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一波三折纹枰路 喜怒哀乐真辛苦———读世界围棋冠军唐韦星自传《无止之境》

蛮拼的。二十多万字的书,还包括二三十页的棋谱,居然一天就看完了。至少说明,这本由贵州人民出版社出版、唐韦星口述、曹雯执笔撰写的《无止之境》,于我而言,是那样的轻松和流畅。轻松,是因为围棋界那些人那些事,我相对熟悉;流畅,是作者曹雯的用心用力和用情,无论章节设置、文字叙述、插图棋谱,均恰到好处。

曹雯在前言里说,老一届棋迷,大都受中日围棋擂台赛的影响;新的棋迷,离不开日本动漫《棋魂》的推波助澜。这话,很有道理。全套《棋魂》漫画,曾经看过,对离奇的构思不禁拍案叫绝。再加上几十集光鲜亮丽的动画片,不撂倒一批迷妹迷弟,说不过去。事实上,我还想说的是,阿尔法狗和绝艺等人工智能的横空出世,又笼络了一批围棋新生代。

书中提及的两位前辈,蒲学礼和涂光祎,确实是唐韦星围棋道路上的贵人。一个慧眼识珠,一个鼎力相助,没有他们,历史的格局不知又会发生哪些变化?当然,唐韦星的个人努力和其父母的忘我奉献,才是最根本的。

作为棋迷,“天元围棋”的大部分直播讲解几乎都看。每每讲到唐韦星的棋时,都有一种怪怪的感觉。比如,唐韦星的围甲战绩不行、等级分靠后、“绿林”出身等等。这样的标签化言语,是否是公允的评价呢?让人感到欣喜的是,曹雯对于这些“与众不同”之处,在书中都作了详尽的描述,更加体会唐韦星父子北漂十多年的艰辛与不易。

如今,被棋迷称为“大心脏”的唐韦星,早已冲出“一冠王”群体,“三冠”在手,正向着自己的第四个世界冠军发起冲击。这样的成绩,在贵州,已很难有人超越。

涂光祎曾安排唐韦星与我的授六子棋局,三下五除二,我已是稀里哗啦。涂光祎一旁鬼笑:“六子?!七子,你都搞不定!”棋高一着如泰山压顶。“一着”可换算为半子,那七子,也就是十四“着”了,由此可见,一个世界冠军的投入,几乎是常人不可想象的。

唐韦星没有束缚的业余出身,对大胜负的“遇强更强”屡屡体现在重大比赛中。记得有一次决赛,我与蒲学礼预测。他说:“尽管对手综合能力更胜一筹,但唐韦星在关键时刻调动出来的潜能,完全可能把对手打倒”。就像两个高手在悬崖上对决,武艺高低已排在其后,不怕死才能扭转乾坤。书中唐韦星在“应氏杯”与朴廷桓五番对决的心路历程,可谓刻骨铭心。唐韦星一一道来,曹雯忠实记录,仿佛就是昨天的事。

“尧造围棋,丹朱善之。”围棋起源于中国,是一种古老的双人策略游戏,距今已有4000多年的历史。隋唐时经朝鲜传入日本,后流传到欧美各国,被认为是世界上最复杂的棋盘游戏。

每一次落子,对于未知的未来,都是概率的计算,黑白棋子与棋子间尽管没有等级差别和角色异同,但是对弈的棋手不同,对弈的时间、地点不同,十九路纵横上三百六十一个交叉点,千变万化,可谓“千古无同局”。这其中蕴含着深刻的中华哲学思想,在《无止之尽》中得到了很好的诠释,也展现了唐韦星对于棋道独特的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