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庭的前途命运同国家和民族的前途命运紧密相连”,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围棋能在家庭中承担什么角色呢?

棋为国粹,围棋在东晋被称为“坐隐”“手谈”,道出了围棋所蕴涵的文化底蕴;至北宋,宋徽宗有言,“忘忧清乐在枰棋”,围棋于是又被称为“忘忧”;烂柯传说流传,围棋则多了“烂柯”之名。苏轼有云,“胜固欣然,败亦可喜”,道出了围棋的奥妙所在。围棋,从文化角度而言,不是让人去争胜负的,而是去取势,去求常,去悟道。

从世族大家文字化的家训、家谱,到普通百姓父母长辈的一言一行,家规、家教形式不同,传递的却是一个家庭或家族的道德准则和价值取向。围棋,是家风的载体,又不断丰富着家风的内涵,也将成为当代家庭的纽带和育人帮手。

据史载,吕元膺在做东都(今属河南洛阳)留守时,一天正与一位儒生对弈。这时下属送来许多需要他立刻批复的公文。正当吕元膺执笔批阅公文时,那位儒生以为吕元膺此时精力全在公文上,顾不上棋局,便偷偷地换了个棋子,最终赢了这盘棋。

其实吕元膺已经瞧见了,而儒生却未觉察。结果到了第二天,吕元膺突然把儒生调离,府内外的人不明就里,而儒生对于为何调离自己也是极为不解,但吕元膺还是赠送给儒生一些路费。

十几年后,吕元膺病得很重,他把子侄们叫到床前,对他们说:“结交朋友,你们一定要精心选择。”接着他提起多年前为何调离那位儒生的往事。他说:“当日一个棋子,也不值得深究,但此人的心术不正,我要是当场予以揭穿,恐怕他忧虑畏惧,假如一直不说,又怕你们丧失了知道此事的机会。”子侄们含泪受教。

吕元膺在临终前告诉子侄们这件事,是想让他们知道,要学会从细微之处观察、认识一个人的品德。虽然只是一个棋子,算不得什么大事,但是连下棋这样的小事都要耍手段,反映出了他的人品,假如和这种人交上朋友,必将后患无穷。

围棋成为家风的载体,与围棋本身“黑白分明”“进退有道”的特点息息相关。围棋不仅能传道授业,也是古今智慧的源泉。

围棋的起源,相传是“尧造围棋以教子丹朱”。尧娶妻富宜氏,生下儿子丹朱,儿子行为不好,喜欢玩打仗的游戏,常常弄得满身是伤,尧很难过,于是制作了围棋,“以闲其情。”

这就是最早出现的围棋模型。这样丹朱在格子上就能体验冒验的乐趣,而不用东跑西颠冒受伤的危险玩乐。按照这种说法,围棋诞生之初,就具有了开发智慧、纯洁性情的功能。

尧也好,舜也罢,都是儒家推崇的圣人。将发明冠于圣人头上,也足见古人对围棋的重视。以至于在围棋发明几千年后的今天,人们仍旧喜欢用“世事如棋局局新”来比喻那些不可捉摸的世事。一盘棋局,能够让我们有经天纬地、运筹帏幄之感,而蕴藏其中的步法规律也能影响、映射出我们对世间事的看法。

这倒不是说围棋能解决家庭问题,而是有了围棋这个共同的爱好,大家就多了一个沟通了解的理由和渠道,一切都有了回旋的余地。

孩子最需要的是安全感、存在感、被认同感。这个时期如果孩子能获得足够的心理营养,他的成长便很有可能是充满自信的。所以孩子最需要的是希望有父母的陪伴。

学围棋这件事可以是自下而上,同样也可以是自下而上的,由孩子来教会家长如何下棋,不仅可以更好地知道孩子学习的效果,更能大大地增强孩子的自信心、成就感。

有赢棋就有输棋,有人欢笑有人愁,擦干眼泪后,还要坚持战斗,这正是父母在实际生活中难以生动像孩子传达的优秀品质,家庭是人生的第一个课堂,父母是孩子的第一任老师,“一门好的家风,胜过千万名校”孩子会记住父母的言传身教,继承父母的优秀品质,提升自我要求,把家教交风一代代地保持传承下去。

围棋里,让对方先执子,是谦逊善良,不争不抢。围棋里,也有理智淡然。黑白纠缠,搏杀难免。

围棋里,内含规矩。《孟子》曰:“不以规矩,不成方圆。”行棋有规,落子有道。棋行天下,大道至简。

围棋里,蕴藏中庸。对弈之中,有“天外飞仙,一招制胜”,也有“一着不慎,满盘皆输”。但更多时候,却是“黑可下,白也不错”。

围棋与人生都有三个阶段。围棋布局的好坏会直接关系到形势的优劣乃至全局的胜负;一个人要想在事业上取得成功,在青少年时期就要打好基础。

但下棋有输赢,不代表下棋只有输赢,输赢不过是最终的结果,结果重要,通往结果的过程同样重要。

围棋作为一门具有科学和艺术价值的娱乐竞技项目,同样也是启迪智慧和灵性的传统文化遗产,不仅可以锻炼孩子们的逻辑思维能力、计算运筹能力、提高综合素质、还有开发孩子智力等独特的教育功能。一弈围棋,在“智慧教育”理念的催发下,不是纯粹教学生知识与技巧,而是了解他们的成长,读懂他们的期望,启发孩子们找到生活与成长的智慧。返回搜狐,查看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