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标题:封城网课,仅少数昂贵私校愿部分减免学费!家长好面子不愿申请经济求助!

因为学生已经在家上网课持续了好几个月,而且在很多情况下,是家长在监督他们学习,所以《每日邮报》采访了悉尼40所最昂贵的私立学校,询问他们是否准备为家长提供一些学费减免政策。

校长Phillip Heath是为数不多做出回应的学校领袖之一。他称,他们一直在为一些因为新冠疫情影响而面临财务困境的家庭。

“我们对包括在学期间的所有费用进行了彻底的审查,对一些费用进行了适当调整,并已申请退款。”

“学校采取的这些措施,主要是希望学生不要因为新冠疫情的经济影响而被迫离开我们的学校社区。”

“学校为困难的家庭提供了费用延期交付的选择,就像在2020年那样采取的一些措施。”

学校发言人表示,尽管提供的是网课,但学校仍在全面运营,没有给予任何退款。

“虽然意识到新冠可能引发的经济困难,但我们有一系列程序来支持受影响的家庭。”

但根据最新的My School数据显示,其中一些学校的学生来自澳大利亚中产阶层的学生比例很高。

新州独立学校协会首席执行官 Geoff Newcombe 博士表示,在当前的疫情下,学校都意识到许多家庭面临的经济压力。

“但这对学校也是个问题,因为学校仍在支付教职员工的工资和大多数其他费用。”

新州家长委员会主席Rose Cantali 表示,经济困难的父母可能不敢申求经济援助,但他们不应该害怕,因为许多家长可能面临同样的问题。

“毕竟是家长在家管孩子,而且导致无法专注于自己的工作,使得工作效率大大降低了。”

就像上面所提到的那样,虽然顶级私立学校的学生通常来自富豪家庭或者社会精英家庭,但也有一些想要追求高质量教育的中下阶层家庭。

经合组织2019年4月发布的报告《压力之下:受压的中产阶级》对发达世界中中产阶级收入提供了比较。报告把中产阶级定义为可支配(税后)收入在中位数收入的75%至200%之间的家庭。

澳洲税赋又很高,按照中产家庭近40%的税率,上私校的话光一个孩子的费用(包括学费和其他一些费用)就相当于一份年薪七八万的工作了,而这个年薪正好是澳洲人的收入中位数。

所以澳洲一个普通白领,除去交通餐饮置装等费用,挣的钱正好可以送一个孩子去私校,一年到头等于给学校打工了。

剩下的一半家庭利用储蓄或负债来应对学费。而且还有大约六分之一的家庭用信用卡债务支付学费。

欢迎留言又或者添加私校小姐姐或者公校小姐姐,加入澳洲中学咨询群或者墨尔本私校群,墨尔本公校群,和家长们交流孩子们的教育问题。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