补习班纷纷关停,家长们疾驰的车头并没有停下,转头往兴趣班继续冲刺。/视觉中国

“双减”政策落地已一月有余,当潮水渐渐褪去,连锁反应也纷纷浮出水面。非学科类的兴趣班们因“素质教育”光环的加持迅速迎来了转移阵地的家长们。较之补习班的“凉凉”,兴趣班的“火热”颇有些投石问路的意味。

7月24日晚,“双减”在一纸公文下尘埃落定。随后,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办公室印发专门通知,拟对各省“双减”工作落实进度每半月通报一次。仅仅一个月时间,全国各地细则便陆续出台。

政策推进一浪高过一浪,课外补习班被“拍在沙滩上”基本已是板上钉钉。一些城市暑假班骤然叫停、一些城市补习机构已开始执行退费、一些尚在运营的学科培训班或许也将在今年寒假消失……与之形成冰火两重天的,则是在“双减”之后迅速受到资本、转型中K12培训机构及家长们热捧的非学科类兴趣班。

近期,少儿兴趣班优选平台“好多兴趣班”APP完成新一轮融资,投前项目估值超1亿美元。值得注意的是,本轮融资是好多兴趣班六个月内完成的第2轮融资。

资本之外,机构也在争相转型“兴趣班”赛道。北京新东方素质教育成长中心于近日成立,专注学生五育目标发展要求;好未来旗下儿童素质教育品牌“励步英语”正式更名为“励步”,并推出励步儿童成长中心和系列素质教育新产品;卓越教育孵化出一系列素质教育品牌,并在围棋、舞蹈、美术等素质教育领域完成品牌布局……

如果“补习班”是被关上的一扇门,“兴趣班”无疑是当下给家长和孩子们打开的另一扇窗。学科教育的起点被拉平,素质教育的“内卷”或许正愈演愈烈。

相较于学科类培训班,兴趣班在以前是很多家境较好学生的配置。随着应试教育的“下注”空间被挤压,“加码”素质教育成为家长们既无奈又迫切的选择。

在深圳一家规模不断扩大的互联网公司担任中层管理的郑女士对此深有体会。由于家中仅有一子,因此从小便在能力范围内给孩子最好的资源,基本从学龄前到目前的小学二年级,早教、课外补习班、兴趣班几乎都上过,补习班一直在持续,兴趣班仅在一年级之前学过一年的画画。因为家里还在供房贷,目前是丈夫工资负责还贷和家庭开销,自己的工资主要用于儿子的开销。

自儿子上小学二年级以来,郑女士已经习惯了寒暑假的补习班支出。而为了在寒暑假孩子上课外辅导班有人接送,郑女士还额外请了保姆。自认为在深圳还算不上中产的她算了一笔账,几乎每到寒暑假,月工资的70%差不多都用来给儿子投资了。

没有一个孩子的寒暑假是自由的,也没有一个家长的寒暑假是轻松的。/视觉中国

和其他时刻保持“鸡娃”的家长不同,郑女士的原则是只在寒暑假让孩子上课外补习班,一方面是为了让孩子在平时能有更多时间完成校内功课,另一方面也是因为寒暑假陪伴孩子的时间比较少,交给别人带又不放心,尤其是担心孩子花大量时间在玩手机、电子游戏上。

“双减”消息落地后,郑女士和丈夫讨论了一个晚上,从深圳当前的情况来看,儿子寒暑假补习的语文、数学、英语学科补习班还能正常进行,但自己从很多家长口中了解到的消息是,即便不一定出明文政策,校外学科培训机构也会逐渐被严格管控。

于是,当晚郑女士和丈夫达成新的“共识”,孩子寒暑假的提升机会坚决不能丢,但要从学科培训转战兴趣、技能培训。理由是别的孩子都会继续报班,自己家不报就是输在起跑线上,加上自己小时候没条件学这些,现在有条件肯定不能亏了孩子。而且多一个特长以后就多一个出路,可能以后还能参加比赛……

为了给儿子找到合适的课外兴趣班,郑女士近一个月的周末几乎都在去各种兴趣班试听的路上,把居住周边兴趣班机构聚集的地方进行了一遍“地毯式试听”,最后在试听的20多个兴趣班中锁定了5个,包括棒球、小提琴、画画、编程和游泳,音乐能让孩子有更多才艺,对于以后肯定没坏处,体育和美育类的更不必说,以后甚至可能都是中考加分项,编程是希望能转移孩子对手机游戏的依赖……

郑女士发现选定的几个兴趣班每个都无法割舍,而这些学费从200-500元每节课不等,每课时在30-60分钟之间,相比之前的学科培训价格高出不少。

眼下儿子的暑期学科培训班马上就要结束了,郑女士决定等到几个月之后的寒假再安排这些“高质量兴趣班”。想到之后孩子的教育成本将增加甚至翻倍,郑女士主动接下了公司接下来需要加班的大项目。

兴趣班究竟是不是另一种形式的教育资源内卷?对有些家长而言,兴趣班是给孩子增加“才艺砝码”的素质教育,而对有些家长而言,目的可能指向另一种“应试教育”。

萱萱今年在深圳某私立高中读高一,在她的印象里,自己的童年时期和大大小小的兴趣班绑定在一起,不过当时的舞蹈班也的确是自己日后的兴趣所在。进入初中后开始面临各种升学压力,家教和课外补习班又几乎成了课外时间的全部。

自从迷上选秀节目之后,萱萱就萌生了以后要“出道当爱豆”的梦想。因为喜欢唱歌跳舞,她偷偷注册了短视频平台账号,把自己课余录制的视频发布到网站,没想到不到一年时间就收获了六位数的粉丝。

因为学习成绩并不突出,去年中考萱萱以几分之差落榜,如果按照1:1普职比分流,她应该是去上职业学校的那一部分。不过,父母观念都比较传统,认为职业学校都是一些“不务正业”的学生,坚持花高价学费让她就读了私立高中。

上高中之后,父母为自己的成绩操碎了心,语文、数学、外语三门主课都请了私教,周末还要去上其他课程的课外补习班,花费在课外补习的费用甚至比自己私立高中的学费还要高,尽管如此,萱萱的成绩还是时好时坏。由于时间被安排得很满,萱萱难得放松快乐的时间就是每次唱歌跳舞录视频的一两个小时。

高一过后班级里出现了一些分流,有些成绩不好的学生已经开始考虑走艺考这条路。萱萱和父母提议参加艺考的方向,父母当时就表示强烈反对,甚至觉得以前的投入都白费了。

“双减”政策的到来似乎帮了萱萱一把,不仅自己的两个私教老师相继辞职,课外补习班的教培中心也有学科培训机构关门,还有机构正在拓展艺术类课程。

舞蹈艺术生的训练过程异常艰辛,但它的确是部分家长“曲线救国”的选择。/视觉中国

想到本身学习成绩就没有优势的女儿未来可能连课外培训班都没办法上,萱萱的父亲王先生有些犹豫了,虽然还没有答应女儿未来参加艺考,但先给孩子报艺术类兴趣班似乎也是个“保底”的选择。

抱着这样的想法去了解市场,王先生发现,“双减”之后,学校附近的培训机构很多都在转型非学科兴趣班,本以为将会变得冷清的培训中心反而比以往更热闹。而在选择变多的同时,价格也有所上涨。

据孩子班级中一位常年上四五种兴趣班的同学的家长透露,孩子之前上音乐课是200元一节课,每课时45分钟,“双减”之后报班的人变多了,加上正好迎来新的暑假,课程的价格变成了200元/30分钟。

尽管知道兴趣班或许正在催生新的乱象,但想到此前已经在教育上投入的成本,王先生觉得只要能帮孩子顺利上大学这些都不算什么。因此,暑假结束之前,他直接购买了5万元的舞蹈班课程包。

如果回过头来看“双减”,所谓“减轻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背后,并非是减少孩子的学习时间,而是降低教育成本,把孩子的时间从学科教育分出一部分到素质教育中。

但站在不少家长的角度来看,没有作业和校外培训,间接等于给孩子更多“玩”的时间,而现代城市中孩子的娱乐项目比较单一,电子产品、手机游戏几乎防不胜防。在“双减”之后,家长们第一想法是以后要从拼资源变成拼父母,从此要亲自上阵给孩子补课。

随着时间推移,逐渐冷静下来的家长们发现,想要做到这点并不容易。尤其是在国家鼓励的素质教育层面,别的孩子已经迅速转战五六个兴趣班,自己家的孩子仅仅停留在父母补课、陪玩的层面,孩子岂不是又输在了另一道起跑线上?

正如网上流行的段子:富豪们想着如何守住家族产业,中产们焦虑的则是如何能让自己的孩子维持在这一阶层,穷人更焦虑,教育可能是仅剩的那个能向上跃层的通道。

有意思的是,当郑女士决定给孩子报兴趣班之后,咨询了儿子同班同学的家长,对方表示已经给自己孩子报上了周末的体能、围棋两个培训班,并且神秘地告诉郑女士,听说儿子将上的体能班里的老师都是数学高材生。郑女士不禁想到了“数学是体育老师教的”这个梗,但随即又有些心疼孩子,看似全面减负,实则以后可能体育课都不能轻松上了……

那些当年“轻松考上985”的家长们,主动刷几本题集,每天只学5个小时就能考上985,后来在大家都学5个小时的环境下,必须每天学6个小时才能有优势、然而985的资源却一直没有变……因此,相比20年前,如今的孩子必须付出更多倍努力,才有机会脱颖而出。

随着“双减”之后各界抢占素质教育赛道,整体国民素质教育提升到新的层面,如果未来的升学、职场对素质教育的考评比重增加,是否意味着原本在应试教育中占据优势,却没有经济资源进行素质教育培训的孩子会丧失部分优势?

上海近年一份“养娃成本”统计数据显示,静安区从孩子出生到初中毕业平均每个家庭的总投入接近84万元,其中教育投入超过51万元。闵行区家长从孩子出生到初中毕业的平均经济总投入共76.31万元,其中教育投入52万元。

萱萱的父亲也从中算了一笔账,基本从萱萱出生到初中毕业,仅在教育中的投入已经接近60万,并且这其中还没有包括为了孩子上学购置的学区房。今年春天,家中又添了一个儿子,也正准备过些时间安排幼儿启蒙教育。

很难说从学科类培训转战兴趣班,教育成本是否不降反升。但至少可以肯定的是,在养娃这条“打怪升级”路上,让已经投入巨大成本的家长们“彻底躺平”还很难,甚至为了挽回“沉没成本”,习惯了“为孩子铺路”的中国式家长们会在学区房、素质教育等方面投入更多成本。

当“素质教育”成为另一种形式的教育内卷,同样也不可预知,兴趣班会不会成为下一个“K12”?

眼下值得欣慰的是,热度的提升也意味着未来市场将走向规范化。比如“双减”第13条指出,对非学科类培训机构,各地要区分体育、文化艺术、科技等类别,明确相应主管部门,分类制定标准、严格审批。依法依规严肃查处不具备相应资质条件、未经审批多址开展培训的校外培训机构。

“双减”还在继续。当潮水渐渐退去,连锁反应也纷纷浮出水面。兴趣班也仅是其中一环,在整个教育链条中,教育资源的平均分配也在同步进行,只不过它的落地和效果还需要时间给出更好的答案。

教育这条道路仍然在探索、改进,今年的“双减”会成为一张定位准确的多米诺骨牌吗?/视觉中国

“郑姐都这么卷了,给小年轻留点活路啊。”接下加班的大项目之后,郑女士收到来自同事群的调侃。人到中年,她又何尝不想躺平,但想到若干年后儿子可能也会像现在的自己一样辛苦,她无论如何都无法释怀。

“孩子真的很有天赋,从小培养一定不得了。”这是萱萱上完舞蹈课程包第一节课之后老师给王先生的反馈。旁边的女儿正忙着把刚才上课的视频上传短视频账号,看着她快乐并且投入的样子,王先生忽然觉得,“双减”也许来得是时候。

岳阳日报·长江信息报·洞庭之声报·岳阳网·印务公司·长城传媒·天下洞庭传媒·倾城杂志·日报产业公司

联系地址:湖南省岳阳市岳阳大道东36号岳阳日报传媒集团 Tel : 网站法律顾问:袁波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