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课大面积被刷、代学代考成为地下灰色产业,亦从反向证明了某些网课质量不高、吸引力和感染力不强,甚至有敷衍了事、草草录制、照本宣科、滥竽充数之嫌。

最近“付费刷课”成为网络热词,这不仅反映出一些大学生缺乏学术诚信意识、缺乏自律等问题,也暴露出高校教学管理方面的漏洞。为何某些网课让大学生们“宁刷不上”?不少专家分析在线课程存在的问题:时间冗长、内容乏味、考核死板……在这个内容为王的时代,经不起学生考验、生搬硬套的网络课程自然沦为“被刷”对象。(《中国青年报》8月23日)

上课开小差、偷看小人书、吃零食、打瞌睡、交头接耳……这些曾经发生于现实课堂的违规动作,如今在网络时代的云端课堂有了更新的形式和时髦叫法——“付费刷课”。目前,全国各类高校普遍开设网课,要求学生在线选修某些必修课和公共课程、分享优质教学资源。同时将学习情况与学分挂钩,而部分学生宁可掏钱让软件代刷,也不愿认认真真地听讲,硬生生地将网课玩成了“线上形式主义”“云端假学习”。

课程是用来修的,而不是用来刷的。某些大学生“付费刷课”“不学而过”,这种浮躁的学风和蒙混过关投机取巧的行为,早晚会结出学业荒废之苦果。然而,正如一枚硬币必有两面,网课大面积被刷、代学代考成为地下灰色产业,亦从反向证明了某些网课质量不高、吸引力和感染力不强,甚至有敷衍了事、草草录制、照本宣科、滥竽充数之嫌。正如某高校教师所言,老师有教学任务和科研的双重压力,很多时候没有时间录制课程,因此有人录制网络公开课纯粹是为了完成任务,内容机械重复,语言干巴无味,这怎能引起学生求知兴趣呢?

同样是上课,易中天教授在厦门大学任教时总是座无虚席,华中师大教授戴建业能够圈粉500万,而复旦大学86后女教师陈果把思政课也讲出了特别的味道,不少学生慕名而来扎堆蹭课。这说明决定学生们是否愿听、爱听、乐于听的因素,依然与讲课的内容和技巧有关,与授课者是否专心用心有关。深谙互联网时代传播规律,能用通俗生动的语言把学术道理讲清楚说明白,这些“网红老师”绝对不是简单地做知识搬运工。如果为其总结共同的特点,那就是讲授有激情、内容有原创、学识有见地、课堂有互动,最终把寻常一堂课打造成了精品。

教育特别是高等教育同样需要供给侧结构性改革,需要大学管理者和老师们来一次换位思考,站在普通学生角度认真审视那些“宁刷不上”的网课,看看哪些属于学生懒学、哪些责在老师懒教。有些枯燥式照本宣科,如果连教育工作者自己也不愿听、听不进,又怎能确保学生们入耳入脑入心呢。杜绝刷课行为,一方面要加强管理堵漏洞,另一方面也要严把网络课程质量、倒逼课堂教学改革,以淘汰机制提前过滤砍掉平庸课劣质课,最大限度保障优质课程资源供给。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