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于山东围棋来说,十八年多的围甲征程,什么样的风雨没有见过?什么样的波浪没有历经?然而,当危机和压力再次来临时,无论队伍将士还是齐鲁棋迷,还是忐忑不安,紧张之际。

历经疫情考验的中国体育,渴望难得的线下比赛。在无奈只能赛会制的全国顶级联赛中,围甲赛场的战斗依旧争夺激烈,密集的比赛也考验着16支甲级劲旅的心理和毅力。

此次长兴进行的围甲第三站五轮比赛,也是常规赛的压轴之战。各队都在摩拳擦掌,为进入前八名争冠区拼尽全力。对于山东日照山海大象队来说,前三站的比赛虽有起伏,但还算发挥稳定,积分排名一直处在前八名的争冠区。

因为征战全运会的围棋比赛,鲁军大将江维杰直到赛前一天,还在合肥进行的冠亚军争夺战中拼杀。连续作战的体力消耗,似乎影响到他的身体和状态恢复。

本站第一轮,山海大象队碰上强敌苏泊尔杭州。极度劳累的江维杰与杭州队外援、韩国第一人申真谞相碰。尽管江维杰表现顽强,但结果还是中盘告负。

另外两位鲁军大将周睿羊、伊凌涛显然也不在状态,他们分别输给了杭州队的谢科、连笑。尽管范廷钰神勇,力擒强手李钦诚,但没未能挽救日照队的失利。鲁军首战1:3败北,一分未得。

本站第二轮,山东队遭遇硬骨头江苏队。在主将战范廷钰对芈昱廷的最强对决中,临危受命的范大将军依旧威武,在153手就力擒对手,赢下最关键的一局棋。

然而,江维杰仍不在状态,负于对方小将陈贤。另一位世界冠军周睿羊则败在赵晨宇手下。而小将伊凌涛面对一直的“苦手”黄云嵩,没能找到破敌之策,同样铩羽而归。

这样,山海大象在主将获胜的大好形势下,未能得分让人非常遗憾。不过本轮之后依然排名第八,鲁军仍处于争冠区关口,形势依旧不错。

接下来的一轮战斗,鲁军面对同样强大的重庆队,而且是排名接近的对冲战。鲁军面临的困难和压力,可想而知。

江维杰因为清华学业有重要任务,不得不缺席两轮比赛。山海大象派出了日本外援芝野虎丸顶替出场,志在一搏。

鲁渝大战开始了。显然,相对年轻的重庆队斗志更旺,而日照队可以用“兵败如山倒”来形容,0:4输的毫无脾气。三连败的一败涂地,也让全队沮丧至极,痛苦不已。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鲁军再次惨败使积分也跌出前八,进入保级区。这一严峻形势,让鲁军最后两轮不容有失。首先,必须得赢下比赛,还要看别人脸色。这就需要队员们放下包袱,重振旗鼓。

不在比赛现场的我,在和前线主帅曹大沟通时,感觉队员们主要压力太大。0:4败北的同时,反正也输了个干净,那就”光脚不怕穿鞋的“,干脆就别再想进不进前八的事了,以平常心来对待下一场对西藏阜康的比赛。

西藏队是山海大象队的友军,多年来鲁军大哥一直助力小弟发展,此次兄弟相煎,悬崖边的战斗大哥不能手软。在双方一番激烈的拉锯战中,日照队顶住压力,靠主将范廷钰和外援芝野虎丸的胜利,2:2艰难拿下小弟,赢得宝贵的2分。

然而,赢棋的鲁军将士却高兴不起来。因为排名第九的位次未变,最主要的竞争对手上海和重庆,一个在前一个在后,双面夹击,日照队依然看不到曙光。

最后一轮,鲁军不仅需要自己大获全胜,还要看沪渝两队的胜负。无疑,这又是一场生死战,非常考验队员的技战术水平和抗压能力。

曹大元赛前“准备保级大战吧”的一句话,让战前动员充满了悲壮色彩。又一次的背水一战,又一次的破釜沉舟,历经无数次磨难的鲁军将士,早已暗暗憋了一股劲,只有全力拼了。

江维杰的回归让队友们士气大振。先是出战快棋的伊凌涛传来好消息,这位山东队最小的队员已连续三场不胜,自己郁闷得很。此次碰到强援金志锡,小伊反而放开手脚,在一阵凌厉的攻势中,他抓住了对手一次失误,毫不手软,中盘获胜。

接着,一台的江维杰那边也传来好消息。面对邬光亚急于求胜的心态,小江反而沉静如水,很快便占据优势,至155手中盘胜出。

然而,山东队前后夹击的形势依然没有解扣,因为上海队的形势尚不明朗,重庆队的比赛也已连胜两局。这时,三队将士都在焦急地紧盯后边的不可预测战局。

在齐鲁棋院和山海大象围棋队的两个微信交流群里,焦急的声音绝不亚于现场观战的人。

“小江拿下了,重庆的孟泰龄、李轩豪也都获胜,山东队形势依旧危机……”一会儿,前方又传来的重庆小将何语涵取胜的消息。

这边厢,状态不佳的周睿羊已丢掉一局。而主将台的范廷钰也战局焦灼,大家更紧张起来。

有人发来央视正在直播的棋谱画面。大家分析着范廷钰的形势,同时也关注着杨鼎新的最新战局。还有人在报告上海队的战局,说他们已经岌岌可危。

好一个范大将军,重压之下展开了绝地反击,硬生生地吞下京师大将柁嘉熹的一条“大龙”。在这场精彩绝伦的世界冠军对决战中,以范廷钰取胜而收场,破釜沉舟的山海大象队,艰难地完成了必须3分的任务。

然而,整个鲁军阵营中却没人兴奋起来。因为重庆队还在激战,渝军的对手是垫底的洛阳队,又有3局胜利在握。剩下的最后一盘世界冠军杨鼎新实力,也明显在对手胡钰函之上……

“真是紧张死了。”鲁军前线的杨欢说,自己的小心脏又受不了了。在历经去年围甲多次生死波折后,她相信小哥哥们的实力,祈祷着山海大象队再次挺过难关。

同样,远在山东的我也一直处在煎熬中。我打电话给曹大,他都顾不上接,估计自己也紧张地要命。

这时,西藏队领队也是齐鲁棋院女队员的陈盈发来信息:“别紧张,山东队曙光出现。”一会儿她又预言,基本可以进入争冠序列了。

“基本是啥情况,到底能进还是不能进?”陈盈的消息并未让我安心,反而更加焦急。

“杨鼎新不行了,我们要赢!”“你确定?上海队怎样,还有翻盘机会吗……”在央视转播鲁衢大战的棋迷互动中,也引来对鲁沪渝谁进八强的讨论,大家纷纷评点,热闹非凡。

“赢了,我们进了!”片刻的宁静后,终于传来了好消息:山海大象晋级争冠区,沪渝两队落入降级区……

一块石头就此落地,鲁军将士喜极而泣。此时,山海大象队群里,也早已炸开了锅。

关键时刻,鲁军队员还是顶住了压力。又一次的死里逃生,又一次的惊涛骇浪,今天唯一的一条晋级通道,让山东队终于抓住机会,涉险过关。

不无激动的曹大元感叹:关键时刻,我们队员的心理状态还是过硬的。今天的每一胜局都价值千金,包括竞争对手的每一败局,都是深深的遗憾。”

的确,重庆队比赛结束后,队员们都在痛苦的反思每一盘棋。假如杨鼎新最后一局棋赢了,品尝苦果的就是山海大象了!

日照围棋协会主席邹丰亮说:“紧张刺激,幸运大象。我们的追兵和拦路虎都自灭了,所以好运伴随着山海大象。”排名晋级的鲁军仅比追兵重庆队高出一个胜局小分,真是差之毫厘。

有人说:“这才是体育竞争的魅力,不到最后一刻,悬念永远都在。”还有人说:“今天与其说劫后余生,更像是意外之喜。”

“今天的战局,让我想起了小时候看的电影——《第八个是钢像》。”比赛已经结束许久,曹大元还沉浸在难以抑制的喜悦中。

山海大象集团掌门相丰道:“电影的名字应该是《第八个是铜像》。”曹大元笑着回应:“钢比铜硬”。

立下头功的范廷钰,赛后却异常冷静,“山海大象既具备夺冠的实力,也有打不好走向保级的可能。”

的确,现在的围甲越来越难下,尤其年轻棋手的涌现,让名手们都危机四伏。这是新陈代谢的规律,也是运动魅力的体现。

险关过后尽开颜。一场惊涛拍岸的战斗结束,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山海大象队趟过险关,踏上争冠的新征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