斑斓光影中,脑海中的那个少女终究和年少的自己重合起来。那时的我还相信梦。

记忆里的那个少女抬起头,却仿佛还没从巨大的惊喜中缓过神来。毕竟她已经期待了多年,这一切显得那么不真切……

她知道多年来自己心心念念的人,此时就站在不远处,与她仅仅隔着一块玻璃。她紧张得心跳漏了几拍,慌张地假装在玩手机,却没意识到自己的演技有多拙劣;她只敢缩着小脑袋,假装无意地偷偷瞄那个人几眼——她是有多么想上前,却连对视的勇气都没有——多么好玩甚至好笑的一个画面。那时的她藏了太多心思,显得十分小心翼翼。

她觉得一切就像做梦一样,心里小鹿乱撞似的。梦想成真的此刻,她思绪万千。她始终没从激动的心情缓过来,一直在心里傻笑着。

人生如戏,她觉得自己是如此幸运,能来这世间走一遭。她十分感谢两年前的那个自己,那么勇敢地一路追着光到现在,才让今天的自己美梦成真……

时光拨回到17岁的冬日。繁重的学业,顶着父母老师的期待,每个在青春年华的小人,大都在日复一日地学习生活着,按部就班地成长着。

高中的时间走了一半,我已经不会有刚入高中时的不知所措,却也可以看到高三也越来越近了。平淡的人生,似火的年华,我总是期待着有一些不一样的事情发生。或许我那颗跃动的心,打小就没有停止过。

我在此之前的人生也是真的足够简单了:在一个小城市里,听从父母的要求,好好把书读好。除此之外,没有太多的课余了。

或许按这样的人生一直走,也还是挺不错的,起码足够安稳。可惜我天性爱闯荡冒险。这就注定,我是不可能会心甘情愿地去接受,这一眼望得到头的人生安排。

不经意间,我点开那个视频。那时的我都没意识到,自己的人生轨迹可能将由此改变。

我被视频里的舞蹈给深深震撼住了,不由得坐直了身体。我心跳仿佛漏了一拍。我盯着视频里的主角——我觉得他的才华,有点过分妖孽。

我承认,在那一刻,我心动了。在那几天,我那颗悸动的心始终无法平复。于是乎,我做了一个有史以来最为出格的决定……

我天性孤僻,有点特立独行,小时候经常被人孤立。为此我暗暗发誓,长大后一定要成为一个了不起的人,把泼在身上的冷水都煮开了,浇回给那些嘲笑过我的人。

那时我刚入初中时,性格十分内向。我打算加入一个社团,试着能不能改变自己的性格,改变经常被孤立的现状。

我站在社团的招新会上,心里默默排除掉完全不感兴趣的动漫社,和身为语文学渣唯恐避之不及的文学社后,我就只剩下最后一个选择——街舞社。

而我生活的地方只是个小城市,自己所在的重点初中能有3个课外的社团,已经算是相当不错的了。

在此之前,我也没有真正意义地接触过舞蹈圈。最多打二年级起我喜欢周董,那时他带起的街舞风也影响到我。那时假小子似的我会觉得街舞很酷,很希望自己有机会也能学习街舞。

那时候的我听到他拽拽的歌,也会跟着瞎跳一些自认为很酷的动作。甚至,小时候的我常常在每年除夕电视放春晚时,跟着音乐开心地蹦跶一个晚上。这也就那时的我和舞蹈的所有联系了。

其实我的目的很简单,单纯只是想通过加一个社团,来改变自己孤僻的性格。至于社团的类型和内容是不是我真正喜欢和了解的,对这时候的我来说,并不是那么重要。只要我稍微能接受,我都可以去试一试。

“可是,面试怎么办?他们会答应让零基础的我加入舞社吗?”我不由得头大起来。我不确定自己到底能不能进入舞社。毕竟自己并没有什么舞蹈基础。

可那时的我,真的很想通过一个社团,来改变自己内向的性格。我不想再被孤立,不想再让小时候的噩梦继续延续下去了。

那时互联网还没有特别常见,我只能利用每周宝贵且短暂的上网时间,快速查阅关于爵士舞的相关信息。毕竟已经下定决心要试一下能不能加入舞社,即使那时的我对爵士舞一无所知,我还是想先尝试着去了解、接受、欣赏这种艺术。

那是一个百度贴吧盛行的年代。我在爵士舞吧里,我找到了自己所需要的足够多的资料。于是,我对爵士舞有了初步的了解。凭着这一知半解,我决定去参加下一周的舞社面试。

老实讲,爵士舞给我的第一感觉是过于性感。这种风格其实与我格格不入。我出生于一个保守的家庭,从小就被灌输“端庄的、专心学业的才是优秀的”的观念。这种大胆的风格在我父母口中会被形容成伤风败俗的。另外我自己也很像个假小子,怎么看都不是很适合这种性感风情的舞种。

可惜那时的我并没太多的选择,毕竟只有3个社团。既然如此,即使一开始我对于爵士舞有点不太适应,但我还是努力尝试着去欣赏、接纳这种舞蹈。我尝试着变换一个视角,尝试着去感受并爱上它的力量美。

我觉得一样东西,在还没真正地接触之前,就凭第一印象给它判了死刑,这也不好的。所以我打算先去试试看,万一我最后会喜欢上爵士舞呢?毕竟在那时的我眼里,会跳街舞还玩社团的人真的好酷;另外自己的家庭环境使然,这可能是我唯一一次能接触艺术的机会了。

只能说,我真的算是阴阳差错地接触到爵士舞。不知道老天这般造化弄人,最后会酿成怎样的结果。

面试那天下午,来的同学有很多。不过我看大家装扮并不像是跳街舞,不像有舞蹈基础的,悬着的一颗心倒也放下几分。

想来也是,我们这边的观念普遍是学业为重,没有多少人会有机会在小学就接触这种偏前沿的舞种。

那时候家里也不能经常上网,只能靠着网卡。要争取到上网的机会,更是只能借以查资料的名义。每次都是趁着家里没人,偷偷溜去上网。那时家里实在被怎么适合跳舞,我只能在电脑前看几个动作,又跑到梳妆镜前模仿着。现在想想都觉得特别好笑。

不过如今回望那个年少的自己,这份记忆又显得有多么的弥足珍贵呢?那时我的快乐是简单又纯粹的,这仿佛在启发着现在的我一个很重要的道理:不管未来如何,能把当下活得精彩,就已然足够了。

其实我也算是一个爆发型选手吧,一般尝试一件新事物时,最开始的冲劲很足;但同时也存在着一个很严重的问题,我常常只有三分钟热度。这个毛病有必要改一改。

专攻基本功的练习主要是前一两个月。那时的我已然是走火入魔的状态,一整天都在研究着动作的发力点。我那时就特别不信命,不信自己永远做不好这些动作。

现在回忆起来,也特别感谢那时候师姐一直给我们强调基本功的重要性。事实证明,当年在练习基本功上投入那么多时间精力是值得的。足足一两个月后,师姐才让我们开始接触完整的成品舞训练。其实比起他们自己已经深入研究了爵士舞好多年,我们这些舞蹈小白实在是显得太弱了,甚至平时连舞蹈视频都很少看,压根不是很清楚爵士舞的风格和感觉。

这样练了一两个月基本功后,师姐终于答应让我们开始学习成品舞了。但是他们自己本身就很忙,社长一直在忙着广州那边流行舞类的艺考。

印象中她的形象对我来说是很震撼的。因为在我当时所在的重点初中里,很多同学看起来都是很乖巧的好学生模样。而社长虽然只大我们一两岁,却身材有致,看起来仿佛是荧幕里的大明星一样。

那时韩流还没现在那么大火,而那个世界离我实在是太远。老实讲,如果不是为了在社团里锻炼自己,我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和这类人打交道。因为在我小时候,父母便一刀切地告诉我,那些爱打扮追星的孩子都是不好的。而年少的我接受外界信息的途径又特别有限,导致那时我无法分辨父母的说法对错与否。

不管怎么说,那时的我心里确实有一种顶风作案的感觉。通俗地来讲,我感觉我好像没乖乖听父母的话。不过我还是在心里自我开解道,自己只不过学跳舞罢了。而且师姐看起来好像也不像父母口中的那么坏。

而当时的我还面临一个很大的问题——我的性格貌似和爵士舞的感觉格格不入,怎么跳都不对味。那时我能想到的唯一解决方法是,多去看看师姐推荐的视频,比如北京星舞团的。她叫我们没事多看一下爵士舞的视频,可以培养舞感。

一开始我还不知道这个舞蹈是什么样的,所以打算上网去查一下歌曲的mv。不看还好,这一看给我打开了一个新世界的大门。

我看到那个mv里有绳子、胶带,我感觉一种束缚感。我觉得很刺激,那是一种我未曾了解过的文化。其实那时我也看不懂太多。

师姐点名了几首歌,up&down什么的,但最后都没有学,师姐太忙了。最后只有机会在初二时学了一下权志龙的bad boy,不过我们没什么学习天赋,老是学不会。所以在这个初中的舞社,我其实除了把爵士舞的基本功学得比较扎实之外,什么都没学到。

学校门口经常有人在发市里一家很牛的舞室的传单。那时我就特别希望自己能有机会去那里学习舞蹈。我知道自己很差劲,那时的我觉得自己需要老师引入门,自己自学就是在瞎搞。

那时候我老是记不住动作,导致放音乐时我只能freestyle。大概那时候开始,我就已经埋下创作类路子的种子了。仗着基本功好,我一直觉得自己虽然记不住动作没法跳好一支舞,但我凭着自己扎实的基本功底子,随音乐的律动即兴一支。

那时候我真的挺绝望的,觉得自己空有一身本事,明明基本功不错,却不会记动作没法把我扎实的基本功展现出来。我就像个无头苍蝇。而我却只能看着自己错过一年年学舞的黄金时期,却无能为力。因为学舞的事,我是不敢跟父母说的。我觉得父母是不会答应的。同时他们很有可能会以学习为由,阻止我继续跳舞。我会有这样的观念,是因为我记得我四年级时曾跟母亲提过想学钢琴,最后只是被骂的狗血淋头,毫无结局。同时她用各种冷嘲热讽打压我,希望我能一心读书。那时她把话说得很绝很难听,但同时又都讲在点上,让我很难反驳,直接把我的小小梦想给浇灭了。

所以这次学聪明了,反正说了也没用,还不如偷偷搞,起码不会被打压,等中考后再想办法去学舞。最后中考后我还是没机会。我实在不觉得他们可能答应让我学舞。小时候真的话语权很小,但也没办法,谁叫自己还没独立。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