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月1日,教育部召开第四场金秋新闻发布会,介绍将从今日起正式实施的《教育督导问责办法》(下称《问责办法》)相关情况。会上,四川省教育厅总督学傅明分享了四川近段时间以来在教育督导上的经验做法。

“教育改革发展的重点、难点问题在哪里,教育督导就要跟进到哪里。”傅明在会上说,通过地方教育督导工作,有时会发现存在“一团和气”的倾向,一些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久拖不决、屡改屡犯。其主要原因在于没有把问责的板子打下去,没人承担责任。

对此,傅明介绍,四川省在教育督导问责上,重点突出对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任务进展缓慢、侵害师生权益、校园安全落实不力的政府、部门和学校,及相关人员进行问责。

据了解,2020年,四川将落实义务教育教师工资待遇列为教育督导的“1号工程”,在国家督导暗访组发现并移交四川省关于少数县谎报瞒报公务员奖励性补贴、对教师举报问题核查处置不力的问题线索后,四川省立即核实、迅速处理。

从具体做法来看,傅明介绍,一是通报督办。向全省通报有关县虚报瞒报信息、谎报制度落实情况、对举报问题处置不力三个方面的问题,要求各地引以为戒、举一反三。

二是约谈整改。省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约谈市长、县长及相关部门负责人,督促加快问题整改。要求市委书记、市长专题研究,建立义务教育教师工资收入保障机制和义务教育教师工资随当地公务员收入动态调整机制,目前已全面整改到位。

三是追责问责。依据职责权限,地方责令有关县向市委市政府作出深刻检查;对县政府发出监察建议书;对县长进行诫勉并在全市大会上作检讨;组织处理和党纪政务处分9人。

“近年来,我省教育督导问责成为了行政问责重要组成部分,过去问责不主动、追责不给力的现象已得到根本扭转。”傅明说,眼下,四川已建立起有利于督政督学的有效常态。建立完善约谈制度,让约谈成为常态。数据现实,近两年,四川省级层面约谈19次、涉及近100个市县和高校;“五项管理”问题约谈668人次。

据介绍,到今年,四川分管副省长、省政府教育督导委员会主任就义务教育均衡国家督导检查反映出的问题约4个市(州)和6个县(市、区)政府主要负责同志;就校园安全问题约谈3个市政府和6所高校负责同志。

在形成教育资源调整与督导问责挂钩工作上,傅明指出,今年起,已对高校硕士研究生论文抽检结果存在问题的9所高校,相应调减当年研究生招生计划108人;针对某民办学校原负责人猥亵学生的严重师德师风问题,降低学校在全市综合评价等次,取消学校评优评先资格,对校长和师德师风监管负责人提醒谈话并扣减考核绩效。

傅明表示,下一步,四川省将深入贯彻落实好《问责办法》,重点做好三个方面的工作:一是加强学习宣传,营造更加良好的教育督导问责环境;二是研究制定《实施细则》,进一步完善我省督导问责制度体系;三是深入推进问责实施,为教育高质量发展保驾护航。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