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 月 13 日,东方优播 CEO 朱宇在朋友圈中称, 双减 政策下,东方优播已经决定全面关闭 K12 业务。

东方优播是新东方在线 小班直播课机构,全面关闭 K12 业务意味着东方优播将终止运营。

东方优播是国内最特殊的一家 K12 在线教育公司,其只在三四线城市和县城线下招生,采取本地化编班和教材,由位于北京或武汉师资基地的老师在线直播授课。目前国内只有东方优播采取这种模式。

截至今年 5 月 30 日,东方优播已进入全国 273 个城市,付费学员人数连续几年呈倍数增长。新东方的在线教育产品远远落后于其他头部教育公司,因此,发展迅猛、模式独特的东方优播被称为 新东方最成功的在线教育业务 。

东方优播此前已在部分城市实现盈利,其模式也已进入成熟期,但 双减 让其戛然而止。东方优播 CEO 朱宇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关停原因在于 满足不了无境外资本的要求 。

双减 政策规定,外资不得通过兼并收购、受托经营、加盟连锁、利用可变利益实体等方式控股或参股学科类培训机构。

朱宇在朋友圈中称, 双减政策下,优播已经决定全面关闭 K12 业务,并已经全面启动学员退费和员工裁退补偿工作。公司目前资金充足,能在 10 月之前完成退费和裁员工作。

9 月 10 日教师节,俞敏洪在朋友圈感慨:自成立新东方后,每年教师节会为全体老师写信,以表感谢。而今年不敢再给老师们写信,原因是很多老师都失业了,未来还会有更多老师从新东方离开。

启信宝信息显示,东方优播是北京新东方迅程网络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下称 新东方迅程 )的全资子公司,新东方迅程是新东方在线的运营主体。但新东方在线 年采取 VIE 架构在香港上市,新东方迅程被上市主体新东方在线科技控股有限公司协议控制,后者注册于开曼群岛。

根据新东方在线 财年中期报告,新东方持股 53.76%,腾讯持股 9.62%。新东方亦是采取 VIE 架构在美国、香港两地上市,此外,新东方在线的其他个人股东的持股方式同样是个人独资的境外公司。

新东方在线 世纪经济报道称,依照国家 双减 政策要求,新东方在线积极响应并持续调整相关业务,确保公司合规发展。东方优播已决定关闭 K12 阶段学科类培训业务。目前,公司账面资金较为充裕,我们将依法依规做好学员退费和员工伙伴的妥善安置及补偿。

朱宇在朋友圈表示,个人计划在扫尾工作结束后去山区支教 1-2 年时间。他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自己并没有离开新东方。

2008 年时,还在清华大学读大四的朱宇到新东方兼职做高中数学老师,当时,新东方的主营业务还是起家时的大学生和出国留学业务。

此后,新东方的 K12 业务发展迅速,朱宇干脆放弃了在清华大学的博士生学业(本科直博),退学加盟新东方。

2016 年在线直播大班课初露端倪的时候,新东方却与新东方在线合资创办了东方优播(新东方在线此后收购全部股权),创始人正是朱宇。现在看来,东方优播是一个典型的新东方体系内产品,其本质上是将新东方线下小班课模式搬到了网上,不在新东方线下学校已经布点的城市招生。

区别于大班课模式中主讲老师授课、辅导老师服务,东方优播实行 25 人以内小班教学,主讲老师同时提供辅导服务。

由于东方优播的招生入口只有一个——线下体验店的低价入口班,因此其获客成本极低。新东方在线 财年年报电话会议曾披露,当时东方优播的获客成本只有 16 元。即使在 2020 年暑假大战中,东方优播的获客成本也只有 100 元。

朱宇 2020 年曾在公开场合介绍,2020 年暑期大战,一些头部在线大班课机构用十几亿线 万低价班学员,东方优播没有投放线上广告,用大约两三千万的营销预算招到了 60 万学员。

在一些市区人口只有一百多万的城市,东方优播已经实现了超过 1000 万元的年收入。

截至 2021 年 5 月 31 日,东方优播进入了全国 273 个城市,仅比半年前新增了 2 个城市。而在上一个半年,东方优播新进入 99 个城市。

东方优播内部人士曾告诉 21 世纪经济报道记者,放慢新开城的脚步是既定策略。300 左右个城市已经足够支撑很大的体量,现在越往低线城市走,家长的支付能力越弱,会影响到产品价格。

虽然新开城速度放慢,但截至 5 月 31 日的半年时间,东方优播的付费学员人次同比还是增长 102%,仍处于高速发展期。

为什么这样一个模式成熟、发展迅速的品牌,却在 双减 来临之际被新东方第一个关停?

首先,由于东方优播是新东方体系内的差异化产品,其招生范围都是新东方不会去开设校区的三四五线城市,竞争对手是当地的线下培训机构。业内人士介绍,在 2020 年校外培训行业火爆时,这个市场规模也只有 150 亿元左右。

当市场需求强烈时,东方优播可以利用新东方体系内的优质师资,降维打击本地校外培训机构,但当 双减 削减市场需求后,供给难免失衡。

其次,东方优播提供的是一种本地化课程,线下体验店除了作为招生入口,还承担搜集当地学情的任务,比如会去当地公办学校收集试卷,并提供给教研部门进行课程开发。

双减 之后,为了避免校外培训机构在学校之外再造一个教育体系,东方优播的本地化运营势必面临阻力,进行搜集学情,举行讲座获客的难度都将提高。

东方优播关停后,接下来的问题是新东方在线 直播大班课业务何去何从,以及新东方在线整体业务如何定位。

2021 财年以来,新东方在线 直播大班课的营销投入,虽然收入和学员与头部机构差距较大,但增长迅速。

双减 之后,如果保持目前的产品模式,新东方在线 业务势必剥离出上市公司,并重新单独注册为非营利性机构。

多位新东方在线内部人士称,目前还不确定 K12 直播大班课是否会像东方优播一样关停,还是继续运营。目前市场上主要 K12 直播大班课机构均仍在维持运营。

略显尴尬的是,在近两个财年,新东方在线在逐渐调整并削弱传统的大学教育业务,专注于 K12 业务。2021 财年,大学教育营收为 5.49 亿元,同比减少 14.5%;付费学员人次从 94.2 万减少到 57.3 万。在 2021 财年的下半年,大学教育的营收也比上半年减少 3600 万元。

双减 突然而至,新东方在线也可能再次尴尬地转型,重新在大学教育业务上加大投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