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的地很贵。这一点很多人都知道。 “你猜猜现在香港中环的房价涨到多少了?二十多万一平!” 从香港游玩回来的朋友,和snowy说起这个话题的时候,嘴里直抽冷气。 香港的房价有多贵,snowy不清楚,snowy是做教育行业的,对香港的教育有多贵,倒是有所耳闻。

2015年的时候,香港一个有“补习天王”之称的语文老师林溢欣,挥挥手就轻描淡写地拒绝了价值8500万的合同,不为别的,人家就是不差钱,不想赚这份钱。 要知道,当年,即便是香港的特首,年薪也不过只有500万港币。对于一个薪资位于香港中位数的普通白领来说,他们想赚8500万,要工作350年。 而就是这么一笔巨款,人家说拒就拒了,何其洒脱!

当年香港甚至流传这么一个笑话:一个小朋友对自己的好朋友说,自己以后要当校长,教好多好多的学生,结果被他的朋友一巴掌糊在脸上: 傻的吗?当什么校长,做补习天皇啊!有钱你都不赚?! 由此可见,当补课老师在香港有多赚。

相比于香港,上海其实也没差多少。 在上海,家长给孩子报补习班,基本上分成三个层次。最常见的,就是家长为孩子报一些补习培训班和兴趣班,少则三五个,多则十几个,花费可以说是丰俭由人,从几千到几万,全看个人能力。 条件好一些的家长,则会组团为孩子寻找一些“名师”,对孩子进行针对性的授课,当然了,这种名师,往往价格不菲,几十万的也不是没有。 再高段位一点的家长,则会为孩子寻找好的补课老师,对孩子进行一对一指导,毫无疑问,这是补课界的高端VIP客户,独家定制,别无分号,在费用上,只有你不敢想的,没有人家花不出去的。 据相关数据显示,在2017年寒假期间,上海有95.2%的家长给孩子报了补习机构,平均花费达5828元,至于个别花费较大的,一寒假花了几十上百万的家庭,大有人在。 都说孩子是碎钞机,这纯属胡说八道。碎钞机哪有这烧钱速度快?这分明就是把金库炸了。

前几天,一位家长佳妈在和snowy闲聊时,脸上满是如释重负的表情。 “可算是熬到头了。” snowy其实蛮理解她的心情。 3600元的口语培训班、5000元的英语补习班、4000元的钢琴课、80000元的研学旅游,还有跆拳道、美术、编程等各类兴趣班粗粗一算,区区不到两个月的暑假,佳佳的个人花销就超过了十万块,这其中还不算家长陪同部分的花费。 别人花钱如流水,佳佳花钱如溃堤,这种花钱速度,换了别的家长,估计也受不了。 佳妈满心憧憬着孩子上学以后,自己轻松愉快的生活。snowy看在眼里,其实挺不忍心告诉她: 开学以后,孩子的花销只会更大。毕竟,升学后面还有升学,升学后面还有升学,孩子的补习费用,只会越来越高。

有些人可能不太理解一些家长拼命砸钱让孩子补习的心理:没钱别补那么多不就行了吗? 但在现实世界中,有些事其实是由不得自己做主的。有一种效应,名为:剧场效应。剧场中,某个人为了更加看清舞台,自己站起来看,后面的人为了保证自己也能看清楚,就不得不也站起来,于是导致了连锁反应的发生,几乎所有的人都得站起来看。如此一来,大家看的视野还是跟坐着看的时候一样,但大家都比坐着看更累了。补习其实也是一样的,人家孩子都被家长举得高高的,开心地看大戏,你就忍心让自家孩子坐板凳上,看别人的屁股?

国内的教育资源之紧缺,社会竞争之激烈,大家有目共睹,这种残酷的情况,往往逼得家长不得不拼命地为孩子报补习班。 “哎,要是自家在国外就好了,哪有国内这么大的竞争压力。” 娜娜曾经不止一次,听到有家长发出类似的抱怨。 有不少人羡慕国外的教育,觉得国外的教育,既注重对孩子的全面培养,又不会让孩子拼命补课,以繁重的学业压垮学生和家长,简直是教育的理想模式。 可惜,事实的真相,与他们的想象完全背道而驰。 外国的家长不但也给自家孩子报补习班,有的甚至比魔都家长还要拼,只不过他们不说。

一、韩国在韩国,学生中流行着“四当五落”的说法:一天睡四个小时的考生会当选(考取理想学校),睡五个小时的则可能落榜。曾经有一个韩国的纪录片,记下了一个普通韩国考生一天的时间安排:08:00,上学;16:00,下课,自习;21:00,放学,到补习院上课,或读书室学习;23:00,到了韩国规定的补习宵禁时间,回家。许多考生还会在回家后持续学习到凌晨。

据统计,韩国高中生平均每天要花16小时在学习及其相关活动上。他们就像一只困在巨大转轮里的仓鼠,一刻不停地向前奔跑,即使精疲力竭也不敢停下。“只要醒着,学习就是最重要的事。”在国内,“996是福报”成为了一种被人广为调侃的笑谈,但对于韩国的学生来说,996线”是他们的常态。 而在补习方面,韩国学生更是拼命,约四分之三的韩国学生会在放学后转身步入补习院,早在2011年,韩国父母们花出去的补习费就高达180亿美元。 如果说上海的家长是“战斗鸡”的话,那韩国的爹妈鸡起来,只能说是“轰炸鸡”了。咱们是只要鸡不死,就往死里鸡。人家是:我就不信鸡不死

二、日本对于日本的教育,很有人想起来恐怕第一印象就是“宽松教育”。 为了给学生减负,早在八十年代,日本就将教育制度进行改革,不再发表排行榜成绩,奉行“宽松教育”,所以,在这种教育制度下成长起来的日本“九零后”,又被很多人称为“宽松世代”。 说实话,snowy以前还挺羡慕这些宽松世代的,没有考试压力的学校,和天堂有什么不一样吗? 可事实证明,snowy以前的想法太天真了。

据日本经济新闻报道,索尼生命保险的调查中获悉日本孩子在兴趣班和补习班等校外教育上的人均月花费为15170日元(约合人民币913元),和3年前相比增加了5成。 看起来不多是吗?别忘了,这只是日本的平均水平。 中国如果也平均一下,上海在补课上的花费说不定还不够吃碗面呢。 在日本针对学龄前儿童的父母(248人),对孩子从上小学到步入社会需要多少教育资金的调查中,得到答复的平均额为1339万日元(约合人民币81万元)。 还有8%的父母回答需要3千万日元以上(约合人民币181万元)。 这么一看,日本和国内似乎也没什么不同。

在一期名为《秋刀鱼VS东大学霸40人》的综艺节目里,主持人问了在场数十名东京大学的学生:你们有谁上过补习班,请举手。结果有四分之三的人都举起了手。 电影《垫底辣妹》中,主人公沙耶加也是通过在补习班刻苦学习了一年,才考上了理想中的庆应大学。 各种补习班的广告在大街上几乎随处可见。 在日本,不去补习班,就考不上好大学,几乎成为了一种共识。

补习班宣传语:深呼吸,这里距离东大已经不远了当然,韩国和日本其实都算是大中华文化圈内的国家,国情在很大程度上和中国比较相似,只列举东方国家,似乎不太能说明问题。 既然这样,咱们就再来看看一直以来,都以素质教育、快乐教育著称的西方教育,是一个什么情况吧。三、美国一直以来,美国都在不遗余力地鼓吹“快乐教育”。 在很多人的印象中,西方的教育都是轻松的,愉快的,引导孩子发掘天性,从不对孩子进行“填鸭式”教育的。 但实际情况,却是完全相反的。 说好一起到白头,你却偷偷焗了油。 说一套做一套,可以说是老美的管用把戏了。

美国的小学下午三点就会放学,隔三差五就有假期,孩子笑着闹着,一天就过去了,看起来简直不要太轻松。 然而,当放学铃声想起,学生蜂拥而散,这些刚刚在同一个学校中接受教育的学生,就会分成泾渭分明的两支队伍。 黑人小孩大多回家,继续玩耍,而白人和华人的孩子,则三三两两背起书包,拿起乐器,奔向了自己的下一个目的地——补习班。 没错,这就是轻松表象下面被隐藏的“真实”。美国的学生,同样需要补课。

一个不去辅导班补课、不花大价钱去学习才艺参加社会活动去丰富自己履历的孩子几乎没有可能进入名牌大学。而且就算是进入了名牌大学,也不代表你可以顺利毕业。 2018年,美国仅有平均53%的学生能在6年内获得学位毕业,大一新生的辍学率高达30%,毕业率最低的美国大学,仅为8%。这说明什么?考上同一所大学的学生,智商在几年间迅速分层?怎么可能呢,他们又没被“弱智光环”笼罩。

真相是,一部分优秀的学生,一路补课上来,从底子上就比那些没补过课的学生好,那么大学生活一开始,这种差距自然会被迅速体现出来。所谓素质教育,从一开始就是个玩笑话。

其实大家都是演员。 韩国说:我教育公平;日本说:我“宽松教育”;美国说:我快乐第一。 但实际上,这些国家的学生,却没有一个不在背后卯着劲拼命补课学习。 就好像有些人,明面上和邻居聊天,说什么“我家孩子从来不补课,就是随便学学,哦吼吼吼吼吼”,背地里却拼命鸡孩子一样。尬演不可怕,谁信谁尴尬。

大家对于上海幼升小/学校报名/升学面谈等问题,想进一步了解的,可以加Snowy的个人微信号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