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年在暑期里面都会有一些学生兼职赚外快贴补家用,尤其是一些家境比较贫困的学生,往往会利用这两个月的假期打一些短工,做一些兼职,多多少少能够挣到一些下学期的生活费用。然而,一些不法公司正是抓住了一些年轻女孩子假期里希望找兼职挣快钱的想法,设下陷阱,做出一些非常龌龊的事情。

小月(化名)今年17岁,从小跟着母亲生活,母女相依为命,家庭经济也不算宽裕,而小月之前因为身体有病,办过一段时间的休学,考虑到母亲赚钱的辛苦,懂事的小月决定在这个暑假里面找一份兼职挣钱贴补家用。小月因为之前有过舞蹈基础,于是将自己的求职信息发到网上,没想到很快就有一家长沙的文化公司主动联系了小月,该公司称,他们公司正在招聘有经验的舞蹈演员,兼职每个月5000,正式员工每个月6000起,提成另算。

这家公司更是迅速与小月签订了合作协议,并对其进行了7天的短暂培训,据小月说,培训的内容其实很简单,就是简单的教了几个舞蹈动作而已。

7天培训期满后,小月就和另外三名应聘的年轻女孩被公司以出差为名,派往了广西钦州两家做酒吧巡演。

来到广西钦州的这两家酒吧以后,小月发现每天工作内容不仅和培训说的不一样,而且远远超过了自己的心理承受能力。

表面上是舞蹈演员,实际上每天小月她们几个女孩被安排的主要工作就是陪客人喝酒,以及一对一的给客人跳艳舞。“天天被灌醉,客人花200元点舞,我们就要穿着露骨的服装,站在桌上一对一的跳艳舞”

与小月一同来到钦州的小蒋,今年20岁,本来是应聘舞蹈老师的,可是也是被要求跟小月她们做同样的工作。

而且,酒吧每天开两次培训会,专门教小月她们四个姑娘和客人打交道的话术,并强调说,如果客人摸的话,不能反抗。

17岁的小月受不了这样的屈辱,在广西苦苦煎熬了半个月之后,不仅没有拿到分文报酬,最终还是联系家人报警才得以返回长沙。

对于小月他们的遭遇,介绍她们去广西的那家湖南文化公司的负责人徐女士却不以为然表示说,签了协议是一个月的,可是她们没做满就跑了!至于小月提到的公司存在虚假招聘以及有偿陪侍的问题,徐女士更是言之凿凿的表示说“ 协议中专门强调了,不陪酒不涉黄,不涉毒,她们四个为什么做这么久?这不是默认了吗?”

实际上像湖南这家所谓的文化公司这样打着招聘兼职的幌子,暗中打法律擦边球的事情并不少见,只是有许多并没有被曝光而已。纵观这些不法公司的套路,其实就是以所谓正规公司的名义高薪招聘演艺人员为名,并在签署的协议里也是特意注明所谓的正规性,然而,私底下却,将一些年轻漂亮的女孩子介绍到外地,一些不法酒吧从事一些半色情的工作。

尤其值得我们注意的是,社会上这些公司设立的这些陷阱,几乎无一例外都是针对那些家境不太好,可以说是贫困家庭里出生的漂亮女孩子,他们往往抓住这些年轻女孩子希望尽快挣钱贴补家用,而且涉世未深也不知道怎样用法律保护自己,用这样的方式将这些女孩子送入虎口,可以说其行为是非常可耻,卑劣的。

在这里,我们也呼吁有关部门加大对此类公司的打击力度,此外,我们也提醒年轻的女孩子们,在求职的时候,千万不要被所谓的高工资高提成所蒙蔽,一定要睁大双眼,如果遇到类似事情,一定要及时报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