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到疫情的影响,很多大型活动都取消了,在围棋界,被成为大阪夏天代名词的阪急纳凉围棋节也只能取消,相当遗憾。身为记者,最想看到的是井山裕太和藤田怜央之间的公开对局。棋份竟然只有2子,当然是藤田怜央受让2子,井山裕太执白的一个差距较小的让子棋。某位九段棋手说:“面对日本最强的井山裕太,即便是职业棋手恐怕有一半要输”。藤田怜央面对就这样面对井山裕太,将会展开什么样的战斗?光凭想想就让人兴奋。

培养了4名职业棋手的,位于大阪市北区的“大阪儿童围棋道场”,一年前我前往道场的时候,道场导师吉川一三段说:“我这里有一个很强的孩子”,这就是藤田怜央。去年因为疫情没能举行少年少女围棋的大会,但是藤田怜央成为了日本棋院关西总本部的院生。值得一提的是,参加这项比赛的孩子们,在小学生组夺冠的基本都是5、6年级的孩子,而井山裕太在小学2、3年级收获连霸,如果小学一年级的藤田怜央参加比赛的话,或许就打破了最年轻夺冠纪录了。

1岁半的时候,还坐在婴儿车的藤田怜央,竟能按照顺序记住地铁的站名,让大人们瞠目结舌。3岁那年学会了加减法,和上小学的哥哥一起学了算数。而回答更快的竟然是藤田怜央。理学疗法博士的父亲藤田阳彦分享的各种故事,都让我们大为震惊。虽然很喜欢下黑白棋,但是家里附近的并不是黑白棋而是围棋,藤田阳彦说:“都是黑白,应该可以吧”,于是4岁10个月开始学棋,10个月之后就到了业余初段的水平。

吉川一说,藤田怜央的棋“很皮实”。导师中有2期本因坊循环圈经历的佐田笃史七段说:“小孩子经常在出现动静的时候动手然后升级到接触战,但是藤田怜央注重大局,很难下成激战” 。 史上最年轻成为职业棋手的仲邑堇二段,她的母亲仲邑幸在女儿定段的时候说:“仲邑堇这孩子,棋风很不老实,因为我当年只教了她吃子” 。 我想到这个故事之后,也感受到了藤田怜央是个不一样的孩子。

虽然藤田怜央没能和井山裕太交手,井山裕太也回忆起自己儿时的故事:“小时候就是为了吃子在下棋,后来水平上去了就意识到围棋是非常自由的游戏”,针对藤田怜央,井山裕太还说:“听这个年龄和成长的速度,我只能说太吃惊了。和他下棋我必须要全力以赴才行”。看来是不想给他手下留情。

“你想成为什么样的棋手呢?”采访的时候,面对记者的提问只用眼睛回答的他,这个时候回答:“10年后我想成为世界冠军”。然后给我看来去年新年的时候,在道场里写下的抱负。我们期待这样一位小小的大人物渐渐成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