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央将治理能力现代化摆在突出位置之际 加强对乡村教育治理现代化的研究愈来愈迫切。“知己知彼,百战不殆”,要推动乡村教育治理现代化首先需要了解其理论底蕴。

乡村教育治理是教育治理的有机组成部分。乡村教育治理的核心内涵在于,乡村教育治理主体根据特定的制度设计和实践策略对乡村教育发展事务进行协商、审议与合作,但这些方式付诸实践的前提是遵循相关教育法律法规和关照乡村教育发展实际。这里需要强调的是,推动乡村教育治理的现代化转型,须要立足乡村振兴、新型城镇化等战略的背景,比较分析城乡教育的差异,全面把握乡村文化的丰富蕴含与实践特征的基础上进行。惟有如此,方能不至于陷入“为了现代化而现代化”的工具价值陷阱,合理的利用现代文明及新兴技术,进而步入乡村教育的协同治理之道,促使乡村教育走上可持续发展之路。

因乡村教育治理现代化是一个相对比较复杂的概念,为避免误入“工具价值”陷阱,被“现代性”所绑架,这里有必要明晰乡村教育治理的理性价值内涵。一是乡村教育治理现代化不是否定传统,不是背离乡土,而是强调借助现代文明以实现“传统”和“现代”在乡村教育治理的过程中融合,继而彰显乡土价值,弘扬乡村文化。二是乡村教育治理现代化不仅需要国家的顶层设计及地方的积极参与,更重要的是要形成多元治理主体合作互动的格局(比如属地和部门协同合作),推促民主、协商、科学、法治一体化的治理过程制度化、常态化。三是乡村教育治理现代化更为强调引导,注重问题解决,其价值指向在于促使乡村教育治理走向规范化、民主化、科学化和法治化。(刘景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