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中国反对课外辅导的斗争仍在继续。孩子们在学校负担过重的问题也让俄罗斯教师感到担忧。在“创意周”教育节期间,知名专家齐聚莫斯科讨论21世纪教育领域的需求。卫星通讯社记者就俄罗斯课外辅导的未来这一话题采访了几位专家。

今年夏天,«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在中国发布后,与课外辅导的斗争也随之开始。民办中文教育平台现在被剥夺了提供有偿服务的权利。如果它们想继续生存,就必须变成非营利组织。半年来该行业最大公司的股票下跌了近一半。

社会学教师、“2018年俄罗斯年度教师”、车臣共和国人民教师阿里汗·迪纳耶夫在接受卫星通讯社采访时表示,虽然该法令影响了股市和商业,但它完全是为了孩子。

他说:“中国有着不同的文化,一种基于孩子间最高水平竞争的教育体系。最近的比较研究表明,中国理科学生实际上是世界上最好的。这是由于学习任务重以及对知识的崇拜而实现的。因为它是提升社会地位的主要阶梯。每个人都知道这一点:无论是遥远的村庄,还是首都北京。中国领导人的这一决定是为了给孩子们减轻心理和生理压力。现在很难说最终会有怎样的结果。”

阿里汗·迪纳耶夫还告诉我们,限制课外辅导的同时,中国政府显然不想限制体育、艺术、机器人或IT教育。这些课程的目的是帮助孩子。

他接着说:“最有可能的是,所有这些都将以某种方式被纳入学校课程,课程将被监管和分散,以免让孩子们负担过重,同时不会剥夺他们获取知识的机会。”

教育平台ProductStar总经理兼联合创始人米哈伊尔·卡尔波夫在接受“公司秘密”网刊采访时表达了对俄罗斯教育平台市场的担忧。他认为,俄罗斯可以借鉴中国的经验。但在阿里汗·迪纳耶夫看来,在俄罗斯这是办不到的,原因有很多。

他解释说:“俄罗斯有着悠久而深厚的课外教育传统。这个领域非常发达。根本无法想象在俄罗斯这将被关闭、取消或禁止。我们只是有不同的文化,不同的方法。这将等同于关闭学校。”

“联盟动画电影”制片厂教育项目部负责人加林娜·斯韦奇科巴洛娃在整个讨论过程中,一直是课外教育的坚定支持者。

她说:“不是所有的内容都可以在化学或体育课上消化。拥有一个可以与志同道合的人交流的平台很重要。从孩提时代起,你就会明白什么是你感兴趣的。不可能禁止课外教育,因为在某个时候这些辅导班的某一个有可能会回答‘我想做什么’的问题。”

著名儿童智力娱乐节目“我们有知识”的主持人亚历山大·普里亚尼科夫正在培养未来的篮球冠军。他的儿子只有十三岁,但他从小就喜欢运动。据这位父亲说,多亏了从小付出的巨大努力,国家队的主教练已经开始关注这个孩子了。

他说:“如果我们放弃早期儿童职业教育,那么我们就会忘记职业体育、真正的艺术、真正的科学家。这听起来很残酷,但如果我们今天不剥夺一些孩子的童年,明天我们就会失去专业的芭蕾舞、体育和专业的古典音乐。如果只应有童年而无需早期特殊教育的观点占了上风,那么你就可以忘记所有这些领域的天才。”

不过,国际儿童中心“阿尔捷克”——俄罗斯著名儿童夏令营经理康斯坦丁·费多连科和他的同行们完全不同意这一观点。在他看来,最糟糕的事情是剥夺孩子的童年。

他说:“当我听到成年人为孩子决定一切并说‘我们需要保护我们的遗产,培养新的天才、音乐家和运动员时’我感到震惊。谁需要它?你们需要?成年人需要?你想让孩子们保存我们无法保存的东西吗?我认为,我们根本无权让1600万(这是俄罗斯联邦的学童数量)队伍来完成我们没有完成的任务。孩子不需要自我实现。我们——成年人,需要自我实现。孩子们首先需要知道‘我是谁?’、‘我在哪’这些简单得多的想法。”

今年夏天在俄罗斯也开始格外注重教育领域。目的是保护儿童免受有害资源的侵害。

今年6月1日,《俄罗斯联邦教育法》修正案中涉及教育活动引入的内容开始生效。它旨在禁止利用教育活动煽动社会、种族、民族或宗教仇恨,包括向学生传授有关民族历史、民族、宗教和文化传统的不准确信息,以及唆使孩子们从事违反俄罗斯联邦宪法的活动。

俄罗斯国家杜马网站称,该法律将保护俄罗斯公民,主要是中小学生和大学生,使其免受经常打着教育幌子的反俄宣传的影响。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