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演舞台完美展现了她的外形优势,金晨也顺势成为了娱乐圈中飒气十足的“美女攻”(强势美女)的代表。

她也因此接下了更多此类型角色:在《了不起的女孩》中饰演性格霸道的职场精英,《北辙南辕》中饰演大美女戴小雨。

个人身价的暴涨也似乎都在印证着美貌即是实力的一部分,但人们长久的忽略了,金晨最大的实力其实是舞蹈。

入行后成为《舞动奇迹》第三季总冠军,她在《浪姐》首秀的个人独舞更让黄晓明看得双眼发直。

扎实的舞蹈功底让她有了区别于其他女演员的独特加持,在某种程度上,是舞蹈成就了金晨。

这可以说是练舞之人的一个共同点,同是练舞出身的女演员例如章子怡、佟丽娅、刘诗诗都拥有同款优雅长脖颈。

古人有云“鬓垂香颈云遮藕”,即便是在相对保守的古代,对于女性脖颈线条美的刻画也从未缺席。

优美的线条之下,一切不良的体态都必须消除,探颈、驼背均不可取,要一直与生理本能和地心引力作斗争。

金晨的父母都是专业舞者。以跳舞为职业的他们深知练舞要付出的艰辛,并不忍心让女儿也走这条布满荆棘的道路。

1996年,在山东济南的一家少年宫,小小的金晨尝试了表演班和绘画班,上了试听课后便蔫头耷脑。

而当舞蹈班的音乐一响,看到小朋友们踩着简单的旋律起舞时,金晨也不由得跟着动了起来。

她有天然的节奏感。从少年宫回来,金晨便要父亲为她买一双舞蹈鞋,“就要舞蹈班里小朋友穿的那样的”。

从拥有第一双舞鞋开始,金晨与舞蹈的关系愈发紧密。在学习舞蹈这件事上,6岁的金晨很快展露出了天赋。

她总是能很快掌握舞蹈动作。一学期下来,作为最晚进班的学员,金晨却是跳得最好的那一个。

每天金晨放学回家,父亲都会在大门口迎接她。接过书包,父亲便会用双手扶住金晨的脑袋,向上提,直到双脚悬空,形似拔萝卜。

虽说不希望女儿习舞,但既然金晨选择了这条路,舞蹈出身的父亲便不可能放松要求。做,便做到最好。

他将自己从业多年的经验尽数交给金晨,而要传承这份“舞功”,唯有日复一日地练习。

四年后,10岁的金晨成功考入上海舞蹈学院,小学生金晨在整日的练功习舞中也逐渐开始迈过从兴趣到专业的门槛。

在这所被誉为中国舞蹈家摇篮的知名学府,金晨如鱼得水,开启了自己的舞蹈巅峰生涯。

2008年,作为北舞的优秀学生代表,金晨被选为北京奥运会开幕式的舞蹈演员。

去完医院,金晨的心情无比复杂。检查报告显示,她的心脏再难承受职业舞者所需的训练量。

那么当“专业舞者”不再成为可能,做好一名演员,是金晨为自己找到的全新舞台。

随后几年,金晨在表演中学习表演。不同于舞蹈演员所有的表达仰仗肢体,金晨对于台词和镜头下的神态表现有了新的体悟。

“塑造不同角色时也是体验和享受表演的过程:我既像一个体验者,又像一个观察者,一边投入其中,一边吸取着表演经验。”

在这部剧的开篇,金晨穿着厚棉裤、梳着西瓜头,坐着吃窝头,浓浓的生活气息,“没有什么刻意表演的痕迹”。

相比演员驾驭剧本,用自身影响角色,她更注重体会“演”在自己身上潜移默化的作用。

她明显地感受到,于演戏而言,她不再是那个被上天眷顾的角色了。她要更迫切地汲取养分。

“舞蹈和演戏是共通的,很多都是情感的抒发,我在演戏的时候会调用一些以前学舞蹈的情感过来,很感谢以前学习舞蹈的那段经历。”

她在片场认真观察,“在两位老师身上,我学到了很多表演的技巧,他们会经常告诉我,角色的情绪应该如何自然表现,这是之前都没有过的。”

在电影《特警队》中,每位演员必须背三十斤的包,拿重十几斤的枪,即使男演员都觉得体力吃不消,但金晨硬是挺了下来。

多年练舞的经历,练就了金晨卓越的身体协调能力,拍摄动作戏时,总是稍加指导便能上手。

即便是专业的武行,拍摄动作戏都难免受伤。但似乎,金晨对于身体的伤痛并不敏感。

每次接受访问,金晨对于拍戏受伤的记忆总是格外模糊,“拍古装戏吊威亚有些磕碰都很正常啊,可能因为学舞蹈也很辛苦,从小习惯了这种状态。”

长相偏美艳的金晨,不笑时有十足的距离感。拍摄《隐秘而伟大》时,她与李易峰初次搭档。

李易峰感受到了这种反差,“合作前以为她很高冷,合作后发现她是一个非常好相处、很认真的演员。”

练舞之人,为了台上美的呈现,可以对自己狠,对外在困难“以克服为主”,对客观条件“不太在乎”,表现在人格上为一种较大的包容度和延展度。

这也给她带来了额外的好人缘。她希望自己能保持这种有力、向上的情绪状态,并把这种状态传递给自己的朋友。

在一档综艺中,袁弘曾说,只要自己不在家,妻子张歆艺的朋友就会过来住。这个朋友指的就是金晨。

2020年的夏天,金晨穿着高叉裹身裙光脚独舞的初舞台惊艳了无数人,随后她和其他“姐姐”共同呈现了一次次精美绝伦的公演舞台。

侧重综合表现力的舞台,需要的不是单纯炫技,金晨深知。她想着,怎样把一些人所共知的技巧玩出新意。

那段时间,光是因为舞蹈金晨就上了好几次热搜:片场穿着古装练舞、穿拖鞋跳女团舞、毫不费力的一字马和举腿······

真人秀的聚焦效应将金晨的这一独特优点骤然放大,她好似离开了舞蹈,却又比任何时候都更需要舞蹈的魅力加持。

当然,她很清楚,从2011年正式出道开始,自己的角色就不再是一名专业舞蹈演员。

但十年来,金晨显然不愿放松分毫。她想抓紧每一个,能够上台表演舞蹈的机会。

2011年的夏天,作为刚出道的新人,她参加了《舞动奇迹》第三季,并一举获得冠军。

梳着齐刘海和麻花辫的金晨,展露出了舞者的专业素养,所表演的《山楂树之恋》至今仍被视为《舞动奇迹》的经典作品。

2018年,在《超新星全运会》上,28岁的金晨从零开始学习艺术体操,并拿下艺术体操比赛项目的第三名。

能让观众发出如此感叹,不仅仅是因为舞蹈技术难度的炫丽,更多的是一种情绪的共振。

她在江苏卫视“一千零一夜”晚会中与中国优秀舞蹈家李响共舞《一生所爱》,戳中了太多人的泪点。

身着一袭红衣妖娆妩媚,金晨化身紫霞仙子起舞翩翩,让人重回紫霞仙子与至尊宝的经典爱情,抬眼拂袖之间尽展迷人风韵。

一曲《洛神舞》,她用以大量的提沉、含腆仰、云手、盘腕、按掌动作,用尽十分力气却不外露分毫,只让人感到仙气灵动。

而从近年来金晨的舞台来看,转行十年的她还能保持这样的控制力和表现水准,实不愧于她所获得的桃李杯奖项。(“桃李杯”,是国内规格最高的青少年舞蹈大赛。)

延伸、绷脚、压腿、练筋、下腰……金晨常常自我训练,对于她而言,甭管干什么,老本行是不能落下的。

如果说“美貌”是一种武器,美女加上一点狠劲和韧性,无疑会让这把武器更加锋利。

十年时间,从转行新人到一线小花,金晨背后所付出的只有自己最清楚。但她很少渲染这些。

她不是那种会把野心写在脸上的人,却也绝不是笨蛋美人。相反,她常常表现出一种恰到好处的“攻气”,被称为“美女攻”(强势美女)。

“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不要强迫自己去接受,女孩一定要做自己热爱的事,没有什么是必须的,不要被外界束缚,要学着接纳自己一切,赋予生活更多不同的选择和可能性。”

金晨曾说自己想24岁结婚,但现在24岁已经过去,她对婚姻便不再设置时间,怎么开心就怎么来。

无论是与邓伦的早期交往还是后续多次辟谣的绯闻,金晨作为恋情女主角都少有正面回应。

在一次访谈中,她坦诚“希望恋情是自己的事情”,恋爱不是一项任务,她不想被理解为炒作,但也不想因为怕被说成炒作就不再去爱。

她从不后悔漫长学舞的岁月里所吃的苦,正是那些扎实的苦功,造就了她如今台前的翩若惊龙。

扎实的舞蹈功底让她有了区别于其他女演员的独特加持,在极大的程度上,是舞蹈成就了金晨的这十年。

“何时在舞台上不再需要表演一字马和举腿,是演员金晨下一个十年所必须考虑的问题。”

十年后,她已经站在比以前任何时候都更高的人生阶段上,收获着空前的关注和极高的商业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