以享受丰富多彩的课外教育,缩小因家庭社会经济背景不同造成的教育不平等,促进教育公平。

《 人民日报 》( 2021年08月25日 17 版)(责编:杨光宇、胡永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