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联社(北京,记者 姜樊)讯,今日,全国各地中小学迎来了“双减”政策正式下发后的首个“开学日”。财联社记者获悉,北京地区学生家长已陆续接到学校下发的“首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白名单”中的每一家培训机构,都配有一家“监管银行”和一个专属“账户账号”。据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已有十余家银行正式成为教培机构的“监管者”。

业内人士指出,未来对教育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将成大势所趋。近年来,涉及校外培训机构挪用预收学费、退费不畅通等问题,成为教培市场的痛点。银行参与到教培资金监管系统中,可协助教育部门高效解决此类问题。在教培行业严监管的大趋势下,这一业务的社会效益远高于经济效益。

近日,北京12区公布首批学科类校外培训机构“白名单”。财联社记者发现,在多份“白名单”中,除详细公布培训机构的名称、实际经营地址、统一社会信用代码、办学许可证号外,每一家教培机构都配有一家“监管银行”,并开立了单独的监管账户。目前,北京地区的“监管银行”包括了工行、农行、交行、招行、光大、中信、浦发、北京银行等十余家银行。白名单中同时明确了这些机构的法人性质均为“非营利性”。

今年7月,《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正式下发,强化培训收费监管成为其中一项重要工作。截至目前,出台培训机构资金监管政策的地区已超10个省市。除北京外,天津、福建、浙江等地均已出台相应监管措施,要求教培机构在银行设立专用账户。

各大金融机构也争相参与到校外培训机构的资金监管工作中。据悉,目前已有工行、中行、建行、招行、中信银行、蚂蚁金服等与教育部门进行合作,设立专门的资金监管平台。其中,工行推出的“教培云”平台已在全国30个省、75个地市、300余家教育部门投入使用。

金融科技资深观察者毕研广表示,教培机构此前出现了不少“倒闭后学员预付的学费无法追回”的情况,尤其在当前教培行业面临巨大行业变革的时期,对其学费资金进行监管,可以最大限度确保消费者的资金安全。

“针对教培账户的监管早已有之,教培机构需要在银行设立独立的监管账户,学员缴纳的学费进入监管账户而非教培机构的对公账户,这可以防止教培机构卷款跑路。”一位银行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但各家银行在具体业务模式上有所不同,主要分为“保证金”、“分批解付”及“一课一消”等三种模式。

据了解,在“保证金模式”之下,银行会根据教培机构的规模、风险等标准,在监管账户内预留一定比例的保证金。“分批解付”模式,即银行按事先商定的间隔时间和期数,分期将学费划转到机构的对公账户中。这两种方式中,银行不会对教育机构是否真的开课进行确认,只是按照约定条件对资金进行监管。

相比于前两种模式,“一课一消”的监管模式则更为严格。顾名思义,“一课一消”即是学员上完一节课后,经机构及学员确认后,这节课的钱才可从银行监管账户划转到教培机构账户中。

“目前已有地方监管要求教培机构只能采取 ‘一课一消’的监管账户模式。”有银行人士表示,不过各地对教培机构监管账户采用的模式要求各有不同,预计未来仍会多种模式并存。

值得注意的是,一些银行及一些地区相关监管部门在搭建专门服务于教培行业的服务体系,以便将教培课程信息纳入其中。知情人士表示,如果要实现“一课一消”的模式,必须基于这样的服务体系,但是否采用“一课一消”的模式,仍需看地方监管的要求。而服务平台的搭建,也将有助于教育部门更有效地监管教培行业。

据了解,工行此前推出教育培训资金监管平台“教培云”,该平台分设教育部门监管端、教培机构服务端、学生家长服务端三大模块。其中,教育部门监管端提供机构课程与资金的全视图监管服务,协助教育部门全面掌握教培机构开班办学与资金收付情况,确保资金按履约进度从监管账户向机构账户划拨。而教培机构服务端为教培机构提供课程管理发布平台,涵盖课程发布、线上收缴、财务对账、优惠管理等服务,助力教培机构提升信息化办学水平。家长学生服务端为家长学生提供报班选课、缴费退费、纠纷处理、课后评价等服务。

北京银行亦上线了预付资金监管系统“京管云”平台,提供面向监管机构及行业主管部门、培训机构、学生及家长三端用户提供全流程“支付+监管” 、“线上+线下” 、“PC+移动”的服务,涵盖资金监管驾驶舱、教育与课程管理、报名选消课等多种功能。

对于银行来说,监管账户中的资金可以最终沉淀成为成本较低的存款,这对于当前负债成本较高的银行而言,无疑是个利好。不过,多位接受财联社记者采访的业内人士对财联社记者表示,银行在教培监管业务上的发展空间不大。

“在教育培训业务中,K12教育占比巨大,但在教育机构严监管之下,K12教育行业行业成为监管重点,并需改为 ‘非营利性机构’。”毕研广表示,这意味着教培机构的商业模式、经营发展、资本运作都将受到严格限制。这类教育培训机构绝大部分将会退出市场,或者转向其他领域。这意味着教培类机构可在银行监管的资金不会太多。

一位北京地区银行人士亦表示,目前在该行设立监管账户的教培机构,此前已是其原有客户,并无新增客户。未来教培机构可能会有所增加,比如在艺术类等其他教育方面会有新增,但预计总体体量不会太大。同时,教培机构的退出机制仍在探索中,这意味着银行发展教培监管业务仍有一定声誉风险。

“不过银行为教培机构搭建的系统和经验,也可以嫁接在其他领域的监管账户体系中。”上述银行人士表示,如果教培机构资金监管效果显现,或将对教育分期等消费场景的发展形成一定利好。

此外,对于教育分期场景,中国小微信贷机构业务合作集群发起人嵇少峰认为,受到教育行业严监管政策的影响,预计存量教育培训贷款业务将受到冲击,可能会带来一定的风险。另有业内人士预计,未来教育贷业务的场景或将转向这些领域。不过,由于成人教育的市场份额和总体需求较小,由此产生的相关贷款业务量预计亦不会太大。

证监会:北京证券交易所新股上市不设涨跌幅限制 上市次日起涨跌幅限制为3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