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在是2077年1月20日,机器人已经开始在各行各业得到广泛应用,为人们的生活提供了方便。

早上我就被机器人小爱叫醒,半梦半醒的我吃完标准营养的早餐,准备开始上网课。网课的出现很早就有了,那些时候网课普及不全,没有体系,不像现在:教育资源完全共享,任何一节课都是精心准备,不出一分差错。

进行完人脸识别,小爱开始在空中投影出老师的形象。“同学早上好,我们开始第一节早读课,请在脑中调出《语文必修17》。”说是早读,其实是每天练习调用程序,因为在脑中的微型电脑与大脑连接,连接的建立与修复要配合大脑,早读只是一个传统代号了。

但是我一直没有想明白,之前恢复学校制为什么家里人不让我去。他们跟我说在家学就行了,网课这么好,没有必要去学校,所以我被迫在家学习。

这是12年义务教育的最后一年,上完今年的网课,再经过“高考”—-学习结果鉴定,一次集体跑程序,然后根据等级划分工作。因为家里人的灌输,我每天在家努力学习,及时上报学习情况和问题给老师,但是老师很少回复我。

虽然教育资源完全共享,但是在其他行业并不是这样,所以我立志要去一个专利多的公司,这样发展前途才不会受阻。因为当前信息保密做的极为严谨以及禁止谣言法的落实,信息的交流开始下降。按道理无人举报的话居民谣言是不会受罚,但是突然居民的交流也开始下降,新闻倒是影响最低。

就是因为信息的重要性,单独开设科目,内容涉及信息的很多方面,但是都是浅略的东西。

正是这时候我在邮箱看见一条新闻:“XXX公司被曝利用机器人代替老师上网课。”我愣住了一下,因为我就在这个平台上网课……再次看向老师,她标准的微笑让我毛骨悚然。

我把这件事告诉了我爸,他知道了这件事并让我去学校上课。达到了我一直以来想要去学校的目的,我既开心又有点担心。我害怕和同学交流,因为我的交流对象一直只有我的家人邻居,从来没有和同龄人交流过。

“报告缸中之脑382号情况,目标脱离原定计划,建议同618号一并消除。”

我是618号,缸中之脑计划的一员。我已经意识到我的处境,我在“他们”的灌输下学习,是“他们”的实验对象。我在计划如何逃出这里,所幸的是“他们”把我制造的非常聪明,那个什么2077年的背景是假的,我的大脑经过基因改造,在“他们”的灌输下才误以为是微型电脑。现在,我要准备我的反击了。现在还不能开始,可能已经被他们怀疑上了。

今天我就要脱离那个机器人网课了,我内心欢呼雀跃着。我蹦跶着翻下床,吃完早餐就跟着爸爸去了学校。我羞涩的在同学和老师面前做了自我介绍,然后在老师的安排下坐在了位置上。

之前的事虽然对我有些影响,但是我要努力起来,不能辜负了父母的期望,和我自己的理想。

我是618号,反击要开始了。我发现“他们”在用网课来暗示我,而一切都是围绕着网课进行的,“他们”一定是把网课当做核心。我要做的,就是破坏“他们”的计划,找到破绽,逃出去。

通过我异于常人的大脑推断,这里模仿现实世界但是为催眠我一定有所改动。对于我如何判断出我异于常人是通过和“人”交流发现的,一步步深入,发现他们学习并不高效,反应也慢。我还发现一些问题,在我视线以内才会有对话,一旦隔墙,马上消失,或许这也是突破点。

我现在是老师,教的是简单的入门内容,我认为我还可以教难一点的,那个测试可能是误判了。这种难度的教学对我来说简直轻而易举,我向上级提出教学内容的难度改变请求,一番谈论后我成功了。

5月16日…..还是不够,我还可以更向上,我又提出请求,在展示了我的能力后,成功了。

6月20日,一次又一次升职,但是我一直得不到满足,我认为我还没到极限,甚至连我正常水平都没有体现出来。我高超的教学质量得到了好评,开始被人们尊敬,但是我还是不满足。

7月5日,我开始寻找这种难得的满足感,偶然间我开始研究起信息交流,在这里面我竟奇怪地得到了满足感。随着我的研究,我的满足感开始慢慢变成恐惧,因为我发现……

我是618号,我利用谈话的bug将虚拟世界暂时联通,我修改了另一个世界的设定。我万分小心,尽可能避免被发现。

我每日的恐惧递增,晚上因为恐惧而睡不着,可是我不能和任何人讲,因为没有人会相信我。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