综艺《舞千年》这周六(12月11日)已经播出至第六期,但姜小巍依旧有些紧张,甚至有种梦回节目首期播出前的感觉,“节目模式太新了,我心里没底,也不敢想太多。”

第六期节目上线的前一天晚上,姜小巍在监修后期,凌晨五点成片才踩点完成。他担心的是这一期节目里芭蕾舞剧《敦煌》。这支作品用芭蕾舞诠释敦煌飞天,以西方舞蹈展现中国传统艺术,与大众印象中的“敦煌舞”大相径庭,他不知道这样的中西合璧观众会有什么样的反应。

还需要注意的是,《敦煌飞天》舞蹈桥段正式出现之前,《舞千年》给这支舞加上了一段音乐家与敦煌壁画修复师的爱情故事,作为内容铺垫。姜小巍也担心,这段故事与舞蹈是否连接顺畅,能不能帮助观众理解舞蹈。

“《舞千年》是一档文化剧情舞蹈综艺”,姜小巍介绍。从这个节目官方定位里,不难察觉节目模式的多重性。

节目首先以《十二风舞志》设置了一条荐舞的主线剧情,乔振宇、张晓龙、华宵一、徐明浩、胡阳等明星、舞蹈嘉宾分为两派,跳转于各个朝代背景,轮流荐舞,形成一种红白歌会的对抗模式;随后又在主线剧情里为每段舞蹈安插一段剧情故事,用剧情解释舞蹈背后的故事,打造出一种介于影视剧与综艺节目之间的特殊形式。

这样的节目设置,在如今“真人秀+竞演”就能概括大部分节目的综艺市场上,无论是解释还是理解起来,都需要一定的耐心。

于是姜小巍作为节目导演的紧张就不难理解了。“综艺市场上完全找不到任何可对标的类型,我们不知道节目形态能不能被接受,主线剧情会不会太尴尬,舞蹈创新与设定故事会不会被诟病。”

即便《舞千年》已经播出至第六期,赛段已经临近结尾,但只要有新的舞蹈出现,未知带来的紧张情绪始终不能消散。

姜小巍现在依旧能够准确回忆起自己从《舞千年》节目策划、敲定舞团、拍摄、后期到首期播出整个过程里的内心感受——期待、兴奋和惶恐交织。

时间回到6个月前,这时B站与河南卫视将联合打造一档舞蹈综艺的消息刚刚对外溢出。一边是国内最活跃的年轻社区,一边是近几年凭借《唐宫夜宴》《祈》等节目把传统文化玩出花来的卫视,二者联手,观众市场立刻就把这档综艺归类为“梦幻联动必出精品”的类型。

但彼时,其实还没有人知道这档综艺到底将会以何种形式面世,包括姜小巍与河南卫视冯峥、幻维数码徐鹏其它两位节目总导演。

一开始所有人的念头都很简单,打造一档小型棚内综艺就行,每期邀请一支舞团进行表演,然后以棚内访谈的形式分享舞蹈背后的故事。

但是这个方案迅速被推翻了。“我们在接触舞团的过程里,发现有国内有大量的经典作品和专业舞者,那么好的内容就被搁置在那里,缺少舞台,这是一块宝藏。”

舞蹈演出+棚内访谈,并不能完全容纳这座宝藏。既然B站与河南卫视都要联手搞事情,那就干一票大的。“干脆把各地歌舞剧团整合起来,来一出‘神仙打架’。”

这个策划或许是最符合公众设想的方向,各方舞团比拼竞演,舞蹈、特效、美术设置登峰造极,仿佛打造一个升级版加长版的河南卫视“奇妙游”。

但这个方案同样没有成行。“河南卫视的‘奇妙游’系列已经把文化舞蹈与特效玩到了极致,按照这条路线走确实是最保险的,可是舞蹈比拼,拼文化、拼奇观、拼特效,这种模式的天花板已经可以预见。”姜小巍解释。

创作者一旦想追求更好的东西,那所有的想法都有被修缮的余地。接下来的几个月的时间里,这档舞蹈综艺进入了一种让人绝望的轮回状态,导演组不断提出新的方案,再不断推翻重来。

事情的转机来自B站上一个视频。偶然之间,导演组有人发现了广东共青团与自得琴社、古琴诊所联合发布的古琴版《国际歌》。视频以一段民国时期的小剧情引出古画,再通过古画引出民乐演奏的《国际歌》,现代的《国际歌》与传统的古典民乐完美融合。

“为什么不去给每个舞蹈配一个故事,既能帮助解释舞蹈,又能传递文化信息,或者干脆再玩大一点,抛掉所有综艺市场熟悉的一切,拿掉舞台,拿掉真人秀,做一个真正‘全剧本’的节目。”

方案拍板了,一个全新的综艺模式诞生,文化+剧情+舞蹈,用舞蹈讲述中国故事,此前没有一档综艺这样做过。

这一刻姜小巍是兴奋的。在《舞千年》之前,姜小巍已经操刀过《少年之名》《创造101》等热门综艺,他熟知综艺市场上的成功密码,他玩笑时曾经写过一首打油诗,“市场空白找痛点,模式清晰有亮点,故事击中共情点,要想成功看人选”。

“我看到了一个全新的宝藏,这是很多制作人都梦寐以求的。找到市场空白和痛点,方法得当的话,就能在这个领域就能做出好作品。”

《舞千年》此刻仿佛一颗蕴藏着无限可能的种子,它有可能生长出综艺市场上从未见过的花朵。

只是很快,姜小巍意识到“新”这个特质,是一把双刃剑,《舞千年》到这颗种子生长到发芽、开花,要经历的风浪比预想更大。最大的问题是,《舞千年》的模式,注定它是一个介于综艺与影视剧之间的融合体,需要进行大量剧情拍摄。

于是《舞千年》只能增加人工成本。导演组邀请了13支舞团,团队分出了5组执行团队,4组执行导演团队,以实景拍摄为主,每组负责6支舞蹈与剧情,同时专门组建1组团队,负责主线剧情和舞蹈拍摄。

同时花费大量时间进行剧本创作。“这个难度比我们想象的大太多。《舞千年》主线剧本写了两个月,无数次易稿。影视+综艺,怎样的剧本才是合适的,这个平衡很难掌握。关注人物性格的塑造,剧本就会太复杂,但故事太简单,又缺少冲突矛盾。而且节目留给剧情的篇幅其实很短,几分钟必须讲述一个完整的故事,既需要让剧本有意思,又需要保证综艺结构清晰,这个过程非常痛苦。”

让人惶恐的是,姜小巍作为导演,面对《舞千年》,有时候也无法说清楚自己到底在创作一个什么项目。

“那时候我们汇报项目时说的最多的一句话是,‘我也不知道这是个什么综艺’,我和冯峥、徐鹏经常开玩笑,这次是赌上整个职业生涯在做节目,如果观众不能接受的线日,《舞千年》终于在B站上线了,乔振宇一人分饰两角,带着一本没有字的《十二风舞志》拉开节目序幕,《孔子》《火》《相和歌》三支舞蹈面世。

姜小巍表现得像一个综艺新手。在节目上线的前一晚他失眠了,节目上线分钟再去观察观众的反馈。或许是功夫不负有心人,《舞千年》B站站内评分达到9.9分,弹幕感叹,“是大制作!”

《舞千年》一共八期节目,每期节目时长55分钟左右,相比市场上其它动辄一两个小时的真人秀综艺,《舞千年》走的是“小而美”的轻体量路线,但是在信息输出量上,《舞千年》密度却并没有减少。

截至目前,《舞千年》更新六期节目,从主线剧情到舞蹈表演,节目穿越了汉、唐、宋三个朝代,借司马懿、杨修、狄仁杰、上官婉儿、苏轼、王润之等公众熟知的历史人物之口,推荐了18支舞蹈。

一部分是极具文化色彩与历史底蕴的作品,舞蹈本身已经在专业领域获得认可,节目编排出新的故事,引申出舞蹈。如第一期出现的《相和歌》,配合节目少女庙会迎春神思念心爱之人的故事,展现中国汉代的盘鼓舞,舞者们穿着藕粉曲裾扬袖踏鼓;第二期节目则以古代上巳节少女及笄游春踏青引出中国具有千年历史的古老舞蹈《踏歌》,少女们在青山碧水里晃动着水袖。

一部分则是有着舞剧内容作为基础的作品,公众对舞蹈内容与情感表达有着一定感知,理解相对更加容易。如第二期里概述了昭君一生经历的《昭君出塞》,第五期里以独舞讲述程婴舍子救孤的《赵氏孤儿》、展现关羽英雄末路百战死的《关公》等。

事实上,如果《舞千年》只有这两种类型舞蹈,有着明确的历史文化和舞剧原型作为支撑,竭尽全力散发着“文化自信”“神仙打架”的气息,配合节目“剧情+舞蹈”的新模式,《舞千年》在综艺市场上能够心安理得地进入“高雅艺术”的阵营,成为一二线城市部分观众标榜自身审美的作品。

第三期节目里,《舞千年》展现了中国经典的民族舞剧《丝路花雨》,这支作品已经在各个剧场演出了42年,被视为民族舞剧的典范。

珠玉太多,《舞千年》能够发挥的空间十分有限。“导演组拍摄这支作品的时候压力很大,因为这部作品太经典,太厚重。”

但似乎越是压力越大,花活越多。《舞千年》采取了一个出人意料的表演形式,节目按照《丝路花雨》舞剧原本的故事编排了一段小故事,但大胆地模仿着1986年版本的《西游记》风格,将舞蹈场景、舞者服饰等作旧,以看似过时的特效与氛围呈现经典独舞“反弹琵琶”。

“《丝路花雨》的背景其实是一块KT板,就连前景的花,都是特意买的塑料假花。”

。“我们选择了复古风,以反特效、反视觉堆砌的思路,还原80年代人们想象中的天宫,但是这种形式,一没把控好就容易显得劣质。”

姜小巍也有些忐忑的。这就像与观众的一次游戏,他知道这样不同寻常的演绎方式有引起争议的风险,但与此同时他又十分喜欢这种不同寻常的巧思,希望观众能体会这种反向思维的趣味。

节目播出前,姜小巍下意识想给《丝路花雨》铺陈一点台阶,他在与冯峥、徐鹏的直播宣传里,专门提醒观众《丝路花雨》是在致敬《西游记》。“我害怕观众没有体会到这种复古风,说这特效怎么这么烂,这舞台怎么这么简陋。”

节目里,这种不同寻常的演绎方式不止一次。第四期里《舞千年》结合科幻末世元素,演绎了一段古典舞《幻世金刚》。作品一共14分钟,《舞千年》拿出了近10分钟的时间打造了一个极具科幻感与赛博感的末日世界,然后以环保为主题讲述了一段英雄舍己救人的故事,最后5分钟引出金刚敦煌舞。

金刚是守护世人的,它代表的是勇敢、正义,这些特质无论在哪个时代都是适用的。”但并不是每次创新的演绎都能被观众接受。对于有些观众而言,《幻世金刚》并不是创新,而是流行文化与古典舞蹈强行嫁接的失败产物,显得不伦不类,《幻世金刚》的剧情编排、特效设计等遭遇两极化评价。

观众是包容的,他们愿意接受新的类型与内容,但另一方面,观众的审美是差异化的,创新事物风格越是明显,就越有可能面多元反馈,这本身并无高低之分。对于《舞千年》而言,每次一个创新节目,都是一场游戏,观众能够享受到乐趣,决定节目的成败。

截至写稿时间,《舞千年》豆瓣评分达到8.7分,相比初期开分稍稍滑落。姜小巍导演在等第六期《敦煌》芭蕾舞出现之后的反馈,就像他等待第一期节目上线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