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发布截至2021年6月30日第二季度未经审计财务报告。财报显示,该季度营收为22.3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35.3%;净亏损为9.188亿元,去年同期为1863万元;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净亏损为7.639亿元,去年同期为净利润7271万元。

今日美股盘前,高途股价2.4美元,跌2.44%。今年1月,高途股价创下149美元的新高,市值近378亿美元,其后一路震荡下滑,直至在监管政策出台后跌至谷底。

高途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陈向东表示:“公司近期对集团进行了快速的业务架构调整,重点发展成人教育和素质教育,进一步探索智能数字产品和职业教育。如果说2014年是高途的第一次创业,2016年是高途的第二次创业,那么2021年可以说是高途的第三次创业。”

2021年3月以来,教育行业持续调整。7月24日,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双减”政策),对课后补习机构的业务类型、经营时间等做出系统规范。《双减》政策出台后,教育行业裁员、倒闭、业务调整,持续动荡。

2021年7月底,陈向东发布公开信称做出了裁员决定,他称,2021年面临巨大的外部变化,如果不做大的变化,公司处境就会异常艰难,现金消耗就会吞噬整个公司,公司就会再次走向“死掉”。公司必须聚焦,必须精简,必须扁平化,必须激活组织,必须去除冗余,必须打破平衡,必须减少浪费,必须改革绩效制度,必须提升运营效率,必须提升经营水平。

此次财报中,高途首席财务官沈楠表示:“第二季度公司进行了业务架构的升级与优化,高途将进一步发力成人与职业教育、素养教育以及智能数字化教育等领域。在成人教育的探索中,公务员考试业务的ROI持续维持在相对的高水平,财经业务的付费人次同比增长近4倍,成人业务在快速的迭代与优化。未来将重点关注国家产业政策支持的领域,成为学生的终身学习伙伴。”

核心财务数据方面,财报显示,该季度高途营收为22.323亿元,同比增长35.3%,主要驱动因素为2020年第四季度至2021年第二季度K12正价课付费人次的增长,其中新获客及续班的学生人次均有增长。主营业务成本为7.24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3.607亿元增长100.8%,主要由于主讲老师和辅导老师人数增长和薪酬水平的提高,用以吸引和保留高质量教学人才,以及教材成本和租金费用的增加。毛利率从去年同期的78.1%下降至67.6%,下降主要是由于主讲和辅导老师人数增长以及公司为其提供更具市场竞争力的薪酬水平而导致的薪酬总额增加,用以吸引优秀的教学人才来不断提升教学质量以及为学生提供更佳的学习体验。

该季度公司营业亏损为8.547亿元,去年同期为营业亏损1.608亿元。营业亏损的增加主要是由于在市场营销活动方面的大力投入,以扩大流量增长及加强品牌认知,以及员工的人数增长及薪酬水平的提高。非美国通用会计准则营业亏损为6.998亿元,去年同期为营业亏损1.067亿元。

无形资产和商誉减值损失为5313万元,去年同期为0。财报显示,考虑到近期针对课外辅导业务的监管政策,管理层当时预计的收购目标很可能不会实现。减值损失主要是源于在2020年12月完成收购的天津朴新网校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所产生的无形资产和商誉公允价值的下降。

截至2021年6月30日,公司持有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受限资金、短期投资及长期投资总计54.869亿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的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短期投资及长期投资总计为82.172亿元人民币。主要由预收学费组成的递延收入为19.764亿元人民币,截至2020年12月31日递延收入为27.337亿元。

针对国内教育行业政策变动,高途在财报中表示,尽管目前中国监管政策影响的程度仍不确定,但高途的业务、财务状况和公司结构预计将会在未来期间受到主要针对中国教育培训行业不断变化的监管环境的重大影响。由于近期监管和经营环境的不确定性,高途决定不发布针对近期的业务指引,以让管理层更灵活地专注于本公司的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