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4号,是今年新学期的第一个周末。按照惯例,已升入小学二年级的瑞瑞会在固定时段到补习学校上英语课,但今年一家三口都被一个简单的补课整蒙了,“开始,老师在家长群里通知周末正常上课,几个小时后,又通知临时改成线上教学后来,我们把全家的周末时间安排好,上课前一天晚上,补习老师突然通知课程暂时取消。”

对于周末补课班可能开不了课,瑞瑞爸多少是有心理准备的。国家教育部7月份发布“双减”政策。8月份,我省教育主管部门已在全省范围全面展开针对违规培训、培训收费、黑班黑校、线上培训等“十个专项治理行动”。

连日来,记者走访我市部分学科类培训机构发现,个别培训机构受此前疫情影响又面临“双减”限制,选择暂时关门歇业;一些培训机构在8月份全国政策公布后即开始展开业务调整,已计划准备将限制时段内的“学科类教育”业务向“素质教育”转移,或向短视频公益课领域等进军;也有不少机构站仍站在业务改革的十字路口徘徊,持续观望。

依据教育部“双减”政策,我省要求学科类补习学校不得占用国家法定节假日、休息日及寒暑假期组织学科类培训,周一至周五教学日线分;现有面向义务教育阶段、学龄前儿童、普通高中学生的线上学科类培训均为非法培训,一律清理整治;线下学科类培训在没有完成重新审核登记前,一律暂停办学

眼下,哈尔滨市教育局开展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专项整治。在“双减”政策推进的当口,一些机构“深呼一口气”,正在试图通过多方转型,谋得新“生机”。

早上7点多,位于南岗区跃兴街上的一家学科类补习机构就已经开门营业。陆陆续续有学生家长把子女放到这里,然后急匆匆去上班。半个多小时以后,孩子们在机构负责人的带领下,统一到学校上学。

“这是我们尝试的早托模式,”该教培机构负责人李先生告诉记者,为了保障孩子睡眠时间,很多学校将学生到校时间延后,规定学生到校时间不得早于8点前,而有些家长上班时间早,卡时间点送孩子去学校上班就会迟到。“早托”业务,则是机构专门为解决家长的这个“痛点”而提供的服务。

“以前,我们机构下午才开门,像这种一大早接收学生过来,是根本不可能的事儿”。李先生介绍,他的补课机构面向小学及初中学生展开英语、作文等学科类培训。受疫情影响,去年至今机构停了9个多月的课,人员开支尤其是房租开支,并没有相应减少。最近“双减”政策实施,周末黄金时段里传统教培业务不能开展,经营压力更大了。但这个时段就这么放弃,很可惜。怎么办?

除了开设早托班,李先生也尝试向素质教育方向转型。他的培训学校除每周周中开设学科辅导课程外,在周末增加围棋类的素质教育业务。

“今后周末,所有孩子都不能参加学科培训,孩子闲下来,家长会选择特长类课程,这样类似的素质类教育市场份额会扩大。我们打算选择一两名老师接受围棋类的初级培训,在即有生源中进行启蒙。如果生源能上来,后期会聘请专业的围棋老师进行高阶教学。”

往年,新学期开学前的8月份,是教培机构招生旺季。今年,香坊区鸿福路上的三家学科类培训机构却大门紧锁,其中一家甚至贴出了“房屋出租”的告示。

一名培训机构工作负责人告诉记者,他们学校主要面向6至12岁的学生群体,教授英语、数学等学科知识。受疫情及“双减”政策等多重因素影响,自今年三月招生季招到最后一批学员,学校就停止招生了。

“疫情只是暂时的,我们能挺过去。双减才是我们要面临的重要考验。”这位负责人说,目前机构暂时停止营业,学校也在同家长沟通,如果确定不想继续学习,他们会将剩余的学费退还。而其旁边机构培训业务中含有大量初中生源,受“双减”政策影响更明显,干催在大门上贴出“房屋出租”告示。

位于南岗区和兴路上的一家高中学科类培训机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今年7月就暂停营业了,直至目前都没有招收新的学员。

“现在坚守学科类培训,生源肯定和以前没法比。贸然开班,师资支出是固定的,生源上不来,肯定亏。我们也在考虑转型,但教什么、怎么教,还需要从长计议。”这名工作人员说,在一切都没有结果之前,现在只能暂时停业躺平”。

近期,抖音平台上,一个把“教英语20年,因双减关闭6所补习学校”作为标签的抖音博主“大肚爸说英语”,短时间内获得了不少用户的关注和点赞。

账号运营者、今年43岁的李志国告诉记者,他从2001年开始进入到英语教培行业,在松北、和兴路、哈西、征仪路等区域开设了7个英语培训分校区,“双减政策实施后,生源少了,学校资金链一下子就断了,将6个校区关闭,只留了一个。”在给合作股东退费、给家长退还学费后,他粗略计算,已负债近五百万元。

为了还欠款,他不让自己闲着。除了开设周中英语课,也展开“1对1”的英语辅导。“我始终觉得,双减不是教培行业的终结,而是另外一个开始。”李志国告诉记者,受短视频行业的启发,目前他正打算将教了20多年的新概念英语做成公益课,通过直播的方式免费分享给学生家长,希望在短视频赛道拓展新空间。

今年7月,阳光外国语文化学校最后一个校区——道外校区办理了注销业务。学校所属的阳光教育集团董事长刘红波说,这意味着0岁至高中全科一体化教育,从整个集团教育链条中剔除了,该集团只保留幼儿园教育,以及高中阶段出国留学、国际国内研学实践等教育领域,不再进行学科类补习。

在刘红波看来,学科类学校想要生存,可以更多拓展素质教育业务,向科学实验课、注意力培训、美育教育等延伸,以培养和提升学生的综合能力。刘红波告诉记者,他准备开设公益家长学校,教授家长教育理念,从家庭的角度提升学生的综合素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