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番慌忙报知哈元帅,哈铁龙吩咐快把铁华车推出去。众番兵得令,一片声响,把铁华车推来。高宠见了说道:这是什么东西?就把枪一挑,将一辆铁华车挑过头去。后边接连着推来,高宠一连挑了十一辆。到得第十二辆,高宠又是一枪,谁知坐下那匹马力尽筋疲,口吐鲜血,蹲将下来,把高宠掀翻在地,早被铁华车碾得稀扁了。

开局弃马,乃三大魔教布局之首,也是古代象棋过分重先手、而轻物质思想中衍生的产物。

红方意图以进车的一先和本身先行之利,合计的两先棋来将布局引入自己熟悉的套路。它的弱点是丢失一马造成重大子力损失,使自己陷入资不抵债的困境当中。

红车行动路线怪异,他的目的是把炮抓出来,让自己的车九进一再成为一步先招,进一步的获利。从而利于将来双车双炮的进攻。

既然红方抓炮是为车九进一成为一步先手做准备,黑方将计就计,弃炮打相,使红方车长途奔波却一无所获。

至此红方有效步数只走了炮二平五一招,而黑方有效步数走了两招,白得一相,同时控制着明车通道。虽然布局阶段以炮易马有轻微的损失,但这种损失之微远不及一先棋的级别。

至此形成黑方可选择得炮或得空头的敢死炮典型局面。它的意图是卡开局仅两个回合就将双方置身陌生的乱战局面。当红方拥有强大的内功时,无论是得子还是得空头都有信心浑水摸鱼取胜。

针对对手只想角斗内力,角斗中残,而对布局缺乏研究无奈只能选择玩玩敢死炮的特点,笔者认为应该反其道而行之,就应在对手不擅长的布局阶段上占尽便宜,带着巨大的优势过渡到中残。

值得一提的是,只有在对手应以中炮的时候,才能使用敢死炮,其他情况下红方只能当丢了一先正常出子了。

以下伏有车八进八后,打死黑边车,抢出右车等多重攻击手段,黑只能借死守邀兑来化解。若未有事先研究很难抵挡。

置之不理,将局面保持在正谱的轨道内,让敢死炮使用者渴望乱战的愿望落空,是当仁不让的回应。

这个局面很类似于中炮三兵对左炮封车的正谱,我们把盘面翻过来就可以看到了。

只不过现在变成黑方先行,红方后走。不仅如此敢死炮方原本车位有根,现飘了起来成了一步坏棋;原本的炮也不在该在的位置上,漂浮到了巡河线,也是一步坏棋。来来回回亏出了三先之多。

布局至此红方发现自己已经无招可下了。车二进四给人顺势邀兑扩先,车二进六同样是在帮黑方走棋。

可以说,纵然敢死炮方拥有多么深厚的后半盘功力,接手这么一盘开局烂摊子,也是有苦难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