钢琴考级、声乐考级、美术考级……艺术考级对于许多家庭来说并不陌生。每年夏天,期末考试一结束,艺术考级就被提上日程,路上随处可见家长带着孩子穿梭于艺术培训机构的身影。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常委吴为山提出的“取消中小学生各种艺术考级”的建议登上热搜榜第一,家长的朋友圈也瞬间炸了锅:这么多年的考级白考了?还要不要给孩子报艺术类培训班?对此,记者采访了我市部分学生、家长以及艺术专家,听听他们的看法。

记者查阅相关报道发现,“避免艺术教育的‘功利思维’”,是今年全国“两会”政协委员的共识。

全国政协常委、中国美术馆馆长吴为山建议,取消中小学生的各种艺术类等级考试,在学校开齐开足美育、体育课程。大力鼓励各个学校根据自身办学优势,将具有民族地方特色的艺术、体育活动编入课程。全国政协委员、南京大学文化与自然遗产研究所所长贺云翱表示,那些要“考级”的艺术学习太“功利”。“美的教育应该是每天必需的需求,无论从事什么职业,都应该拥有美的教育,我不赞同功利性的美育。”

这条建议一出,引来网友一片叫好,在微博发起的十万人投票中,近7成网友赞成取消艺术考级。他们多数是从孩子的角度出发,“减轻孩子的学习压力,让兴趣回归自然。”也有网友并不赞同,他们认为考级是出于自愿,与兴趣并不对立。对真正有兴趣的孩子来说,拿到等级证书是对自己付出努力的阶段性总结。

艺术或将纳入中考、体育考试提分…… 随着“双减”政策的不断推进,家长对艺术、美术、体育等素质教育愈发重视,这也导致了各类艺术培训持续升温,原本只是兴趣爱好的艺术项目,发展为要通过考级拿到一纸证书,为日后转换赛道做准备。

在温州市区,每年寒暑假是各类艺术考级的高峰,孩子们忙完学校的期末考试,就一头扎进各类“考级强化班”中,有些孩子甚至一个暑假要完成三门艺术考试。市民王女士是一位“二孩”妈妈,一到暑假,她就格外忙碌,因为老大的艺术考级要开始了。朗诵、小提琴、画画……暑假里,上小学六年级的老大需要连轴转打完三个通关。而她能做的,就是陪老大穿梭于各种考级强化班,给予精神和经济上的支持。“确实累,但也没法。”王女士坦言。在她看来,任何学习都应设立一定的目标,明确了目标去学,学得更精准。“现在许多初中都有招特长生,我们多学个技能傍身,将来指不定能派上用场!”

相较于一个暑假要考三项艺术考级的家长,市民张女士算是为数不多的淡定派。她的女儿欣怡今年上小学三年级,学习钢琴已经有四年时间。本着从兴趣出发的初衷,四年来张女士从未要求孩子参加钢琴考级。“学艺术本来就是一个长期积累、反复练习、循序渐进的过程,既然是兴趣爱好,就让孩子学得快乐些。”张女士认为,首先,艺术考级是自愿的,可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考与不考。其次,即便孩子刷完了业余十级,也并不代表孩子弹琴的水平有多高。“应该把它看作是对孩子阶段性学习的一个评价,即使将来不打算再学,也算是对过去的努力有个交代。”

事实上,大家对艺术考级的担忧不仅仅是指向考级本身,这背后还有很多其他原因。

温州大学音乐学院院长邹跃飞认为,艺术等级考试的出发点其实是好的,它能让孩子和家庭有一个明确的学习目标,便于衡量学员的艺术水平。但是在实际操作中,艺术等级考试的“商业味”越来越浓。一些培训机构忽视了对学员艺术欣赏和美的培养,只是让孩子通过机械训练来应对考试。于是“等级考试”成为套住很多家庭和孩子的手段,让大家不舍得退出。

在温州市政协委员、温州市少年宫副主任刘力丹看来,曾经的中小学艺术加分政策,也对当时的考级市场起到推波助澜的作用。“很多孩子的童年空留下一叠证书,却没有通过学习感受到艺术之美。”

令她欣喜的是,近几年随着考级、比赛与加分逐渐脱钩,家长们对于艺术考级也慢慢趋于理性。前不久教育部、中央编办等部委出台了《面向中小学生的全国性竞赛活动管理办法》,取消了全国性比赛的收费。“我认为一刀切的取消考级可能会让校外艺术教育更加无序,不妨参考比赛管理的方法,对考级加强监管,限制或者逐步取消校外艺术考级的收费,用政府购买的方式提供孩子考级机会,切断考级背后的利益链条。这或许可以从一定程度上让考级回归校外艺术教学的公益属性。”

随着“双减”政策的持续推进,推进美育进校园也成了当务之急。邹跃飞表示,美育最好的策略是引导学生体验,而不应仅仅停留在吹拉弹唱的技能培养层面。学校既要教会学生欣赏和体验艺术作品,更要帮助他们获得艺术专长。在这样的情况下,仅仅依靠有限的校内资源,难以保障美育的质量。(记者 潘舒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