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年8月21日,谷城县公安局打击电诈工作专班在襄阳市局反诈中心和武汉市局江夏分局大力支持下,在谷城县一电竞酒店将涉嫌帮信犯罪的嫌疑人武某成功抓获。

经查,2021年3月至7月期间,武某购买10余台“猫池”设备及1500余张手机卡(又名注册卡),通过出售“验证码”、“注册卡”及转卖“猫池”设备,共计获利3万余元。

上学时,因为流量不够用,武某通过淘宝购买了一张“纯流量”卡,虽然使用过程中不太稳定,但因为价格低廉,这张卡一用就是一年。

因为对通讯专业有兴趣,武某经常查阅相关资料,也在大学里旁听过专业课程,知道自己所用的“流量卡”实为“物联卡”,一般适用于车载导航、共享单车等商业用途,随着自己的钻研,通讯技术学科的博大精深,让这个二十二岁的青年渐渐沦陷。

今年3月左右,武某在朋友圈中发现,之前向自己出售流量卡的商家正在招聘出售手机卡的代理。既能挣钱,又能进一步了解自己感兴趣的行业情况,武某立即与卖家取得了联系。

通过沟通,武某以每张卡3元的价格购入,再以每张6元的价格卖出,每张流量卡的月租29.9元,包含100G的流量,他则以其中的差价和客户每次充值得到的30%返利获得收益,因为手机卡激活简单,很快便卖出了近400张。

这大大颠覆了武某对电信知识领域的认知。在他的印象中,运营商一个身份证最多只允许绑定五张电话卡,即便是流量卡也不能超过10张,又如何能绑定30张?

好奇心驱使,武某再次与其取得了联系。原来,商家所说的电话卡实为“注册卡”,这种卡片不能用来打电话或使用流量,常被用于大量注册抖音、微博等账号,用以接收验证码,而市场上有部分人出于某种原因,对验证码需求量较大,一个验证码最高可以卖到20元。

见到有利可图,武某果断以17元每张的价格购买了一盒“注册卡”,一共500张,因为操作注册卡还需要相应的设备,今年5月,武某在某二手网站平台先后购买了18台二手“猫池”和“加密狗”设备,又从淘宝上购得了一款名为“自动发码”的软件配合使用,用以将“注册卡”的相关信息发送到目标群体的手机中。

“猫池”,可简单地理解为基于电话的一种扩充装备,是一个类似普通路由器一样的黑色盒子。设备没有好坏之分,但是在别有用心的人手中,它却变成了罪恶的孵化器。

传统印象中,电信诈骗分子通常采用随机拨打电话或发短信的形式引诱事主上钩,而如今骗子已经开始使用“猫池”实现同步拨打电话或发送短信寻找诈骗目标。他们将事先准备好的大量SIM卡插进卡槽,随着卡槽上方的指示灯闪烁,“猫池”就可以自动地同时向多个手机发送短信或语音呼叫。

因为能够实现集群发布,而且使用方便、成本低廉,“猫池”已经成为电信诈骗者十分常用的诈骗用具。

据武某回忆,这次出售验证码的过程并没有他想象的顺利。因为验证码主要用于黑灰产业,自己软件运用也不熟练,加之运营商对“注册卡”的监管措施,一张卡出问题后,实名关联的其他卡片都会被共同销户。

起初,武某兴致勃勃地分三次共计买回1500张“注册卡”,但被销户的卡片也数量不少,这让武某感觉心疼。

手头上有关“注册卡”和“猫池”的微信群被封禁和解散了许多,武某知道,买卖“注册卡”和“验证码”的一系列操作是违法行为。

但手头上还剩下一些“注册卡”和“猫池”等配套设备,如何创造最大的价值?武某准备将这些悉数卖出。他在网上寻找了一些买家,至于买家买去做什么,武某觉得跟自己没什么关系。

没想到,“猫池”设备和“注册卡”很容易出售,甚至一度出现脱销,为了填补销售的漏洞,武某开始帮助买家联系购买“猫池”,再从中中转牟利。

没多久,他便转卖了58台“猫池”和600余张“注册卡”,通过这些不法途径前后获利3万余元,殊不知,武某的行为已被警方尽收眼底。

为了深入推进“断卡”行动,严厉打击提供、架设呼叫设备、养卡养号等涉诈黑灰产业违法犯罪活动,2021年8月21日,经深度经营,周密筹划,谷城县公安局打击电诈工作专班及时收网,一举将嫌疑人武某抓获。

目前,谷城警方已扣押流量卡两万余张,武某因涉嫌帮助信息网络犯罪活动罪,已被谷城县公安局采取强制措施,案件正在进一步侦办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