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双减”政策提出,要强化学校教育主阵地作用,深化校外培训机构治理,校外培训机构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记者通过连日来的走访发现,“双减”政策已然对学生、家长、老师、校外教培机构等各方带来了不小的影响,悄然开启了后“双减”模式。

自从新学期学生开学后,很多市民发现,柳州市内各运动场馆在周末的场次特别难定,例如热门的李宁体育馆,市民如果想在该馆订场打球,即使提前一个星期预定,周末的场次也未必订得到。

体育馆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订场打球运动的市民原本就很多。这个学期随着“双减”政策的发布,教育培训机构不得在周末和节假日开展学科类培训,很多原本在周末上辅导班的孩子都闲了下来。于是很多家长便带娃运动,上体育馆锻炼便成了很多家庭的选择,因此全市各运动场馆都或多或少地在周末出现场地供不应求的情况。

细心的市民还发现,周末各大公园里的孩子也多了起来,柳州科技馆的门票预约继续一票难求,在环江滨水大道的自行车道上,周末骑行的队伍里,多了不少学生的身影。

在八一路的“骑行一条街”,几家自行车行的老板都表示,近期自行车的销量明显见涨,消费群体以学生为主,一部分是大中专院校学生,原因是学校本学期起明令禁止电动车进校园;另一部分则是中小学生,买车主要是为了运动。也有一家三口同时来买车的,就为了周末能一起去骑行。

与此同时,非学科类的教培也渐渐升温。在高新三路经营语墨教室的何女士说,她的教室专事书法和绘画,过去这一年,经营不愠不火,但今年暑假后半程开始,随着“双减”政策的发布,前来咨询的家长明显多了,报名学习书画的孩子也渐渐多了起来。何认为,“双减”给了美育培训这行更多的机会,以后市场需求和竞争也许会相应变大。目前,她也在努力把工作室打造得更专业化、系统化,并研究扩大招生的方案。同样经营书画培训的张女士则告诉记者,此前应家长的要求,她在开设书画班的同时,也请了学科类老师来开设学科辅导班,以便学书画的孩子下了书画课后,不必再“转场”去辅导班。“双减”政策发布后,经过与家长协商,她要么给家长退了费,要么把相应资费转到书画课程中。

“双减”政策出台后的新学期已经过去半个月,孩子在柳州市景行小学上二年级的唐女士发现,孩子这学期回家的作业确实没了。“以前也不多,但现在真的没了。”唐女士说,孩子的作业都在学校里完成了,这半个月里,放学回家的作业只有过用尺子测量家里的家具、家电。

女儿在柳南实验小学上二年级的王女士也说,孩子确实没有课后作业了,这反倒让她很不适应:“我小时候都有作业,为什么到她就没有?”为此,王每天晚上还是会给女儿“加餐”,做几道数学题,安排半小时左右的阅读、练字等“作业”。

儿子在上小学六年级的李女士则发现,儿子每天的课后作业似乎没有变化,因为儿子每天晚上完成作业的时间基本没变。眼看就要上初中,儿子成绩却不尽如人意,李此前也给孩子陆陆续续报过一些辅导班,但效果均不明显。看到“双减”政策发布,李自嘲道:“也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不高兴。毕竟升学压力还在,而升学的条件仍然是成绩。”

孩子今年上初三的韦先生表示,他从情感上支持“双减”政策的实施,但眼看孩子明年就要中考,他对此感到非常迷茫,“双减”政策禁止了校外培训机构的学科培训,但很多家长已经在开始四处给孩子找“一对一上门家教”。“明年就中考了,我们哪敢给他减负?”韦说。

黄先生近来也在为要不要给孩子找“一对一上门家教”而发愁。他认为,“双减”的目的是为了实现公平教育,校外补习班被严肃整治之下,如果“一对一上门家教”暗流涌动,其本质还是校外补习班的“死灰复燃”。黄说,“一对一”实际上很容易让孩子对学习产生惰性,惰于整理,惰于思考,因为回家会有“一对一”辅导,久而久之百害而无一利。“但我们仍然输不起。”黄先生说,在当前升学压力之下,他也不确定要不要给孩子请“一对一上门家教”,这正是他这些天发愁的原因。

柳州市高新四路的龙城世家11号楼,景行小学、十二中均与之一路之隔,因此该楼成了远近闻名“课外培训楼”,楼里既有琴棋书画等兴趣班培训,也不乏语数英等学科辅导培训,还有午托、晚托等校外服务。

9月15日,记者来到该楼看到,从事书法、绘画等兴趣班培训的机构依然在正常营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兴趣班的招生没有很明显的变化,但咨询的家长较以往多了些。

4楼的拔萃教育是一家学科培训机构,电梯口的招牌依然标注着“中小学全科”“个性化辅导”等字样,但敞开的大门里一片昏暗,没有营业迹象。

7楼的东方益学教育同样是一家学科培训机构,大门上着锁,门上贴着一份落款日期为8月20日“柳州市城中区校外培训机构自律公约”,和一份落款日期为8月27日的“搬迁通知”。公约和通知中,均明确提到了认真贯彻落实“双减”政策。

在5楼,夫子教育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双减”政策下达后,该楼的学科类培训机构大都陆续退租了,其所在机构的业务包括托管和学科培训,目前学科培训的楼面也将退租。

9楼的多乐咪培训学校里,工作人员也表示,该机构的托管业务还会继续经营,但学科培训的场地也将退租。

9月14日下午,记者来到桂中大道的民大教育。该培训机构的数十名老师正在集体培训。工作人员告诉记者,随着“双减”政策的发布,培训机构及机构内的老师都面临着转型问题,当天的老师培训,实则“转型研讨会”。

该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其所在培训机构历来以正规的学科类培训辅导赢得市场,“双减”政策出台后,禁止培训机构在周末及节假日进行学科培训辅导。“校外培训机构的空间已经很小”,工作人员坦言,目前培训机构只能开展周一到周五的晚间培训,上课内容有明确限制,且下课时间都不敢超过晚上8时30分。对此,有些老师已选择辞职;选择留下的,则开始探讨新的辅导方式。

夫子教育的工作人员则表示,作为提供午托、晚托服务的机构,其学科培训辅导还有一定空间,但也仅限于小学生,因为大多初中以上的学生在周一到周五要上晚自习,不可能再参加校外学科培训辅导。

刚从一家培训机构辞职的张女士告诉记者,“双减”政策发布后,其原本所在的培训机构便停了她的所有排课,她和好几位同样境遇的同事不得不辞职。

对于未来的转型,张女士持保守乐观态度:一方面,她认为只要家长对子女成长的焦虑还在,她作为校外学科辅导老师的价值就在,惟一要做的只是教学方式上的转变;另一方面,随着“双减”政策的进一步落地推进,校外学科辅导老师的生存空间会继续被压缩,最终不得不转行。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