仪征有位周师傅,今年47岁,重庆人,平时就做废品生意,赚点辛苦钱。前两天来了个大生意,周师傅赶快就让老婆到银行去取钱,哪晓得,他老婆到银行一看余额,急得昏过去了。

周师傅:昨天我们去收废品 老板说叫我们去取五万块钱 到银行里去 我老婆一去的时候 查银行里没有钱了 只有90块钱了 我老婆当时就气晕得了

周师傅老婆取钱的银行呢,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新城营业所,银行工作人员就叫周师傅家老婆不要急,我跟你把流水单子打出来,单子打出来一看,七万多的余额,一个月不到的时间,还有91块钱了。

周师傅:我们夫妻两个都不识字 都是儿子天天在家里面 爷爷奶奶死得早 又没有人带 从小到大都是一个人在家里面

周师傅讲,疫情期间,孩子在家上网课,所以才给孩子买的苹果的平板电脑,哪个晓得他在家还玩游戏呢。

周师傅的老婆:这么小的小孩 其实平时他在家里很听话的 单独一个手机 我们在外面打工 要晚上才回家 他自己有个手机 他要做作业 我们又不知道他是玩游戏 他那个支付宝绑定的是我的支付宝 所以说他身份证啊什么都知道 他打游戏 玩那个和平精英 王者荣耀 我们都不知道

9月30号,周师傅发现孩子打游戏花光了一张卡里头的七万块钱之后,也跟老婆到仪征胥浦派出所报了警,哪晓得昨个10月2号,又发现问题了。

周师傅:在家里面 去查银行卡 又查一个卡了 六万块钱又没有了 哎呀 我说现在货不收了 我收不起来了

周师傅的老婆:那天把我急死了 我今天空了 又去查这个卡 又没有钱了 把我都急死了

记者看到,银行流水的单子上,小到充值六块钱,大到充值六百多,从9月3号开始到9月28号,周师傅家儿子小周打游戏,把一张卡头七万花光了,另一张卡的六万也就剩了六千块,不到一个月就花了十二万多。

小周:我把密码填进去以后嘛 然后莫名的点什么都到账了 然后之后查才查出来 银行卡里面的钱

小周今年才12岁,马上上六年级,就因为在家不得人管他,就经不住游戏的诱惑了,再加上这些游戏的皮肤,做得既花里胡哨又吸引眼球,小周一激动,就买买买了。

周师傅的老婆:民警把他的手机 把小孩的手机 我的手机 报上去了 跟网络公司联络了 他就把他身份证 小孩的身份证 小孩的出生证明 大人的身份证 全部弄去了 还有那个卡 他说要等十个工作日

那么小周在游戏里头充值买皮肤、买装备,花了十几万,这个钱能不能要得回头呢,我们记者也咨询了律师。

石塔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晶:未成年人啊 处于一个心理不成熟的阶段 非常容易受到游戏的诱惑 那么未成年人花费了巨额的费用 去购买了游戏里的虚拟产品之后 到底我们该怎么处理呢 从法律的角度 主要需要考虑以下几种情况 第一 孩子的年龄 如果是八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 那么在法律上属于无民事行为能力人 他们的充值行为本身就是无效的 那这样的钱呢 是应该退还的 那八周岁以上 十八周岁以下的未成年人 属于限制民事行为能力人 那么法律上对于他们超出能力范围的这样一个消费交易的金额 家长有权主张撤销

王律师说的,小周冒用家长身份信息登陆游戏,然后进行充值,想要要回这个充值的钱,还得进行举证。

石塔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晶:这个游戏有没有采用实名注册 并声明禁止未成年人参与 那如果家里的孩子 是用家长的身份信息注册了游戏 那么家长维权的时候 就很难区分这个充值行为是否是未成年人的操作 这样的时候呢 通过这个游戏账号产生的费用 从法律的角度呢 就比较难以追回

王律师认为,小周作为12岁的孩子,十几万的充值数额很大,但是能不能全部退回,还要看他们的举证,要证明所有的充值行为,都是小周在家长不知情的情况下进行的。

石塔律师事务所律师 王晶:所以在这里律师也提醒家长 首先要管理好自己的手机和电子产品 尤其是绑定了银行卡的设备 一定要管好自己的账户和密码 如果孩子一定要使用手机 电子产品呢 最好是在家长监督的状态下使用 此外呢 相关的网络游戏和支付软件等等账户的密码 不能向孩子透露 最好避免自动登陆 免密支付这样的设置 建议采取指纹识别 人像识别等登陆方式 必须由家长亲自操作才能使用 防止孩子误操作或直接登陆玩游戏 导致经济损失

借小周的这个教训,我们也希望我们家长朋友能够引以为戒,至于周师傅家这个钱能不能退回,我们也会继续跟周师傅保持联系,看看十天后,腾讯公司有什么答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