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农村生活节奏的加快,许多年轻的幼儿家长,为了给自己和孩子积累更多的财富,过上更加舒心的日子,离开家园外出打工,把孩子丢给在家留守的老人,让老人帮他们带孩子。

可是,当孩子进入学龄期,就会面临一连串的问题:接送孩子上学的问题、辅导作业的问题、中午如何吃饭及休息的问题等等。不少农村老人面对这些,时常感到力不从心,同时也令许多幼儿家长们大为头疼。他们既想在外边放心打工,又想让在家的孩子吃好、喝好、学习好,健康茁壮成长。

在矛盾的煎熬中,他们渴望寻找到一种两者兼顾、两全其美的方式。于是,一种迎合这种强烈需求的行业——托管便应运而生,并受到诸多农村学生家长的青睐。只要肯拿出相应的托费,孩子上学期间的一切后续问题,似乎均可由托管搞定。

在永城市某公办小学附近,有一所私家午托班,里边摆放着30多张小桌椅,四周的书架上整齐地排列着很多少儿课外书籍,散发着浓郁的书香气息。

笔者以小学生家长的身份前来咨询。一位看上去二十岁左右的女老师热情地介绍说:她们的这所午托班,已有四五年的办班经验,这里的老师能让托管的学生休息好、辅导好,每天中午管吃一顿饭,一天两次负责接送孩子上学,中午和下午辅导孩子学习,每人每学期的托费为1800元。

然而凡事有利也有弊。随之而来的另一个问题也日益凸显。谈及托管的话题,永城市酂城镇小学学生家长霍丽丽却一肚子的苦水。她的孩子在前年底开始交给托管班,一年要交3000多块钱的托管费,托管班就是中午和下午到学校门口负责接送一下她的孩子,中午管一顿饭,看护一下孩子写作业。

省心确实是省心了。可到了当年底,孩子的学习成绩由上年同期语数总分175分降到了152分,去年上学期孩子的语数总分又降到了123分,下学期竟然又降到了108分!

她百思不得其解,孩子以前学习认真,作业完成得很好。这到底是咋了?后来,她终于发现,午托班的老师拿到托费后,根本不怎么辅导孩子的学习,每次都是将作业的答案写在黑板上,让孩子自己抄写,然后代替家长签字了之。

永城市双语学校的小学生家长常春丽,对此也深有感触:“10岁的儿子交给托管班以后,最明显的变化是孩子比以前任性了很多,说话不像以前文明礼貌了,时不时嘴里会说一些脏话。更可气的是,以前挺诚实的孩子,不到两年的时间,变得爱说谎话了。”

永城市卧龙镇中心校徐建校长直言不讳地说:“托管行业虽说不是新生事物,但其却像一个没娘管的孩子,尽管与教育相关,可教育部门奈何不了。托管虽然解决了许多年轻家长的燃眉之急,同时也给社会带来一系列新问题,如学生的成绩下降、性格变得孤僻、缺乏责任担当、诚信缺失等。”

一位教育部门工作人员也告诉笔者,相当一部分午托班没有合法资质,教育部门也未给他们发过这类证件。许多托管班只顾挣钱,根本不具备托管教育孩子的条件,由于其不属于教育部门监管,教育部门也无可奈何。

不容置疑,随着农村经济社会的发展,托管行业必然在广大乡村有着更大的生存空间。但是不管是校内托管,还是校外托管,都应当踏踏实实、认认真真地去做,把孩子当作自己的孩子来真心呵护。只有这样,才能确保孩子们生活在积极、健康、快乐的氛围中。

一边是无奈,一边是希冀。社会需要托管服务,家庭呼唤托管服务。希望政府及有关部门明确职责,加强监管,规范广大农村的托管行业,对条件不具备的托管机构该整改的整改、该关闭的关闭。鼓励乡村学校积极承担起托管重任,可采取政府财政补贴一些,学校和家庭分别承担一些的办法,让孩子们在校内实行托管。许多乡村中小学也可根据实际情况适当延长学生在校时间,对学生实行安全的校车接送服务。(张建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