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半月谈》记者在石家庄、兰州等城市走访发现,伴随着“双减”政策的逐步落地,面向在校学生的体育教培市场火爆。但庞大的市场需求让不少资质不足的机构乘虚而入,师资不专业、设备不齐全,培训质量堪忧。随着未来市场竞争加剧和政府监管力度加大,体育教培或许有面临重蹈学科培训覆辙的风险,需要警惕。

体育教培市场的火热与“双减”政策深入推进实施相伴相生。一些过去从事学科培训的机构,在学科培训风声紧、监管严的高压态势下市场空间日益逼窄,面对风光不再、难以为继的窘境,只好寻求新的领地、开辟新市场。有些没有真正树立教育培训公益性意识的培训机构,简单移植过去教育培训的营销模式、经营套路,谋求利益最大化。他们明知不具备实力条件开展体育教培,又不甘于退出长期食利的教培市场,名为发展转型,实为心存侥幸,幻想在体育等暂时还有些模糊的灰色地带可以重操旧业。

也有人敏锐地看到“双减”让从学科类培训中解放出来的学生们有了更多的课余时间。“五育”并举的教育方针、全面发展的教育理念,让越来越多家长、学生意识到体育的重要性并愿意投入时间和金钱。加之今年奥运年、全运年,体育锻炼成为新时尚,体育教培市场确实需求巨大、潜力无限,资本不断涌入。但是由于现行体育教培行业准入标准、培训实施规范不清晰,具体运作难免鱼龙混杂。

面向青少年学生的体育教培市场不断升温,培训机构良莠不齐,隐含巨大风险,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尽快加强规范监管。

一是明确培训属性。面向在校生的体育培训是学科还是非学科,还缺乏明确的答案。如果是一些针对学校体育考试科目、以提升体育考试成绩为目的的延伸培训,而不是旨在培养青少年体育兴趣、帮助提升身体素质的培训,从某种意义上也应属于体育学科培训,是否应该纳入学科培训管理值得商榷。另外,该类培训机构是营利性还是非营利性,是属于应到民政部门登记的社会服务机构,还是应到市场监管部门登记的经营性公司企业,都亟须进一步研究。

二是严格规范机构审批机制,明确行业标准。场地设施设备、师资教练人员,特别是疫情常态化下通风、换气以及周边环境等配套条件,都要有科学合理的准入门槛。此外,还要限定准入主体。举办机构的个人、企业、社会组织,其经济实力、经营资历和范围以及法定代表人个人情形等也要明确。要明晰培训规范。培训的实施和开展,要确保符合青少年身心发展需要,遵循成长规律和教育规律,助力学生体育锻炼兴趣和习惯养成,服务全面发展。

三是完善培训监管制度。要明确职能部门,落实监管责任。体育、市场监管、教育、卫生健康、文旅等部门,在体育教培机构标准制定、审批设立登记程序设定、培训过程规范、培训质量保证、投诉举报受理、违规查处惩治等方面都要一一明确,确保职责清晰、责任落实。

四是加强引导分流。要加快落实“双减”要求,切实加大学校课后体育服务供给、提高服务的质量和吸引力,真正满足家长和学生体育锻炼的刚需。要充分发挥学校优势,通过建立体育兴趣小组、俱乐部等激发学生参与的组织形式,科学指导、合理安排,想方设法吸引更多的学生留在学校,积极参与课后体育锻炼。要加强体育活动场馆设施保障,鼓励公共体育场馆、少年宫等社会公共体育资源主动开放,满足学生课后锻炼需要。要广泛宣传科学的体育锻炼知识理念,研究开发推广多元化体育锻炼模式。在场馆设施难以满足的现有条件下,引导和鼓励家长与青少年在节假日等课外时间,到野外广阔的空间共同参与锻炼,引领青少年学生增强体育锻炼的意识,掌握锻炼的方法,养成锻炼的习惯,学会锻炼的技能。如此既能强身健体,又能加强亲子互动,何乐而不为。(作者:邵允振,系教育系统公务员)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