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舞蹈生》与其他舞蹈类节目最大的不同,就是近乎极致地真实复刻了当下的舞蹈行业生态,以更为贴近现实的姿态去审视舞者、舞蹈以及表演。爱奇艺此次用《舞蹈生》开辟了新的细分赛道,为舞蹈类节目的拓展做出了更有价值和意义的积极探索。

纵览近两年的国内舞蹈综艺市场,在舞综数量不断增长、节目主体日趋细分的当下,舞蹈类节目经历了从竞技比拼到剧情演绎,从明星PK到星素合作,从广义选拔到垂直类型的更新换代。

回到市场,虽然舞者的惊艳亮相总是让市场感慨未来可期,只是在可持续的发展生态里,需要的不仅仅是已经在行业中处于顶尖位置的首席与主角,更重要的无疑是持续性的新鲜血液。从目前的市场来看,显然还缺少这样一条通道。也正是在这样的大背景下,由爱奇艺YOH团队自制的舞蹈竞技成长真人秀节目《舞蹈生》的出现,或许真的能够带来一些可资参考的模板。

行至第六期,《舞蹈生》不仅以一段《M&M》的舞蹈将中西文化、现代舞蹈与中国多个少数民族舞种融合,这些精彩片段也不断在社交平台发酵形成舞蹈生的高光时刻,进而在舞蹈生们的升级挑战中带给观众更纯粹、更高品格的一场视觉盛宴,再次将大众对舞蹈的热情拉升至更高的一个层面。

随着节目的发酵与扩散传播,其辐射范围也在不断扩大。除栾天奕、张乐瑶、张新童、田轩宁等高人气的新人舞者在作品或A角舞蹈的比拼中完成成长、蜕变外,一些游离于大众视野之外但舞龄超过十年、在擅长舞种中拥有极高专业度的舞者,也正在被大众看见和熟悉。

在第六期的比拼中,AB角之间、主配角舞蹈生之间的逆转不断上演。本周共播放了三组舞蹈的竞演,其中《沁莲》与《M&M》两支舞蹈的AB角都发生了逆转,在良性的竞争下,B角张新童与B角张领领均凭借出色的表现力,在上台前一刻就完成自身角色的逆转,赢得了舞台的追光。而配角也并不意味着不被看见,更不会永远默默无闻。在《沁莲》观众评分揭晓的一刻,配角康可人组内排名登顶,向观众证明只要能全身心投入演出,即便不在C位仍可大放异彩。

探寻逆袭发生的内在原因,多元的挑战载体使舞蹈生身上的可塑性和多样性,由潜在因素转化为个人特质,这也是舞者出圈的关键所在。不论是《火柴人奇幻夜》全员挑战国标,还是《沁莲》对敦煌舞的征服,挑战的进阶使这群新生舞者在同龄舞者中拥有了更多展示的机遇,强化了个人特质,从而增添了脱颖而出的可能。

当然,舞蹈生们打碎而后重塑自我的状况,在每期节目中都不间断地发生着。张乐瑶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音乐剧专业,一公舞台的swag蛇系舞台《蛇》,眼神动作爆发力十足,尽显音乐剧专业功底,二公舞台挑战全新舞种国标,热情俏皮、燃爆全场,两场舞蹈的反差感、表演难度系数很高,但蝉联两场A角的实力与最终呈现出的高完成度,让观众看到了舞蹈生的实力与更多可能性。

整体看下来,《舞蹈生》的学员与不同类型舞种的碰撞,确实产生了足够多元的化学反应,并深度挖掘出舞者更多的可能性。这对于新人舞者找准定位、成熟舞者展现多维形象以及为舞蹈行业发现新宝藏,都会产生良性的影响。

对大多数观众来说,他们或许无法从专业的角度分清舞蹈好在哪里,但让观众尽可能感受全舞种的魅力,展现舞种间碰撞的生命力与表现力,才是更具有吸引力的部分。

《舞蹈生》没有拘泥于舞种与类别,舞台上不仅包括了民族舞、现代舞、宅舞等全舞蹈类型,且时时处处展示着融合与碰撞的魅力。节目舞者的遴选也坚持多元化的原则,秉承呈现多元舞蹈魅力的朴素初衷,这也让节目呈现出了更丰富的内容和更多的审视角度,给普通观众打开了一扇能够感受舞蹈艺术性与趣味性的大门。

仅仅两次公演,《舞蹈生》的舞台就上演了流行与多民族舞种碰撞、歌手与舞者、舞者与舞者、舞蹈与影视作品间的化学反应,从最基本的舞台呈现出发,助力新人舞者完成从专业技术、舞台素质到心理素质等多维度的淬炼,于是有了朋克芭蕾舞、旗袍版芒种、蝎子腿版敦煌舞等多个名场面,这些精彩片段也不断丰富着大众对于舞蹈、对于舞者的理解。

而导师佟丽娅、金晨和孟美岐,则是分别代表了不同年代舞蹈风格的舞者。她们以过来人的身份,为舞蹈生们提出成长的建议;唐诗逸、谢欣和王润组成的大师团,对舞蹈生的表现带来专业化的评判;以方俊为代表的顶级配置专业团队,则为实现舞蹈和大众间的交流互通保驾护航,让舞蹈生们在学习中与行业的中坚力量对话,汲取养分。加之节目采取更为透明、直观的方式,不仅让这个被包裹在闪光灯下的职业被更多人看见,也让追梦者的脚步有了方向。

随着舞蹈的逐渐流行,舞蹈行业需要大量的优秀专业人才、新生力量加入,让更多观众看到好的舞蹈生和行业运行逻辑,甚至为行业输送更多具备专业素养的新鲜血液,无疑也是一档舞蹈类综艺的终极使命。

《舞蹈生》与其他舞蹈类节目最大的不同,就是近乎极致地真实复刻了当下的舞蹈行业生态,以更为贴近现实的姿态去审视舞者、舞蹈以及表演。节目将舞蹈行业特殊的AB角替换机制全程贯穿,A角是主角但随时面临被B角替换的威胁;B角虽然有希望逆袭,但若是竞争失败,就连上台的机会都将失去,机会与风险并存,是勇敢出击还是安于现状,对舞蹈生来说充满了考验。此外,节目还引入真实剧院,直观展现舞者在剧院中的表现,能否得到认可均由观众给出客观的评判。

不管是节目引入舞团特有的AB角的设置,还是引入真实剧院,其目的都是帮助大众建立对舞蹈行业的认知,让舞蹈真正走进大众视野。当观众看到这么多舞者也会面临迷茫、困惑,也会为了挚爱的角色付出全部努力时,观众对舞者才有了真正的认知;另一方面,节目也示范了一套完整专业的创作流程,真正有生命力的舞蹈是什么样,怎样的自我要求才对得起艺术标准、职业道德和观众期待,也进一步提升大众的审美标准和艺术偏好,这才是节目完成度的权衡标准,以及行业意义的深度体现。

在舞蹈类节目的赛道上,爱奇艺此次用《舞蹈生》开辟了新的细分赛道,为这一品类节目的拓展做出了更有价值和意义的积极探索。事实上,作为内容和文化的创造者,爱奇艺始终都在通过持续创造爆款内容的有效方式,实现对青年文化的引领。

随着《中国新说唱》《我是唱作人》《乐队的夏天》等热门IP的播出,爱奇艺真正将年轻人喜欢的内容以节目的方式呈现出来,从而实现对年轻用户圈层的大范围辐射。而《舞蹈生》的播出,显然也是爱奇艺继潮流、说唱、乐队等赛道后对舞蹈生群体的一次深度聚焦,随着比拼进入白热化,越来越多的舞者透过节目被观众所认识,不仅收到了“好想走进剧院看一场舞蹈表演”“想让自己女儿学舞蹈”等反馈,似乎也让我们看到了舞蹈再度引爆大众文化潮流的更多可能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