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每天晚上熬夜不睡觉,早上一遍遍叫,你还不起床,再看手机,你的眼就要瞎了!”郑州家长何雅雯这个暑假过得特别窝火,“暑假补习班通知停课后,终于可以名正言顺地不补课,打算利用难得的长假带孩子出去旅游,再送他去军事夏令营历练历练。谁知,计划赶不上变化,各种突发事,只好都取消了。”

未来网记者在梳理中发现,目前,随着“双减”政策的推进,全国多地已叫停了暑期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学科培训,北京市的(含线日停课。

按照《未成年人保护法》及“双减”政策要求,自2021年9月1日起,节假日期间,义务教育阶段的校外学科培训将被彻底叫停,到时候,家长们还会给孩子报补习班吗?

为此,未来网记者采访了十余位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家长,我们来听听他们的心声。

“假期里,我家孩子自己在家,从不主动写作业,我布置的任务她也不干,我都快被她气疯了!”来自山东的家长高萌向未来网记者吐槽,女儿平时上学挺省心的,今年报的暑期培训班停课后,她好像没事干了。“无事生非,整天窝在家里,看手机玩游戏成了第一选择!早上睡到十点多还不起床!”

“孩子正值青春期,(家长)说少了不管用,说重了容易激化矛盾,真是一点办法也没有!如果有校外培训班或学校组织统一的辅导,孩子们还能学点东西,免得疯玩两个月,开学后不好收心。”高萌的遭遇也是令很多家长头疼的问题。

“除了周末我们强制拖着他出去玩,逛逛展览馆,我儿子几乎PAD不离手,不论吃饭,还是去厕所,恨不得睡觉时也枕着PAD。晚上熬到12点多还精神百倍,被反复催促上床睡觉,他还是不肯睡,第二天睡到中午才起床。他自己在家时,早饭午饭一起吃,一天两顿饭。”

对多数家长而言,生气归生气,可是,孩子的学习依然不敢耽误,他们要对孩子的未来负责。

不过,根据《民促法》条例、《未成年人保护法》及“双减”政策要求,自2021年9月1日起,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生的学科类培训。

未来网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尽管家长不能利用周末、节假日“鸡娃”,“偷偷”赶超别人家的孩子了。但是,绝大多数家长却不甘心“躺平”,短期培训的需求很难被抑制,依然会给孩子报辅导班。

因此,各类新型的补习途径也日渐火爆。名师工作室、一对一家教、小班“游击战”等模式似有卷土重来之势。

当被记者问到如果在线课也停了,还会给孩子报班吗?还是转为素质类的兴趣班之类?

来自洛阳市的学生家长王琳毫不犹豫地说:“会继续报学科类,孩子快上高中了,不走艺术类的话,没必要报兴趣班。”

未来网记者从一位教育机构从业者那里了解到,受疫情影响,这个暑期外出旅游受限,学生的补课需求很旺,很多打着一线教师旗号的小机构和个人都在寻找可以一对一上课的老师。

北京市朝阳区的徐先生告诉未来网记者,刚放暑假时,他的孩子还在上在线大班课,如果培训机构停课,也会选择一对一私教。“孩子学习不好,不报班不行啊!如果小学就跟不上,初中岂不是更跟不上了?”

“转为一对一私教呗,有什么办法?”北京市海淀区的杨杰此前给女儿报的线上数学培训班,“双减”政策出来后,担心上课受影响,她第一时间把这个暑假的课换成了一对一。

当初,校外培训业务正火的时候,一对一模式就被证实规模不经济,优胜教育的爆雷就是很好的先例。可是,如今,很多家长又将选择多年前流行的一对一家教模式。

未来网记者了解到,今年暑假,杨杰为女儿报名了在线一对一的数学和英语课,每个科目一次课的折后价是600多元,每期十次课,暑期十天学习两科的费用将近13000元。

在上海家长齐欣看来,一对一私教加重家庭经济负担只是一方面,安全隐患是最大的问题。

此前,媒体曝光了多起家教老师猥亵或性侵学生的案例,触目惊心。有父母一年花16万高薪为孩子聘请家教,最后却变成引狼入室,以致于17岁的女儿在自己家里多次被家教老师猥亵性侵。

“那些涉案人员中不乏学校的名师,还有大型培训机构的老师,(一对一)补课期间猥亵学生的情况还防不胜防。如果是个人,没有单位的背书,学生岂不是更没有安全感!”齐欣非常反对一对一私教,“不管是老师上门,还是把孩子送到老师家里学习,都没办法放心。”

也有家长担心,多数私人家教是自由从业者,不隶属于某个公司管理,鱼龙混杂,良莠不齐。一旦出现教学质量问题,不仅投诉退费难,而且,耽误学生宝贵的时间,得不偿失。

北京市西城区的家长王灿的女儿马上升初二,在“双减”政策落地之前,也一直在报校外培训机构的学科类课程。

王灿认为,对于初中的孩子学习辅导,家长已经帮不上太多的忙。假如孩子的成绩不太理想,或者对自己的期望很高,而学校里没有适合的老师,也不提供更多的辅导,到校外培训机构学就成为学生的首选。作为家长,肯定要创造条件支持她,不能打击孩子的(学习)积极性。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家长向未来网记者表示,当下,之所以出现全民参与课外补习的怪象,因为教育“内卷”严重,家长都想竭尽所能把自己手中的金钱资源转化为孩子的优质教育资源,提升他们的竞争力。

北京市朝阳区的孙梦家有俩宝,也很重视孩子的校外培训。尽管她的大女儿刚上小学,已经是培训班的资深学员了,从幼儿园开始,就在报班学习思维游戏、外语等课程。

在孙梦看来,是否给孩子报班不完全取决于政策,更多的是中高考的试卷难度以及录取率。比如,今年中考,有些地区中考卷出现了超纲题,不少考生被难倒,只能望题兴叹。

“我是2003年参加高考的,那一年的数学卷儿极难,平常能考130多分的学生,才考了90多分。”孙梦说,作为通过高考走出来的过来人,为了应对升学考试中可能出现的难题、怪题,就会想方设法给孩子报班,提前扫清中高考路上的“拦路虎”。

孙梦解释道,其实,作为家长,我们发自内心地希望孩子不要从小学一年级开始就被困在辅导班,而是,可以有更多的时间和家人一起轻松游玩,培养一两个受益终身的兴趣爱好,锻炼好身体,健康成长。

“如果孩子们长大后,童年的回忆除了课外补习班,就想不起来美好的东西,这不是我们愿意看到的。”孙梦如是说。

王灿补充道,“期待政府提供让家长放心的后续保障和配套服务,解除家长和孩子的后顾之忧,把好政策落到实处。

其实,大多数家庭对学校开设的课后服务和暑期托管班有更高的期待和需求,王灿建议学校利用这些时间组织开展一些素质、体育、兴趣类的项目,既能吸引孩子参加,又能学点技能,家长省心又省钱,一举两得。(应受访者要求,文中家长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