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着“双减”政策的强势落地,教育行业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许多培训机构关门歇业,昔日的教育巨头纷纷转型……家长们的态度虽说喜忧参半,但在减负背景下,这个暑假,疯狂鸡娃的家长们,算是喘了口气。

如果校外培训机构在假期不能开课,41.22%的家长选择购买线%的家长选择与同学拼班请名师辅导;另有28.4%的家长希望周末能开“小灶”。

中考,是孩子们即将面临的第一次分流,也意味着有40%的孩子没办法上普通高中,只能选择职业教育的道路。

有一位家长说了一句话,让小帮妹印象深刻。“各项政策一直强调减负,孩子在学校学的知识特别简单,可中考的难度并不低啊,而且还要分流。我知道补习、学习很辛苦,但是我只希望孩子以后可以不那么辛苦”。

确实,目前国内的职业教育现状可能还不是那么成熟,就业形势也较为严峻,职场工作中,好的工作机会更可能与好的文凭挂钩。所以即便家长们明知道“鸡娃之路”必定艰辛,也还是奋不顾身。

这不,网友说还在担心会不会有家长准备去培训机构上课,然后再回去鸡娃的时候。官方直接出台政策堵了这条路。

双减的大动作不断,但消灭内卷、落实减负,依旧是个庞大的命题,如果我们不从基础的教育、教育评价机制等入手,拓宽孩子的成长路径,家长的焦虑就依旧存在,问题也难以被根除。

“双减”后,社会各界迅速抢占素质教育赛道。新东方、好未来、瑞思等学科教育的巨头,加速布局素质教育。

据央视财经官方的数据,“双减”政策发布以来,艺术、体育类培训相关企业新增了3.3万余家,相比于去年同期增长了99%。目前,我国有37万家艺术类培训相关的企业,66万家体育运动类培训相关企业。

近年来,国民对体育的重视程度逐渐攀升,加上体育在教育体系中的占比越来越高,体育类的课程成为了新的热门选择。据天眼查的数据显示,近一年来新成立的体育培训机构就近10万家。

在教育部随后召开的新闻发布会上,教育部体育卫生与艺术教育司司长王登峰对《意见》进行了介绍和解读。王登峰表示,学校的体育中考要不断总结经验,逐年增加分值,要达到跟语数外同分值的水平。“目前全国有一家,云南省已经做到了从今年开始体育中考跟语文数学外语一样都是100分。而在此基础上,我们通过不断总结经验,立即启动体育在高考中计分的研究。”

在体育培训机构中教孩子跆拳道的一位老师表示,“起初许多家长是想着让孩子提高身体素质才来报的名,但是后来可能有些孩子展现出了自己在这方面的运动天赋,家长就会开始产生专业的期待,带着孩子们去比赛”。

政策风向的改变,并没有让家长们闲下来。家住上海的A女士,没办法接受孩子上职高,为了上名校,从幼儿园开始让孩子试了20几种兴趣班,她表示,即便是没有考上名校,也可以有几个比较体面的特长。

纪录片《中产娃的夏天》也向大众展示了北京中产家庭孩子接受“素质教育”的暑期生活。纪录片的三个孩子,暑假里确实没有去上学科补习班,但每天的日常表里已经被素质教育课程填满。

8岁的Oliver,上个寒假期间,完成了10个兴趣班的学习,这个暑假,妈妈安排了3个兴趣班。

学科教育的赛道,是没有那么卷了,但如果大家只是换了个赛道卷的话,那我们还是回到了最初的起点。

家长B女士认为学科教育依旧是刚需,难以撇除,所以把学科培训挪到周中进行,周末安排素质教育课程。还提到素质教育课程其实比学科还要贵,“一星期一次的声乐、黑管300元一课时,羽毛球一对一的线千多。”,她还表示,“素质教育卷起来的话,同样恐怖”。

“没有补习班也不能闲着,得给孩子找个兴趣班上。”这是“双减”的推进后的鸡娃真是状况,家长们焦虑周末学什么,是不是要让孩子多项技能,不然很有可能被人超越。

当孩子真的跟别人家的孩子一样了,我们又开始担心,这样孩子依旧赢不过他们,应该要学更多一些,或者多几个技能。

培养孩子的技能,更多地要遵循他们的兴趣点,而不是随大流,大众是怎么做的,我就怎么做。每个孩子都是特别的,不是流水线上批量生产的产品,他们有自己的个性,有自己的想法,找到他们喜欢的一两件事情,并加以引导,会对他们终生受益。

素质教育,是教育过程中极为重要的一环,能够发现孩子的兴趣点,让他们成为更好的人。但如果我们用功利化的思想去看待这件事情,用“考试”、“升学”等跟素质教育做捆绑,那就与素质教育最初的理念相悖。教育的功能是唤醒,不是定型定性,我们应该更多尊重孩子的想法,重在引导。

“双减”并不能从根本上消除教育焦虑,但却给家长们出了选择的难题:到底是继续隐性“鸡娃”,还是回归家庭陪伴式教育,尊重孩子的天性,发现和挖掘孩子的禀赋,让孩子在不同的赛道个性化成才?

如果选择前者,孩子可能在升学竞争中胜出,风险是压抑孩子的天性,好成绩也未必能保证整个人生的成功;如果选择后者,每个孩子可能有不一样的精彩人生,风险是成绩未必好。但从根本上来说,孩子的成才要比成绩更重要。

当然,家长们要理性和坦然面对这种选择,社会还需要做很多,比如真正破除看学历的用人制度,真正改善职业教育的社会上升通道,真正让学校优质教育资源相对公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