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家好,我是小蒋。全国很多地区的学校都开学了,对吧。但最近,山东菏泽有几个小区的市民,还在为孩子入读小学的问题操心。

这些小区在菏泽市一小的学区范围内,但家长给孩子在网上报名时,却被退了回来,原因是他们的房子套内面积小于60平方米。

菏泽一小是当地的重点小学,很多家长就是因此才买下周围的学区房,但经济能力不够,就选择了小户型,没想到聪明反被聪明误,本来是想让孩子接受更好的教育,结果孩子直接没学上了。

年初,深圳市螺岭外国语实验学校官网发布了《有关学位申请补充要求的告示》,对入学申请的房产面积予以要求,规定“50平方米以下住房限制入学”,就引发了很多家长的担忧,最终,该学校删除了相关通知,修改了规定。

这几年,限制学区房面积的学校越来越多了,其实想想也明白,每个家长都知道买学区房就对应着重点小学,有更好的教师资源,天下的父母没有不望子成龙的,也都甘愿往孩子教育上砸钱。

但是呢,买房的人越来越多,学校的就读名额毕竟是有限的,所以很多学校只能细化规则,比如像这样根据房产面积,或者购买年限来限制入学。

这也让人联想到,最近,国家在规范教育行业上做了不少功夫。发布“双减”政策,大力打击教培机构,目的无非是促进教育公平。

补习班刚开始兴起那会儿,父母给孩子报班,一般就是找个地方看孩子写作业辅导功课,觉得总比在家打游戏看电视好。

但前几年,随着资本的进场,很多大牌连锁教育机构不停地扩张加盟,抢占市场,砸钱做广告。营销“你来我培养你,你不来我培养你的竞争对手”,还有 “北美真人外教”、“加拿大原版教材“等等概念,就是为了贩卖焦虑。

教培机构把教育变成了生意,学来了健身房、美容院囤课开卡那套,从原先的上一节交一节课学费慢慢演变成囤课模式,很多家长疯狂砸几万块给孩子报全科数理化辅导。

为什么现在改革要求,校外教培机构只能是公益性质的,因为教育是国之根本,事关未来,不应该被利益所裹挟。

以前,有钱的人可以依靠买学区房上个重点学校,但是现在有钱也并不意味着一定能获得好的教育资源,北京等地更是实行了教师轮岗制度,规定只要是据退休年龄不满5年的老师,必须要流动起来教学。

教育领域是不能嫌贫爱富的,教培行业受到打击就是一个例子,即使现在的改革不能做到绝对公平,也是在为相对公平而努力。

其实家长也不必焦虑,义务教育阶段,孩子们依靠学校里老师的教学完全就够了,孩子最终的成长不是依靠补习班,也不是依靠学区房,最大的因素是他在学习上的付出。内卷就是不停跟别人争夺资源,既累身也累心,没有必要。

有那买贵价房子的钱,不如把拿出来,带孩子旅旅游,学学特长,还能增长孩子见识,也是一种别样的学习,不是只有读书才是唯一的道路。

每个孩子各有所长,当我们在谈论教育时,其实最缺少的就是从孩子的角度,那套金钱逻辑已经无效了,教育怎么发展,还得看家长的心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