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暑期,石家庄市五年级小学生王梓岩终于参加了自己梦寐以求的乐高兴趣班。上课时,王梓岩的年龄最大,一开始他略感到窘迫,但很快就忘记情绪,沉迷在拼块和构筑中。

“来之不易!”王梓岩说。毕竟,“拼乐高”过去在他的父母眼中属于“不务正业”。

“孩子从小就喜欢拼乐高,多少次在他沉迷手里的作品时,我去喊他上奥数课,心里也不是滋味。可在‘剧场效应’下,作为家长我又不得不‘剪’去孩子一切杂念。”王梓岩的母亲张媛说。

老家在江西的石家庄市民王宇告诉记者,孩子三年级前,暑假都会被爷爷奶奶带回老家,任其在田野山间玩耍。“田地里的风、晚上的星空、乡间的一草一木都让孩子着迷。每年暑假回老家是孩子最盼望的,也是最快乐的。”

然而,从三年级暑期开始,各种培训班占据了假期,回老家爬山玩水、捉鱼抓虫成了奢望。不仅孩子走不了,过来帮忙带孩子的老人也没办法回老家。孩子失望,家长无奈。

今年的“双减”政策出台以后,校外培训班陆续停课。第一时间,王宇给父母和孩子买了回老家的车票。

“不管以后怎么样,至少现在先松口气了!前几天晚上,孩子和我视频聊天,他欢快地说了句‘爬山、捞虾终于实现了,特别开心’。童年易逝,快乐如此简单,是什么偷走了孩子宝贵的时光?”王宇说。

记者在石家庄随机走访学生家长,受访家长表示,孩子参与课外辅导多年,其实父母本身也被捆绑其中,生活质量、亲子关系、孩子的身体发育都深受影响。“终于有人喊‘停’。大家都不上学科课外班,其实几乎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一名四年级学生家长说。(任丽颖)

订阅《春城手机报》:娱乐版发送CCYL到10658000 (3元/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