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于疫情影响,我们国家学生开学的时间也不再是原定的9月1号,有些学生开学时间较迟,这也就给了学生一些赶作业的时间,可能大家在9月初的那几天,看到网上有这样几则消息,就是说学生在开学的时候到了班级上第1件事就是去抄作业,有些学生结束了一学期的学习后,正值暑假期间,玩得不亦乐乎,再加上双减政策的下发,取缔了大量的辅导机构,原来假期时间用来补课,现在假期时间是用来玩的,这就让大多数学生玩着玩着就把作业玩忘了。

学生们做暑假作业有的是先把作业全部完成后,再放心地玩耍,而另一种学生可就不一样了,他们想要先玩痛快,再去考虑作业的问题。但学生哪有不爱玩的,玩着玩着就把作业抛之脑后了,开学前几天才发现自己作业一个字没动,于是挑灯夜战拿出了“头悬梁锥刺股”的精神放在抄作业上,有的学生确实能够在几天时间完成别的学生一个假期才能完成的作业,那些没有完成作业的学生怎么办呢?有的直接不写了,他们老师对于暑假作业查得不是那么严吧,也有的会找人帮忙代写。今日我了解到一个学生找的代写人员,有点让人大跌眼界,到底是什么人帮忙代写呢?

其实早在2021年的时候就有人在网上曝光过一个帮人代写的店铺——女仆店,就是说学生去到这个店铺写作业,直到近日发现一个高中生就找了这些人员帮忙代写作业,就是刚刚看到这些照片的时候感觉有点辣眼睛,这些女仆店的人人如店名,店里人员一水的都穿着女仆装,拿着笔在帮这个高一的学生写作业。据了解这种店铺帮人写作业的工作人员,一个小时的收费大概在100元左右,但是北京上海这些大城市,还是常州这种小城市,都出现这样的业务,非标准也大致相同,这里充满了二次元的气息,可以说是一些初高中生的最爱。

这个事情被曝光后,下面评论区说什么的也有,有一个人竟然调侃到:“这不是在给学生补课,而是在完成主人的任务”,可能这位是个资深宅男吧。也有人说:不让你们补习,就去女仆店让人家帮你们写作业是吧?

其实按理说女仆店的行为并不违反双减政策,双减政策的目标群体是中小学生高中生并没有多大的关系,无论是去女仆店补习还是去女仆店让人写作业,都是合理合法的。可能一些中小学家长要担忧了,是不是这种方法就可以给学生“合法补课”了呢?其实他们想多了哪怕一些补课机构在这些女仆店抓到了可以转型的商机,不可能在中小学生中实现,毕竟谁会花100多块去补一个小时的课呢?而且教育部门针对即双镜征收后会出现的一些后续“副作用”也表示对学科类的培训可能转入地下或家庭开展的问题,正在研究具体的指导意见,哪怕是线上的学科类补课也会进行常规化的网上巡查,一经发现必定查处。

在此我想与那些还在上学的学生们说,作业是为了让你们巩固在学校学习的知识,防止一个暑假结束后,你所学到的那些知识可能在记忆中存活的寥寥无几。而且将知识巩固得越扎实,进入新的学习后才能够前后连贯,不至于因为前面学习的基础知识不牢固,而对以后的学习有所影响。

做暑假作业一定要认真,是先做完作业再玩耍先玩耍再做作业对学生而言不是一个好的做作业的方式,对于自己的假期作业一定要制定详细的计划按时按点的完成,才不至于压力太大,这对写作业产生厌烦的情绪。

而且女仆店这种地方建议学生们还是不要再去了,在还没有实现经济自由的时候,挥霍家里的钱财是对自己来说还是对于家人来说会产生一种影响,这种店铺很可能会带坏孩子,毕竟这种店铺的人员帮孩子写作业,就是在助长他们不劳而获的心理,家长也要多监督。

最后我想说:这种店铺要大力打击,高中生毕竟正处于青春期,又面对着这些受人喜爱的二次元小姐姐,肯定会对学生们产生不好的影响,并且这种店铺善于发挥上有政策,下有对策,若是这种地方再多一点,带坏的可是国家未来的希望啊。再说这些店铺,你们挣这些学生们的钱良心不会痛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