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当你想要涌起一点同情时,她却又来个华丽转身,100岁的时候迎来了人生的黄金期。

她是克莱默,澳洲人。介绍中都说她是著名的舞者、艺术家。其实,她不是能用标签固定的,她是自在、有趣、灵动的灵魂。

终于等到能独立决定的时候,她已经26岁了。但是这有什么关系呢,26岁的大姑娘抱着成为一名歌手的梦想,只身前往悉尼音乐学院学习。

就当她以为自己可以在唱歌这条路上稳扎稳打地走下去时,一场音乐会给她的歌者生涯带来了转折。

当一名轻盈的舞者伴着轻柔的音乐在灯光下翩然舞动时,克莱默觉得整个世界都灵动了。

《蓝色多瑙河》让克莱默忽然发现,原来自己的内心深处住着的,是一颗跳舞的种子。这个节目就是专门为她的第二次认知觉醒准备的。

一瞬间,却促成了另一种毫不犹豫地改变。也成为她几十年的追逐与努力的方向。哪怕她没有一丝舞蹈的底子,她也毫不退缩。

1940年,克莱默通过了澳洲最有名的舞蹈团的考试,真的成了一名正式的舞蹈学生。

三年之后,她就开始登台演出,并且越来越得心应手。每年跟随舞团国内国外大小舞台,出了很多优秀的作品。

10年的巡演,规规矩矩的人生,听从指挥没有自己的发挥空间,她厌倦了。终于在40岁的时候,她又迈出了大胆的一步,辞去舞团的工作。

曾经在年轻时,为了生活她当过裸模,也为澳洲知名的艺术家做过模特。在40岁的时候重拾旧业,她并不觉得有多不好。

男友沙德米是电影制片人。为了爱,她决然放弃舞蹈,一心支持男友的电影拍摄。为了一部真人加动画的电影,她为他画了400多个角色。

电影还没拍完,男友竟得中风。直到1987年沙德米去世,克莱默照顾男友18年,钟爱的舞蹈事业也放弃了18年。

1988年,克莱默已经74岁了。周围的亲友大多离世。就在人们以为她就这样了此一生时,她却选择复出,搬到美国和一个舞蹈老友继续跳舞演出。

在美国的五年时间,她竟然又收获了一份爱情。她和一名美国商人谈了20年的恋爱。当然,这一次她在谈恋爱的时候,也兼顾了钟爱的舞蹈。

这一次,别说别人想不到,连她自己都想不到,她的创作黄金期会在100岁的时候来临,她的人生高光时刻会在100岁以后持续高光。

写自己的过往,一个世纪的长度和宽度,她有的是精彩。这样的精彩,让她出版了三本书。

104岁的年纪,是这个奖项有史以来最大的年龄不是重点,重点是,她的年纪比这个奖项的历史都长。

不要以为百岁多的克莱默放弃了舞蹈。虽然下半身已经很难快速地跑动和持久地站立,但是她还可以靠灵活的腰身以及优雅的双手演绎美丽有趣的灵魂。

忙着参演国家剧院以及许多大大小小的演出;忙着和一帮年轻人拍摄影片——《地平线上的女人》,以此来记录她到目前的灿烂一生;忙着写那些关于电影和舞蹈的书;忙着教年轻的舞者们。

父亲没有多大能力挣钱,却有很大酒瘾和暴躁的脾气,她和妈妈以及弟弟为了躲避被打,终日东躲西藏,直到妈妈再婚,才过上了安稳的生活。

虽然一生不婚,却不少真切的爱,同时更加自由不受拘束。这也是她那么大年纪依然活力充沛的原因。

她不去记年岁和时间,就不会有老的概念。她只是觉得自己在这个世界很长时间,学会了很多东西,并且将要学很多东西。

对物质没有追求,对生活保持永远的豁达,106岁的年纪,对克莱默来说,跟她小时候的状态没什么区别。

她没有婚姻也享受了爱与被爱。她没有孩子也同样不孤独,没有房子却比谁都活得自在随性。

克莱默,转折转折再转折的人生,让人永远无法猜到,下一刻,她的高光在哪里绽放。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