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朋友趁暑假在连云港市连云区一家培训机构学习轮滑。今年“双减”政策出台后,一些小朋友“逃离补习班”,通过参加各类文体活动,度过丰富多彩的假期。 新华社发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明确指出:“义务教育最突出的问题之一是中小学生负担太重,短视化、功利化问题没有根本解决。特别是校外培训机构无序发展,‘校内减负、校外增负’现象突出。”这样一些问题导致了学生作业和校外培训负担过重,家长经济和精力负担过重,严重对冲了教育改革发展成果。

北京师范大学经济与资源管理研究院未来教育研究中心研究员陈超凡表示,中小学阶段的校外培训主要包括为了学科学习和应试而进行的课外补习与旨在培养兴趣和特长、提升综合素质而开展的素质类辅导两大类。前者常被称为“影子教育”。

我国校外培训从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的家教开始,已逐渐发展成为规模庞大、领域全面的产业。该领域的权威专家马克·贝磊的研究表明,“影子教育”可能会破坏各国在拓展平等教育机会方面的努力,加剧社会不平等;也会损害教育质量、降低教育效率,造成正规教育系统的低效。如果学生将过多的时间、精力投入补习,则会对学校正常的教育教学计划、内容、标准乃至价值导向产生负面影响。

多项关于“影子教育”的权威研究表明,即便校外补习短期内能提升成绩,但补习时间越长可能积极效果越小。

事实上,“减负”并不是一个新政,多年来,我国推出了不少“减负”举措,但改革的关注点主要集中在校内。然而,校内压力的减轻似乎并没有减少家长群体的教育焦虑。

在我国当前的社会评价与筛选机制下,重点高校的入学机会往往意味着将来更好的工作、更高的收入和社会地位。当重点学校的入学机会主要通过高风险考试进行分配的时候,家庭普遍希望通过增加教育投入,提升子女在升学考试中的竞争力。因此,优质高等教育资源、稀缺的重点大学入学机会所带来的压力势必会逐级传递至基础教育阶段。对很多家长来说,似乎每一环节都不能落下,他们在重重压力和身心疲惫之下依然不断对孩子的教育投入加码,对各类补习班趋之若鹜。

补习已经变成一场教育投入的“军备竞赛”。这也体现出一些家长和学生短视化、功利化的教育和学习观,即把考试、分数和排名当作学习的核心目的而非水到渠成的结果。一些机构以学科辅导、强化应试、超前超标为导向的培训,迎合学生和家长的提分与应试需求。在培训机构的宣传和渲染下,许多家庭想当然地认为课外补习一定会带来好成绩,但其实成绩提升与在补习上花费的时间和金钱并无持续的正相关关系。遗憾的是,即便补习效果甚微,许多家庭还是会采取“换讲师、换补习班”的策略继续投入。

多项关于“影子教育”的权威研究表明,总体而言,中小学生参加学科类补习与其学业成绩之间的关系是复杂且模糊的。有不少研究验证了校外培训在短期内对成绩提升有积极影响。但一方面,这种影响仅能说明补习与成绩之间有正相关关系而非因果关系,即不能证明学习成绩较好是因为接受了补习。另一方面,补习的效果也因不同学段、学科、形式、课程质量、讲师水平、学校和地区、家庭背景等呈现出显著异质性,而现有研究并未在这些异质性分析上形成一致结论。例如,仅就补习对数学分数提升的影响来看,效果是好坏参半。还有研究表明,即便课外补习短期内对提升成绩有效,但补习数量、时间对成绩的影响也是非线性的,补习时间越长可能积极效果越小,甚至会过犹不及。

还有一些研究验证了课外补习对学习成绩提升无明显效果甚至有负面影响。例如,许多基于韩国学生样本的实证研究表明,侧重于应试技巧的课外补习在提升成绩方面收效甚微。原因之一可能是学习时间和负担的增加会让学生产生疲惫和厌烦情绪。一些国内学者跟踪补习对学生升学后学业表现的影响,结果也发现,小学低年级参加学科类补习对初中相应学科成绩有负面影响,而小学高年级参加补习对初中三年学业增长速度有负面影响。

教育对学生发展的影响不仅体现为学业成绩的进步,更多的是通过学习获得知识、提升综合素养和能力。从长期来看,如果补习是低质量、重复性和高强度的,将对学生自我管理、思维能力、心理健康等多方面产生不利影响。

自主学习不仅是终身学习最重要的能力之一,且在大多数学习环境下,它是帮助学习者取得成功的关键。事实证明,自主学习可以提高学业成就、提升自我效能感和信念、培养学生对多元文化的认知能力。然而,研究表明,以应试为导向的补习可能会逐步损害学生的自主学习能力:补习可能会导致学生严重依赖他人,从而缺乏自我规划和管理能力;补习会占用学生独立学习和思考的时间;补习倾向于训练零碎的知识,其对高阶认知活动有负面影响。与此相反,许多研究发现,不依赖课外补习的优秀学生能够更加积极地使用认知策略。

在思维培养方面,一些培训机构把“捷径”和“效率”作为“招生利器”,导致学生“补习越多,学习和思考越少”。许多针对“影子教育”的调查表明,在一些国家,接受大量课外补习的学生因为疲劳而在课堂上睡觉,甚至不去学校上课,这不仅使他们在学校的学习质量大打折扣,也失去了在课堂上积极思考和探索知识的兴趣。同时,一些低质量机构一味灌输学生应试技巧,他们为了考出好成绩,一般只注重解出问题的正确答案,而非热衷于对知识的追求,更谈不上对知识的钻研和创新思维的训练。一些学生仅仅学会了机械地套用公式,而这种死记硬背的练习或许可以提升他们在临近考试中的成绩,但对知识的理解和建构能力往往会被削弱。同时,来自课外补习的压力使得学生难以获得更多形式的个性化与社会化发展,不少学生课外补习的增加是以牺牲其他领域的发展为代价的。

在补习对心理健康的影响方面,很多研究表明,参加课外补习可能会增加抑郁症状,特别是那些参与高频率补习的学生,患抑郁症的风险比同龄人高。因此,成绩的提高可能是以心理健康为代价的。对青少年来说,他们非常需要自处的时间去形成稳定的自我,而高强度的补习剥夺了他们属于自己休闲、锻炼的时间。长此以往,学生会出现身体素质下降以及焦虑、恐慌等心理问题。

还有一些学者以保罗·弗莱雷的“被压迫者教育学”为框架,认为“影子教育”从业者在补习中利用了被教育系统压抑的学生个体。当社会被市场力量驱动时,一些“影子教育”从业者想达到的是商业目标,而非教育目标。校外培训强化了竞争、筛选和“起跑线制胜”意识,并向社会灌输这种理念,让家庭更加坚定地认为分数、升学等是孩子向上流动不可避免的社会要求,这无疑会增加学习者对高风险考试的焦虑。

更为重要的是,家庭需要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和教养观,扭转功利主义的教育理念。

对很多家庭来说,“减负”并不能转变他们“继续加强课外补习”的行为。因此,降低考试所带来的风险,建立一套既能评价学生知识掌握情况,又能反映学生心智结构和能力成长,还能激发学生学习动力和创造力的评价系统,至关重要。这就必须综合运用好结果评价、增值评价、过程评价、综合评价和特色评价等多维度评价。

大力推动教育评价改革是一方面,更为重要的是,家庭需要树立正确的教育观和教养观,扭转功利主义的教育理念。学科类课外补习即便在短期内对提升成绩有一定帮助,但长期让孩子处于补习高压中很可能是以牺牲其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为代价的。中国教育科学研究院课题组的研究表明,教育功利化往往更强调眼前利益的实现,而忽视教育对个体与社会长远发展和可持续发展的积极作用。高分和重点大学文凭等成为人们追求的主要目标,要起点而不要终点成为流行做法。

家庭是教育的“主阵地”。在培养孩子过程中,要具有长远性和全局性眼光,摒弃短视化和功利化教养理念,才能培养孩子高尚的道德情操和应对社会挑战的综合能力。家庭不必在“教育落后”问题上过度恐慌,而应该认识到,学习可以是快乐的,但从来都不是轻松的,挫折和失败是正常现象,要学会坦然面对、分析问题、寻找合适的解决方案,而不是简单地付诸课外补习。教育需要尊重成长规律,是一个静待花开的过程,面对补习“军备竞赛”时,家长要冷静判断和选择,不要相互攀比和盲目跟风,而应根据孩子成长的实际,找到一条适合孩子健康成长的优化路径。

与家庭教育相配合,为切实增强家庭对学校教育的信心、优化学校教育供给,“双减”意见明确指出,大力提升教育教学质量,确保学生在校内学足学好。这充分体现出政府对打造高质量学校教育体系、全面发挥好学校教育作用的高度重视。对家庭来说,也应更加关注孩子在校学习的质量,密切与学校的联系,家校携手,为孩子的健康成长保驾护航。对“双减”另一侧的校外培训,国家也正在通过完善制度体系、优化治理能力来遏制校外培训中的不良问题,以确保“双减”工作有效展开。可以看到,近年来关于校外培训的诸多治理举措已取得显著成效,这对于淘汰违法违规低质量机构、引导校外培训正确发展方向,发挥其在非学科课外服务、职业教育、教育科技等领域的积极作用,有重要意义。此外,还可以着重挑选一些成熟、规范和高质量的机构参与到课外服务体系建设中,与学校教育协同互补,发挥其长期积累的教研和创新优势。

2020年8月,家住北京朝阳区的王女士给正在上小学的孩子报了一个英语培训班,结果却遇到了意外。王女士报名的叫颐泽英语,这是一家面向中小学生培训英语的校外机构,如今已人去楼空。王女士说,刚接触这家机构不久,对方销售人员就想方设法劝说她尽可能多买课程。

早在2018年,国务院办公厅就已发文明确规定:校外培训机构须经审批取得办学许可证,并且不得一次性收取时间跨度超过3个月的费用。王女士当时只顾考虑优惠,也就没想太多。

然而,2020年年底,颐泽英语突然发布通知停课,随后老师和管理人员先后失联,此时家长们才发现,负责运营颐泽英语的只是一家教育咨询公司,根本没有取得办学许可,公司眼下已经因无法联系被列入经营异常名单。

学生家长袁泉说:“我们现在能联系到的家长,6个校区一共800多个孩子,总共未完结的课时费有1100多万元。”

钱收了,培训班却没了,这种事情并不少见。然而,这只是近年来各类校外培训机构乱象之一。如果说钱“课”两空带给部分家庭的是眼前的经济损失,那么,近年无序扩张的各种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带给整个社会的则是更为深远的伤害,首要的就是加重了孩子们的身心负担。

2017年调查显示,全国中小学阶段学生校外培训总体参与率48.3%,总体规模超一亿人。2021年,北京师范大学调查显示,88.8%的小学生、95.7%的中学生,睡眠时间达不到国家规定标准,甚至34.2%的中小学生每天睡眠时间不足7小时。除了直接增加孩子们身心的负担,不少校外培训机构,通过制造压力、营销焦虑等手段,既给学生和家长造成恐慌,又加重了家庭的负担,也浪费了大量的社会资源。

而打着各种名目,超前、超纲、超标的比拼式培训,更是偏离了教育的本源,让学习变成了金钱和时间的竞赛,培训变成了刷题提分的生意,很多家庭深陷其中,却抽身不得。

打着教育旗号的校外培训市场逐年扩张,让家庭不堪重负,社会付出沉重代价,而最大的获利者却是培训机构。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校外培训市场规模超过一万亿元,2019、2020年,校外培训机构新增数量都在7(万)到8万家以上。

为根治校外培训这些乱象,刚刚出台的《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对校外培训机构明确提出了限制。

限制数量:坚持从严审批机构。各地不再审批新的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现有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

限定价格:在北京、上海等试点城市,将义务教育阶段学科类校外培训收费纳入政府指导价管理,科学合理确定计价办法,明确收费标准。

这里的学科类指的是:道德与法治、语文、历史、地理、数学、外语、物理、化学、生物学科。

限定时间: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而在此之前,相关规定已经明确,校外培训机构培训结束时间不得晚于20点30分,也就是说,今后校外培训机构的学科类培训,只能在中小学教学日的晚上8点半前进行。

专业人士指出,将这些学科类培训机构统一登记为非营利性机构,并且试点指导价格,就是要让教育回归公益定位。中国民办教育协会常务副会长胡卫认为,教育是一个非营利的事业,无论公办民办,都不能被资本资金所绑架。

胡卫表示,除了学科类,还有素质教育,还有音乐、体育、美术、科技的发展,需要有人来从事这方面的教育工作。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