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乐5岁时在金华一家舞蹈工作室练习舞蹈时扭伤腰部跌倒,后被诊断为脊髓损伤、截瘫。距离她“下腰”摔倒过去两年七个月,也就是今年2月,二审判决由舞蹈工作室及其运营人赔偿乐乐143万余元。但对方说自己没钱,申请分期付款,最近才给了20万元,而乐乐早期治疗花掉的钱远不止这个数,想要继续进行专业的康复治疗,一个月最少也要花3万元。(来源:都市快报)

父母在起诉舞蹈工作室时说,孩子的人生才刚开始,却注定在轮椅上度过一生……我在乐乐家,看到她坐在那里写字、看书,似乎和普通小学生没什么差别。而她笑起来是那么甜,眼睛里看不到一点阴霾的样子。以至于很多人见了她都不相信,她线月底,乐乐妈带着她回老家办残疾证,她们带上所有的医院诊疗记录、司法鉴定书、法院判决书等,没想到办残疾证的工作人员居然不给她办“一级残疾证”,说没听说过有因为跳舞瘫痪了的。

后来,争执的声音惊动了办证单位的领导,这才把残疾证给办下来。证办好了,乐乐读书能享受一些优惠政策。随着身高的增长,乐乐的支具要重新做了,定做一副费用要一万多元,还有她的轮椅,也该换了,想换成电动的……站在窗前,乐乐爸望着自己打拼多年的地方,满是彷徨,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更不知道女儿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下去。

这两年,淘宝店的生意没有往年那么好了,直播带货异军突起,他也在准备学习做直播,但能不能做好,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做不好,可能又要转行了。”很多朋友建议他们试试给乐乐拍视频做直播,她长得好看又开朗,意外瘫痪又让人怜爱,说不定就红了,还能解决没钱康复治疗的问题。但他们很害怕,害怕女儿“抛头露面”后要承受无法预知的压力,也害怕一次次地把心底的伤痛揭开来给大家看。

乐乐5岁时在金华一家舞蹈工作室练习舞蹈时扭伤腰部跌倒,后被诊断为脊髓损伤、截瘫。距离她“下腰”摔倒过去两年七个月,也就是今年2月,二审判决由舞蹈工作室及其运营人赔偿乐乐143万余元。但对方说自己没钱,申请分期付款,最近才给了20万元,而乐乐早期治疗花掉的钱远不止这个数,想要继续进行专业的康复治疗,一个月最少也要花3万元。(来源:都市快报)

父母在起诉舞蹈工作室时说,孩子的人生才刚开始,却注定在轮椅上度过一生……我在乐乐家,看到她坐在那里写字、看书,似乎和普通小学生没什么差别。而她笑起来是那么甜,眼睛里看不到一点阴霾的样子。以至于很多人见了她都不相信,她线月底,乐乐妈带着她回老家办残疾证,她们带上所有的医院诊疗记录、司法鉴定书、法院判决书等,没想到办残疾证的工作人员居然不给她办“一级残疾证”,说没听说过有因为跳舞瘫痪了的。

后来,争执的声音惊动了办证单位的领导,这才把残疾证给办下来。证办好了,乐乐读书能享受一些优惠政策。随着身高的增长,乐乐的支具要重新做了,定做一副费用要一万多元,还有她的轮椅,也该换了,想换成电动的……站在窗前,乐乐爸望着自己打拼多年的地方,满是彷徨,他不知道自己未来的路要怎么走,更不知道女儿未来的路要怎么走下去。

这两年,淘宝店的生意没有往年那么好了,直播带货异军突起,他也在准备学习做直播,但能不能做好,他心里一点底也没有,“做不好,可能又要转行了。”很多朋友建议他们试试给乐乐拍视频做直播,她长得好看又开朗,意外瘫痪又让人怜爱,说不定就红了,还能解决没钱康复治疗的问题。但他们很害怕,害怕女儿“抛头露面”后要承受无法预知的压力,也害怕一次次地把心底的伤痛揭开来给大家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