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刚付好一笔学费,没想到绿光就倒闭了。”“现在绿光的维权群人都满了,进也进不去了!”“听说维权群里最多的学费付了17万元!”开学后的第一个周末,对于很多已经报名绿光少儿教育课外培训的家长们而言,过得只有两个字可以形容,“糟心!”9月3日,绿光少儿教育在其公众号发布了一则停业公告:绿光教育将于9月3日起(含9月3日),不再开设任何线上和线下课程,所有校区停止营业,机构还将安排专人专岗处理后续消课事宜。据了解,绿光少儿教育在上海有30多个校区,静安、黄浦、虹口、杨浦、普陀、长宁等多个区都有分布。从各自课程顾问处了解到绿光停业消息的家长,从9月3日下午起纷纷赶往各自的校区进行维权。付了3万多元一节课没上,家长维权需填写详报课信息

在绿光少儿教育通河校区所在的商业体一楼的一间店面有些格外显眼,这里门前不仅站着两位保安,还有排队所用的隔离栏、遮阳伞,这就是为维权家长们临时开辟的登记处,原本绿光少儿教育所在的三楼教室早已大门紧闭。

“登记是在这里吗?”双休日期间,不少闻讯赶来的家长们一眼就认出了这个地方。张先生的女儿读初二,之前一直在绿光少儿教育报班读数学思维,“8月份的时候,课程顾问还让我提前交了下学期的课程费,没想到9月3日早上她突然在微信上跟我说,她失业了,让我赶紧来登记。”张先生表示自己虽然难以置信,但毕竟课程顾问也是打工的,大家都不容易,也不好责怪什么。

听说9月3日下午很多家长上班请假赶来登记维权,张先生说,“我上班也蛮忙的,昨天加班都加到很晚,只好双休日来了。”走进这间临时开辟的门面里,最起码有七、八个保安都在一旁休息,在登记处有一位工作人员和保安在一起,工作人员表示,“这个校区有300、400百名学员,周五前来登记的家长在门口大排长龙,于是临时调派了保安来维持秩序。”

家长需要填写一张信息表,上面有学员姓名、校区、课程、缴费金额、已上课时、剩余课时、联系方式、其他诉求等信息,在一张30多位家长填写的表格上,其诉求一栏全部填写“退款”。张先生说,“我付了9000元学费,只上了8个课时。我觉得能够退我5000块,已经谢天谢地了。”

在现场登记表上,张先生看到有几位家长给孩子报了新概念英语,都付了3万多元、一节课都还没有上过,“看到这种信息,再比较自己的情况,真的是有点些许安慰。”但张先生依然表达了对这种机构停业跑路的愤慨,“我们大部分的家长都是老百姓,赚钱都不容易。既然机构知道不行了,那就不要让工作人员再鼓动家长提前续费了!况且,绿光都在上海做了20年了,肯定是赚钱的。”

“我们登记的这些学费信息能追得回来吗?”面对张先生提出各种问题,负责登记的工作人员对此也是一问三不知,再次核对完信息后,张先生表示,“也只能这样了!”

这个双休日,在通河校区负责接待家长的是一位绿光少儿教育其他校区的工作人员,他表示,“我也是9月2日下班才被通知,明天不用来上班了,这才知道公司要停业了。”双休日来通河校区登记,是其他同事来喊他来帮帮忙,对于家长退款的诉求、能否找到负责人等问题,他也无法做出任何回应。

该工作人员表示,“在9月2日之前,公司一切运转正常,8月的工资仍按时发放,对于这个月能否拿到工资,他表示如果能够拿到真的很庆幸了。”

据了解,绿光少儿教育通河校区的房租、物业费并未拖欠,要求家长登记信息也是由机构方提出的。

在天眼查上,绿光少儿教育在今年6月7日还曾对经营项目进行了变更,在科技指导、体育指导、文化艺术辅导之外,增加了“从事语言能力培训的营利性民办培训服务机构(除面向中小学生开展的学科类、语言类文化教育培训)”。这一变更也表明,该机构也在根据政策积极调整自身业务的开展。

然而仅仅过了三个月,绿光少儿教育就突然停业。嗅到商机的同类培训机构,也在其家长群里发布了“致绿光少儿教育家长的一封信”,凡是3-6岁的学龄前儿童,其家长可以凭借绿光少儿的合同和发票到其他机构:免费2个月课程(不含教材和学习用品)、以及根据学员做个性化测评。

对此很多家长都不以为然,“早教来报绿光的本来就不多,就算转去了其他机构,也是要接着让你付费,天下哪有免费的午餐。就算如此,目前针对学龄前的早教还有其他机构愿意来抛出橄榄枝,至少证明还能做下去。针对K12课外辅导的根本没有人愿意来接盘,我们也只能等等看了。”

昔日梅川路步行街曾是红红火火的美食一条街,后来随着培训机构的异军突起,一楼沿街店铺开美食店,二楼、三楼就逐渐被课外辅导机构所占领,后来这条街又被网友们戏称为“培训一条街”。

开学后的首个周末,这里似乎没有了往日熙熙攘攘的人群,绿光少儿教育位于二楼的大招牌更是已经被胶带封掉了。

“原来,我们一到双休日就要到梅川路来补课,孩子一天都是排满的,既有语数外,还有跆拳道这样的兴趣课。以前孩子在楼上补课,我们家长就在一楼的咖啡店等他们,到了中午、晚上就在一楼吃饭。”顾先生家住真光路,孩子读小学四年级,现在双休日不补学科了,孩子平常晚上也挺辛苦的,“我们就暂停了补习班,先观望观望,就来练练体育。”

其实,绿光少儿教育的突然停业,不仅震惊了报班的家长们,更是在教育培训行业内部掀起了不小的波澜。因为,绿光少儿教育在上海已经植根20年了。一位在培训机构工作多年的“90后”李先生说,“目前培训机构的策略就是退租、从线下转线上课,减少成本压力,现在就是要尽量要把秋季课程上完。”李先生是一位在学生和家长颇受欢迎的老师,但他依然表示压力不小,“我这里15%的学生都退课了,算是留存率非常高的了。整个行业大概只有50%的学生留存率。”

对于多年来培训机构野蛮生长的乱象,21世纪教育研究院院长熊丙奇认为,”究其缘由一方面是机构不依法依规经营,另外一方面则是一些家长盲目轻信机构宣传,甚至积极配合机构的违规经营。如今规范校外教育培训,其目的是促进校外培训机构健康发展,真正做到标本兼治。”此外,熊丙奇也呼吁,教育应该形成全社会的合力,学校教育和社区要更多履行教育职责,家长要转变家庭教育理念、尊重孩子成长规律,让孩子更好地健康成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