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落地实施已有月余,其中对中小学生课外补习时间和课程进行严格规范。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发现,政策发布后,传统教育机构将线下面授课程转为线上直播课、安排在周末的时间调整为周中晚上,“知识容量、课程时长没变”;也有些小型补习班“披了个马甲”,继续偷偷摸摸开班授课;更有线上偷录倒卖网课的二手贩子生意做得愈发红火,“没有校外机构来这里就对了;2021全新版本同步直播录播课;免费更新、永久有效、长久口碑;超级会员网盘群5万多G资料……”

有学者认为,针对其中一些违规行为入“盗版网课”,监管机构应当迅速出手进行处理;而所有教育机构都应当严格遵守法律法规,减轻学生不合理的学业负担。

“双减”政策正式落地已有月余,作为每期不落给孩子报名新东方学英语的家长,青岛市民王女士对“双减”政策最大的感受是,“课正常上,但时间变了”,课程安排从周末调整到了周中晚上,不需要牺牲周末时间再去接送孩子上补习班了。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致电青岛新东方外语学校,了解到针对九年义务教育阶段的英语课程,分以学校课本为教材和以成人版新概念教材2种,周四或周五的晚上7点到9点,在新东方云课堂APP线上开班的直播课,“和以前的面授是一样的,而且视频录播可以不限制次数看回放,比面授更方便”。

双减政策规定课程时间跨度不能超过3个月,新东方的课程更精准规避了这一规定,将之前一个学期(16周)的课程拆分成2个阶段,第一阶段是9月份到11月底(12周),第二阶段是紧接着前一阶段一直到12月底(4周),“现在政策不允许超过3个月,但是内容上、时间上都是前后衔接的,价格一共是2720元,和以前是一样的”。

在北京,新东方2021年秋季周末将不再开设九年义务教育阶段(小学至初中)学科类课程,其官方微信公众号称将合规开设部分周内学科课程,周末素质类课程。“合规”等部分内容在公众号的推文中被标成了显著的红色。

而在张驰眼里,所谓“合规”实则就是在打擦边球。张驰是山东淄博的一位艺考辅导老师,因为不甘心自己儿子比同龄人输在起跑线上,除了硬笔书法、篮球、画画几个特长班之外,儿子从一年级就开始在学而思上学科类的补习班了。据她反映,儿子正在读的学而思课程内容也没有调整,只是时间由周末调整到周中、形式从线下转变为线上,“课程内容不变,时长不变,硬性要求执行到了但实际上还是没有符合减负的初衷。”

张驰还说,在淄博,有不少周末线下开班的中小学补习班,正以“××茶室”“××休息室”“××图书馆”的招牌为掩护,私设补习班,仍然有很多学生家长会给孩子报这一类补习班,“像这种要怎么杜绝?”张驰无奈道。

北青-北京头条记者在暗访中发现,当问及在售网课教师资质时,客服委婉表示:“不方便回答,(不过)都是全国知名的老师。”记者调查后发现,该店铺标价99.9元的全4册新概念英语教程,均为新东方外语学校出品的网课翻录,既包括名师录播课,也包括直播课等班型。

这一价格相比起新东方官方店铺出售的网课价格低廉很多,有购买过这一课程的家长向记者表示,自己也是因为便宜实惠才买,附赠的新概念英语教材电子版很好用,录播的画质也还算清晰,“就这价钱还要啥自行车?”

在各个搜索引擎上、销售小程序、网店里输入“网课资源”“视频网课”等类似的关键词语,会有大量的网页弹出,有的可以直接连接到销售网页,更多的是留下了微信号、QQ号,添加好友之后就可以购买这些课程。相比于正版资源,这些网课的价格很低,甚至有的直接标价“1元”。多数店里会给出“录播视频”的解释,有些网店则毫不避讳,直接在主页或者销售页上标榜“质量和官网一样”。

此前已有报道显示,盗录、倒卖网课已经形成了初步产业链。有专人负责翻录多家机构全部班型的网课,有销售逐层分级发展下线加入,并从中获得高额利润抽成。

2021年7月24日,为持续规范校外培训(包括线上培训和线下培训),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意见》要求切实提升学校育人水平,持续规范校外培训(包括线上培训和线下培训),有效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过重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是谓“双减”。

政策实施已有月余,然而还是有不少教育机构阳奉阴违,知识容量、课程时长不减,只是为了显得“合规”调整了上课时间和上课形式;更有一些中小补习班依旧我行我素,摇身一变以“休息室”“茶室”“图书馆”的旗号,继续在周末行“补习”之实;网课二手贩子从中发现商机,罔顾著作权法的约束,大肆盗录倒卖网课……为何“双减”的政策仍无法刹住“鸡娃”风气?

根源症结在于教育焦虑。王女士说,孩子班上有7成以上的同学课余时间都在各种补习班,提升成绩的作用就是非常明显,不去就是会落下,“没办法的事,一个学生补习提升的是分数,学生都去补习提升的是分数线”。王女士认为“双减”不仅是给学生减负,更是给家长减负。

张驰也表示:“我是完全赞同给学生减负的。”因为在艺考机构工作,她深知文化课分数并非学生唯一的出路,因此她更希望培养儿子在课堂之外的兴趣,让儿子成长为拥有高级兴趣、全面发展的人,然而现实是每个周末,她和儿子都要奔波辗转于3个不同的补习班,连路上的时间都要以分钟精准计算。张驰解释,给儿子报那么多补习班纯属无奈之举,“别的孩子都去学,自家孩子不去就会落下学习,我这也是‘被迫内卷’。”

而作为教育机构从业者,张驰认为政策实施初期之所以仍存一些乱象,根源在于一时间不能有效针对一些小而散的补习班予以精准打击,“像茶室补习班一般都是开在别墅、车库之类的地点,又小又隐蔽,很难查,更何况还有不少家长私底下会请大学生私教一对一、一对二辅导,就更难查了。”

有分析认为,盗版网课等违法违规行为,应被及时制止纠正,各个电商平台及论坛网站,应当对非法传播的盗版课程进行排查治理。

针对“换汤不换药”的补课行为,专家表示,在政策公布的初期,一些机构仍然铤而走险,或者试图通过改名等行为美化自己的违规操作,这都是不合法的;建议监督机构及时出手,为社会营造健康、公平、积极的教育环境。

在21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看来,在从严监管校外学科培训后,一些转向地下的培训将是未来治理培训乱象的重点,也面临诸多挑战。

熊丙奇说,这些在别墅、“茶室”、“休息室”里进行的家教行为,涉及两方面违规,一是违反在职教师不得进行有偿家教的规定;二是这类培训没有合法的资质,存在安全等隐患,也应该取缔。教育部门作为学校的上级管理部门和校外培训的监管部门,是有权查处的。

熊丙奇认为,对于转到地下或者家庭内的培训,从目前的监管手段看,监管部门最多只能管住三方面,一是在职教师进行有偿家教,这需要依据举报查处;二是培训人员在小区里租房,开展无资质的培训,这也需要依据举报查处;三是清理发布家教信息的网络信息和APP,不准进行有组织的家教,如机构向有需求的家长派教师上门家教。

他认为,也可以在从严监管校外学科培训机构的同时,有效疏导家长的培训需求。一方面,需要学校和社区履行更多教育职责,给学生提供高质量的课后服务、周末服务与假期托管服务;另一方面,必须推进教育评价、人才评价改革,打破单一的分数评价体系,构建多元评价体系,并破除唯学历论、唯名校论,给学生创造多元成才选择。不然,在竞技化、功利化的教育现实中,教育“内卷化”趋势就难以遏制,学生的学业负担将难以真正减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