充分利用和调动各方面资源,开设拓宽眼界、亲近自然、了解社会的大课堂,帮助学生培养兴趣、开发潜能,并加强指导和监管……一些国家政府、学校和相关从业者协同发力,努力让教育培训发挥其应有之义,助力学生全面健康成长。

在法国国家图书中心组织的“书海遨游”图书节期间,法国默兹省组织了多种文化活动。图为工作人员带领孩子们在公园里阅读。(资料图片)

暑假期间,10岁的法国男孩加布里埃尔参加了由法国国家图书中心组织的“书海遨游”图书节。今年图书节的主题是“海洋与奇迹”。加布里埃尔兴致勃勃地向记者展示自己的插画书:“我们一起讨论生物多样性、海洋保护等问题,很有意思。”

图书节是法国学生非常热衷的暑期活动之一。在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法国各地举办了7200多场免费活动,志愿者老师带领孩子们一起,在公园、图书馆、露营地、海滩或历史建筑旁阅读和讨论相关书籍。

假期中,孩子们除了同家人一起外出度假,还可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选择参加由教育、文化部门及地方政府共同组织的各类校外活动,这些活动大多是免费的。加布里埃尔不仅参加了图书节,还报名了一项由法国教育部门在今年夏天新推出的活动——骑行游览历史遗产。学生可以根据年龄段选择不同的自行车旅程。该项目得到了法国巴黎市政府、旅游局及当地体育俱乐部的共同支持。此外,还有“寄宿学习夏令营”“户外学校”等项目供法国家庭选择。通过这些暑期活动,孩子们可以获得课业辅导、体验自然、认识地方文化遗产,度过一个充实的暑假。

法国政府一贯重视学生的课外教育和服务。不仅是在假期,学年内也安排了丰富的课后活动。法国的课后服务主要由政府主导,学校落实,质量高且费用低,为家长省去了不少后顾之忧。在法国教育部门的指导下,各地针对中小学各年级推出不同的看护和辅导形式。自2013年起,法国政府每年都会发布关于打造高质量课外活动的指南,为全国各地开展课外活动提供指导。

在法国巴黎,小学生课外托管主要有午间班、自习看护、学业辅导、阅读工作坊、文体科学工作坊等形式。这些活动是法国学校“课外活动教育”的一部分,属市政服务范畴,主要由地方政府依托学校和各类协会提供。其中,自习看护是最主要的形式。学生下午4点左右放学后留在学校,由专门的辅导员监督他们学习或组织活动。目前法国巴黎已有2.3万名小学生注册了该类看护。加布里埃尔的母亲露易丝·卡约告诉记者,她给孩子报名了一周3次的自习看护,这样一来,自己下班的时间更加从容。当地政府按照家庭经济水平确定了自习看护的阶梯价格,单次费用在0.64—8.32欧元不等。

针对有家庭作业的中学生,法国教育部于2017年底推出“完成作业”计划。有学业困难的学生可以自愿在校完成作业,有辅导老师为他们答疑解惑,以消除由于家庭因素造成的学生学习资源不平等现象。这些辅导老师由教师、专业教育人员与教育协会成员组成,可以获得辅导补贴,但学生无需额外交钱。法国政府每年为此拨款约2.2亿欧元,受益学生比例达25%以上。在推出该项计划时,法国教育部强调了学校办学治校的自主性,要求各级政府和学校根据实际情况来安排课时和辅导工作,并要求学校将“完成作业”计划的进度及时告知家长,使家长掌握学生的学习情况,更好地实现家校配合。

有统计显示,从小学到大学本科,新加坡家庭在孩子课外辅导方面花费较高,相关支出在世界排名靠前。有教育专家认为,这一现象给家庭和学生都带来了压力和负担,过度依赖课外辅导还可能削弱孩子自主学习和自我管理的能力,助长不健康的竞争。

针对民众的担忧,新加坡教育部指出,过量的学业辅导并不必要,甚至可能带来不利影响。为了改善这种状况,新加坡的学校也在努力为有课外辅导需求的学生提供支持。比如,小学会提供英语、数学等科目的学习支持计划,由有经验的老师每天或者每周抽出一定时间,为在相关科目有欠缺的学生提供额外辅导,帮助孩子们达到学习目标。

对于校外的相关从业机构,当地政府监管严密,规定招生规模在10人以上的私立教育培训机构必须在教育部注册,并提供详细的课程、师资、场所等信息,注册信息有任何变化都要提交修正文件。在选择教培机构时,学生和家长可以要求查看对方在教育部的注册证书、课程和教师的许可证明等。学习告一段落时,教培机构只可以向学生颁发其内部结课或通过考试评估的证书。

新加坡教育部门认为,减少对课外辅导的过度依赖,需要家长思路的转变和更广泛的社会支持。“人们需要改变思维方式,从过分关注学业成绩转向更全面的教育。”新加坡前教育部部长王乙康指出,孩子充分发挥潜力有许多不同的途径,希望孩子能够从家人、学校和同龄人中获得信心和支持,自主管理他们的学习,而不是仅仅将补习作为默认选择。近年来,新加坡也在大力改革教育分流制度,逐步用科目编班来取代分流制,让学生根据特长和兴趣修读适合自己水平的科目,帮助学生发掘潜力,减少分流带来的压力。

为了贯彻“更全面的教育”,新加坡教育部指导各中小学在课后推出了“课程辅导活动”(CCA),并设有主管部门和专项经费,统筹全国CCA活动的申办与开展。CCA总共分为4大类,分别为俱乐部和社团类、体育运动类、制服团体类、表演艺术类,每一类下面有数十个小项,各学校根据自身情况选择性开展。为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新加坡教育部还与文化、社区及青年部合作,推出“课程辅导活动策略伙伴计划”,为学生统一开办校外的课外活动。学生参加这些活动的出勤率和表现会被纳入学分管理系统,在之后的升学中作为一项重要的考评因素。当地舆论认为,CCA活动对学生的全面发展发挥着重要作用,对于家庭资源有限的学生,也是一个培养才华的平台。

“跆拳道教会我要更加注重自己的健康。为了兼顾训练和学习,我也更加注重时间管理和保持自律。”从小就对跆拳道感兴趣的桑森在中学时选择了这门CCA课程,并为参加比赛进行了高强度的训练。“尽管训练很艰苦,但我们队友之间互相鼓励和支持,整个团队一起笑、一起努力,这是很棒的体验!”

比利时的学校假期密集,除暑假外,基本每两个月就会有一到两周的假期。针对超过一周的假期,每个社区都会组织一系列活动营。由社区主办的活动营价格实惠,最为抢手。邻居告诉记者,每年他都是活动一上线立马报名,“很多热门活动营在报名开始后不久就会爆满,最热门的甚至需要拼手速、拼网速”。

平时,比利时学生的课余时间也很充裕。学校正常上学时间是早晨8:30到下午3:30,且每周三下午不上学。为了配合家长的上下班时间,有些学校提供早7点开始的托管服务,放学后基本所有学校都开设了延时课。免费的延时课一般是不同年级的学生合并在一起,由一位老师或者是兼职的大学生负责,孩子们在教室里做作业或在操场活动。收费的课程一般为体育、音乐、绘画、历史等兴趣班。

在比利时,除了学校和社区会承担课外教育任务外,一些社会机构也参与其中,满足学生的多样化需求。例如,社区医疗中心会组织冬、夏令营,由医学领域的专业人士带领孩子们学习营养饮食以及科学锻炼的方法。各类博物馆也有丰富的校外课程。比利时“火车世界”博物馆的儿童活动专员克里斯·凡尔米克告诉记者,这里的活动紧贴博物馆的展览主题,最近馆内设有关于中国铁路发展的展览,今年暑期夏令营的主题就定为“中国龙与火车”。克里斯说:“我们希望通过一周的夏令营,让孩子们对中国铁路发展和中国传统文化有所了解。”

除了学习知识,比利时也有很多体验类的课外活动。比如在农场参加除草、捡鸡蛋、喂牛、挤牛奶等活动,孩子们在体验农场工作的同时,切身体会到食物的来之不易。布鲁塞尔坎布尔马术中心向孩子们提供骑马、照顾小马、清理马舍等体验活动,其负责人贝内尼斯告诉记者:“我们希望小朋友能提高动手能力,感受人与动物之间的和谐关系。”

比利时哈比乃木偶剧团的负责人娜达利·德·罗艾克向记者介绍,剧团会组织孩子观看木偶剧演出,教他们制作木偶。“我们还会请孩子们为亲手制作的木偶赋予角色、编写剧本,课程结束时邀请家长一同观赏孩子们全程参与的木偶剧。”她认为,孩子们的创造力和动手能力非常重要,为孩子们创造更多实践机会是赋予他们自信、培养他们能力的最好途径。

疫情防控期间,英国上跑酷课的人多了起来,许多孩子参与到这项户外运动之中。(来源:影像中国)

中小学课外教育在国内国外普遍存在,尽管表现形式不尽相同,但各国政府都在规范、引导课外教育朝着育人目标的应有之义努力。

学校是教育的主阵地,始终承担育人的主要责任。课外教育旨在补充学校无法提供的教育服务,满足学生和家长的多元化需求,与学校教育协同促进学生的身心健康和全面发展。其定位在于有益补充,而不应“越界”取代学校教育的主阵地作用。

从各国来看,课外教育内容涵盖托管、学业辅导、兴趣开发等。在日本,厚生劳动省和文部科学省共同制订并发布了公益性的“放学后儿童综合计划”,利用空闲教室、“儿童馆”“公民馆”等场地,面向小学生开展学习和文体活动。法国等一些欧洲国家也有公益性质的免费补习班,如家长协会、青年之家。在美国,课外教育服务包括兴趣类和学科类等,2002年《不让一个儿童掉队》法案颁布之后,公益性质的托管服务逐步成为美国课外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此外,各国也有一些市场化运作的教育培训机构。

无论课外教育以何种形式开展,教育的本质和初心不能违背。在市场化运作下,一些校外培训机构的功利性目标可能会与教育的育人目标发生偏离,因此需要各国政府予以关注,并在各个层面进行监督和管理。例如在师资方面,乌克兰、毛里求斯、柬埔寨和越南等国严禁学校在职教师从事校外培训活动,英国的培训教师协会为校外培训教师制定了行为守则和行业规范。在运营监督方面,新加坡建立了具有社区服务性质的行业组织和网站,让参与校外培训的师生网络注册并支付相关费用,对校外培训中出现的纠纷提供投诉建议平台,同时收集校外培训行业信息,为政府制定校外培训监管政策提供数据支持。

同时,政府也要积极调动和利用非学科类校外教育资源来丰富课外教育。在一些国家,不仅图书馆、博物馆、科技馆等文化类机构,还有体育俱乐部、高校实验室、消防队、农场、社区诊所等各种职能的社会机构,都可以面向青少年有组织地开展公益性专题活动,在丰富课外生活的同时,满足孩子全面发展的需要。在薄弱学校及资源不足的地方,政府也可以适度引进拥有各种文体、综合实践类教育资源的培训机构,实现教育资源的公平分配。比如,法国政府为购买培训服务的低收入家庭提供减免税政策;英国政府为课后服务活动划拨教育经费,在学校午餐时间和放学后利用教室资源开展集中小组活动,在假期购买校外培训资源来举办活动;泰国政府邀请培训机构通过电视台和广播进行免费授课,让更多边远地区以及低收入家庭学生在家就能上课外班……

总体来看,为了让课外教育把握正确发展方向、更好发挥补充作用,真正帮助学生成长,一方面需要各国政府不断完善和深化对相关市场的监管,另一方面也要充分调动和利用各类社会资源,以多元化的成长体验充实学生的课外时间,减轻家长的抚育负担。此外,要坚持“公益、免费、自愿”原则,充分利用互联网等现代技术手段,让更多贫困、边远、农村地区和城市低收入家庭学生也可以享受丰富多彩的课外教育,缩小因家庭社会经济背景不同造成的教育不平等,促进教育公平。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